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校长读错字

老邮差的邮局

您的位置:老邮差的邮局 >我的日志> 北大校长读错字

北大校长读错字

转帖,来自网络

01.jpg

大学校长读错字


昨天,在北京大学120周年校庆大会致辞中,北大校长林建华因读错鸿鹄的“鹄”字读音,一时引起广泛关注。今天下午,林建华在北大未名BBS上发表了一篇名为《致同学们》公开信,对本次事件进行了回应:

亲爱的同学们,

很抱歉,在校庆大会的致辞中读错了“鸿鹄”的发音。说实话,我还真的不熟悉这个词的发音,这次应当是学会了,但成本的确是太高了一些。

我想,我的这个错误会使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觉得作为一个北大校长,不应该文字功底这样差。说实话,我的文字功底的确不好,这次出错是把这个问题暴露了出来。

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开始的几年没有课本,后来有了课本,也非常简单。我接受的基础教育既不完整、也不系统。我生活在内蒙古的一个小农场,只有几十户人家。现在人们很难想像当时的闭塞状态,农场离县城几十公里,距离虽不能算远,但乘马车要一整天时间。当时不但没有现在发达的互联网,连像样的书都很难找到。最近,我刚出了一本书《校长观念-大学的改革与未来》,其中还提到了当时的情况:

“文化大革命开始时,我小学五年级,几年都没有课本,老师只是让我们背语录和老三篇。十几岁时是求知欲最强的时候,没有其他的书,反复读毛选和当时一本干部培训用的苏联社会主义教程。我的中国近现代史知识,最初都是通过读毛选和后面的注释得到的。《矛盾论》和《实践论》当时都读过,中学政治课又学了一遍。一分为二、对立统一、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等等,这些概念都滚瓜烂熟,也深深影响了我们这一代人的思想观念。”

我很幸运,77级的高考语文考试作文占了80分,词句和语法只有20分,否则我可能就考不上北大了。我只是在考试前的几天,读了一本语法方面的书,刚刚知道什么是主语和谓语。语法概念不清,上大学之后学英语也多费了很大的劲。

我写这封信,告诉大家这些,并不是想为自己的无知或失误辩护,只是想让你们知道真实的我。你们的校长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也有缺点和不足,也会犯错误。另外,我还想告诉大家,我所有重要讲话,也包括上面提到的那本书,都是自己写的,其中的内容和思想都是我希望大家了解的。

我是会努力的,但我还是很难保证今后不会出现类似的错误,因为文字上的修炼并非一日之功。像我这个年纪的人,恐怕也很难短时间内,在文字水平上有很大的进步了。

真正让我感到失望和内疚的,是我的这个错误所引起的关注,使人们忽视了我希望通过致词让大家理解的思想:“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能够让我们走向未来的,是坚定的信心、直面现实的勇气和直面未来的行动。”

再次致以歉意!

热爱你们的校长,

林建华


人可:

有一篇文章讲了台湾三位党领袖来大陆问,清华、人大、厦大三所名校校长接待他们时念错字的花絮。

某次,亲民党主席宋楚瑜到清华大学演讲,清华校长顾秉林向宋赠送了一幅小篆书法,是黄遵宪的诗《赠梁任父同年》:寸寸河山寸寸金,瓠离分裂力谁任?……顾校长在念诗时,被“侉”字卡住了(瓠字读作“kua”,上声,是分离、割裂之意),后经人提醒才得以圆场。在主持过程中,顾校长把向宋赠送礼物说成“捐赠”礼物。当晚,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所长刘江永教授,在中央电视台国际频道《宋楚瑜大陆行》节目中侃侃而谈,当介绍到书法礼品的时说:“这是某某人所书写的‘小隶’。”显然,刘教授说错了话。中国书法无小隶这一字体。

某次,新民党主席郁慕明到中国人民大学演讲。人大校长纪宝成在致辞中说: “七月流火,但充满热情的岂止是天气。”《诗经》云:“七月流火,九月授衣。”七月流火的确切含义是“天气转凉了”,而不是天热,更不能形容热情。纪校长犯了常识性的错误。

某次,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到厦门大学演讲。厦大校长朱崇实请连战题字,连战题写了“泱泱大学止至善,巍巍黉宫立东南”。朱校长把“黉宫立东南”错念成了“皇宫立东南”。“黉”与“红”同音。黉门是学校的古称。

三位大学校长在“中国语文”上出现了错误,并被人“逮住”,于是三个萝卜一盘菜,凑在一起成了一篇很有可读性的文章。看过文章的人,估计会有这样的感慨——大学校长也会读错字、说错话?丢人不?

人可读了这篇文章有三点想法:

一是敬畏中国文化。中国的语言文字博大精深,我们每个人,那怕是名牌大学的校长,对它的掌握只是沧海一粟。没有一个人敢说所有汉字都认识。所以,人可能理解并原谅三位名校的校长读错字、说错话的事。只是为他们可惜——要是事先能彩排接待内容,查查字典或问问行家,就不至于“丢人现眼”了。

二是校长读错字是一面镜子,让中国人看到了自己母语素养低的事实。高考对各门课的分数分配,直接影响着相关学科的教育。现在高考是语文、数学、外语三课为主课,一样的高分值。绝大多数学生从幼儿园开始就花大量时间学外语,而对学中国语文兴趣不大,也学不好。作为中国人,趋外语而冷母语,实行是件匪夷所思的事,结果造成了相当多的人中国语文素养低,就是连大学校长这样的文化人,对并不算冷僻的字也读不来。

三是建议学校教育在中国语文上多使把劲。外语我们要学,但外语与母语相比,其重要性永远是第二的。所以,人可呼吁在高考各课的分数分配上,应减外语分而增语文、数学的分。以期形成一个努力学好语文的学校教育氛围和社会氛围。

---

转载请注明本文标题和链接:《北大校长读错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