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中外”和“震惊世界”

老邮差的邮局

您的位置:老邮差的邮局 >我的日志> “震惊中外”和“震惊世界”

“震惊中外”和“震惊世界”

转帖,原载《咬文嚼字》

“震惊中外”和“震惊世界”

02.jpg

先看几个例子:
(1)《捍卫者》再现了80年前震惊中外的宝山保卫战。(《北京日报》2017年9月20日)
(2)80年前的12月13日,是中华民族近代史上最沉重的一页。南京城破,30万同胞惨遭屠戮,血腥惨案震惊世界。(《人民日报》2017年12月14日)
(3)当地时间11月24日发生的埃及西奈半岛恐怖袭击已造成包括27名儿童在内的至少305人死亡,逾百人受伤。这一恐怖袭击事件震惊世界,国际社会纷纷对袭击予以谴责,对遇难者表示哀悼,并呼吁共同打击恐怖主义。(《人民日报》2017年11月26日)
从概念意义看,“中外”和 “世界”是等同的,中国和外国,加起来就是世界,因此“震惊中外”和“震惊世界”的客观意义是相同的。例(1)“震惊中外”也可以说成“震惊世界”,例(2)“震惊世界”也可以说成“震惊中外”,但例(3)“震惊世界”却绝不能说成“震惊中外”。看来,客观意义相同的两种语言表达形式,在运用上很可能不同。
“震惊中外”和“震惊世界”的运用,显然和言说视角有关。“震惊中外”是以中国为言说视角,说话人在中国言说,言说在中国发生的事件;“震惊世界”是以世界各地为言说视角,说话人在世界各地言说,言说世界各地发生的事件。由于中国是世界的一部分,在中国言说,也就是在世界言说;言说中国发生的事件,也就是言说世界发生的事件。正因为如此,凡“震惊中外”的,一定是“震惊世界”的,“震惊中外”都可以说成“震惊世界”;而“震惊世界”的,不一定能说成“震惊中外”,尽管实际上也震惊了中国和外国。如例(3),西奈半岛的恐怖袭击既震惊了中国,也震惊了外国,但由于说话人言说埃及发生的事件,言说视角不在中国,因此只能说“震惊世界”,不能说“震惊中外”。
认知语言学家兰盖克认为,人们以不同的视角观察同一情景,会在头脑中形成不同的意象,从而产生不同的语言表达方式。比如,“电视机在桌子上面”和“桌子在电视机下面”,尽管客观情景相同,但由于说话人言说视角不同,头脑中形成的意象也就不同,于是出现了两种不同的语言表达。“电视机在桌子上面”是以电视机为言说视角,“在桌子上面”是背景;“桌子在电视机下面”是以桌子为言说视角,“在电视机下面”是背景。可以说,在言语交际中,人们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特定言说视角的产物。
“震惊中外”和“震惊世界”有言说视角的差异,类似的情况还有“驰名中外”和“驰名世界”、“蜚声中外”和“蜚声世界”、“享誉中外”和“享誉世界”、“轰动中外”和“轰动世界”、“贻笑中外”和“贻笑世界”、“中外记者”和“世界各国记者”、“中外专家”和“世界各国专家”、“中外高层”和“世界各国高层”等等,都有言说视角的差异。
言说视角对语言表达有着深入的影响。了解言说视角,对分析语言结构,辨析语言差异,解释语言现象,都有着重要作用。

---

转载请注明本文标题和链接:《“震惊中外”和“震惊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