悼大马三文

老邮差的邮局

您的位置:老邮差的邮局 >我和摄影> 悼大马三文

悼大马三文

我的大马三今天正式牺牲了!

前天用这台相机正在为院士拍照,突然它就不行了,不干活了。我鼓捣了半天,还是不行。临时换了一台相机干活,但心里总想着这台大马三,后面的片子也竟然出了大错。

这台大马三跟了我整整10年。2008年奥运会前夕,院领导为我配了这台大马三相机,这是当时最顶级的相机,机身6万元。领导说:不是说我们院的照片必须用这样高档的相机,而是说汪导的水平应该配这样的相机。拿到新相机的那天晚上,我真的是抱着新相机入睡的。

后来,这台大马三跟着我鞍前马后,死心塌地,出生入死,形影不离,只要外出拍摄,它从未离开过我的视线之内。这台大马三跟着我走遍五湖四海大江南北,也到过亚非欧美。我们俩一起拍出了无数珍贵大片,记录无数珍贵瞬间,表现无数真情实感。

02.jpg

这10年中,大马三一直尽职尽责工作,经历过疾风暴雨,大漠风沙,酷暑严寒,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问题。只在那年上黄山的时候它的快门超负荷工作而趴窝了,换了一个快门800块钱,再没有修过别的毛病。就在今年1月份,它随我在阿尔山零下40度严寒中工作,屏幕都被冰雪冻得看不见画面了,相机照常工作没有任何问题。

这台大马三的机身上,有很多严重磨损的地方。有棱角的地方,操作经常触摸的地方,机身的黑色漆已经磨光了,露出了铝合金的机壳,亮亮的,似乎在显示着它的战功累累。

03.jpg

前年我去佳能维修中心为大马三做清理CMOS,工作人员特地说:您的相机已经超服了。就是说佳能公司已经不再提供这个型号相机的维修了。我当时就觉得心里不踏实,但大马三在这一年多来始终挂满挡工作,没有任何怨言和犹豫。

前天,我的大马三终于坚持不住了,终于倒在了它工作的岗位上。这次是真的不行了!

呜呼!我的大马三……

---

转载请注明本文标题和链接:《悼大马三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