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阳门的尴尬

老邮差的邮局

您的位置:老邮差的邮局 >我的日志> 正阳门的尴尬

正阳门的尴尬

转帖,来自网络:鲁泰贤 京师异闻录


正阳门的尴尬


前两天突然想起了老北京小吃里有个茶汤李,以前就在天桥。后来翻翻大众点评,上面显示有四家茶汤李,一家在和平里,住南城的人过去着实不方便,一家在夕照寺,已经被当做违建拆了,另一家在西南四环边上,也太远……前门大栅栏还有一家,可点开照片一看,就是个蒙外地游客的旅游纪念品商场地下室夹层美食城的一个店面。有人评论,说那里总共才有三家店,冷冷清清。挺好喝的茶汤,沦落到如今颠沛流离的处境,的确让人唏嘘。
这样的尴尬,也是地处前门商业区其他一些北京老字号的尴尬。这两天的新闻说,月盛斋、盛锡福、内联升等北京传统老字号,也要被前门大街清退,代替他们的将是“河南非遗馆”、“安徽非遗馆”、“宜兴非遗馆”……不过不难想象,这样的店铺即便开了,也只能是在黄金周小长假期间骗骗游客。一条商业街,本地人都不去,还指望外地人上一辈子当?
前门大街的开发,是一个典型的失败案例。多少年来,前门大街以及前门大街以东的大片土地,组成了北京市中心最大的工地、荒地群。从2005年开发到2018年,不知道开发出了什么宝贝。除了一条半死不活的前门大街和一条鱼龙混杂的鲜鱼口美食街,剩下的那些地方要么是人去楼空的假古建,要么是拆到一半就拆不起让居民伴着垃圾废墟生活的老胡同,当然还有丰富市民休闲娱乐的文化场所——刘老根大舞台。
前门以东拆的面目全非,这可苦了当地百姓。被废墟包围不说,想买个菜都得往东走上两站地。前两年,在这片废墟里,有人挖了个人工河也被当成功绩大书特书。实际上,对于当地居民而言,这条河除了添乱,没有任何意义。原本清静的胡同,一下变成了全国游客展现各地陋习的又一个舞台。
这样的东城,继续开发下去,不知道还会有什么样的惊喜。

02.jpg
前门大街的一东一西,是两个世界。在前门大街的西边,老宣武的地界上,当地大部分建筑竟然奇迹般躲过了过去十几年的开发浩劫,保存着明清以来原汁原味的胡同机理。和前门大街连接的大栅栏虽然也有旅游景点的那种混乱拥挤的感觉,但那里的老店依旧欣欣向荣,生意依旧红红火火。依然有被拆迁疏解到郊区的老北京回到这里买布料被面,买剪子菜刀。
顺着大栅栏一直往西走,观音寺街和杨梅竹斜街等七拼八凑的风情小巷直通琉璃厂。这里有真真实实的老北京生活,这里也有精美别致的各种小店,比起前门东边的大片荒地,比起南锣鼓巷的老北京炸鱿鱼,要真实得多。
前门大街的死,是老北京之哀。大栅栏的幸存,是老北京之幸。东西两侧,一死一生,说明了什么?
前门以西老宣武地界的大栅栏,他的商业特质是一辈一辈人传承下来的,保留着最早的韵味,成为了当地居民乃至北京四九城生活的一部分。而前门大街这个半吊子工程,就是一次失败的整容手术,非但没把自己变漂亮,还在自己脸上留下了挥之不去的“刀疤”,让原本欣赏这幅图景的人败兴而归。老城的商业有自己的沿革,并不需要颠覆性的开发,因为它就像古树一样,帮它做好修剪,就够了。
只有外地游客的前门大街因此只是一个旅游景点。北京人保留着对老前门大街的回忆,却不得不接受前门已死的事实。整个前门地区,只有大栅栏商业街还在苦苦支撑着北京老字号的最后一丝荣光。如果哪一天,大栅栏也被像前门大街一样开发,那么这片商区就彻底死了。失去了本地客源,除了那几个长假,大片街区日常连顾客都没有,这不就是死城吗?不过,能把前门大街经营到死路,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老北京有句俏皮话——你有钱?你倒是把前门楼子买下来啊?没想到这句玩笑在前些年一语成谶,真有人盘下了整个前门大街。可是,这笔买卖除了肥了个别人的腰包,对北京城、对北京文化、对北京老字号,对当地风貌,对当地发展,对当地居民又有什么益处?

当年大笔一挥,把前门以及前门以东大片地区商品化,交给一个公司来为所欲为地经营开发,这是对历史、对人民的不负责任。如今正阳门下的尴尬,就是当年官商勾结遗毒当下活生生的耻辱柱。

01.jpg
前门,曾在八国联军的炮火下轰然倒塌。如今,她又快死了,死的不明不白,别别扭扭。

---

转载请注明本文标题和链接:《正阳门的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