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美朝高峰会的真实目的:朝鲜未来体制的顶层设计

老邮差的邮局

您的位置:老邮差的邮局 >我的日志> 新加坡美朝高峰会的真实目的:朝鲜未来体制的顶层设计

新加坡美朝高峰会的真实目的:朝鲜未来体制的顶层设计

转帖,来自网络

特朗普在5月10日的推文里已经正式证实美朝首脑高峰会将于6月12日在新加坡举行。


 

新加坡美朝高峰会的真实目的:朝鲜未来体制的顶层设计

 

新加坡峰会背后隐藏着可以告人的真实目的。朝核问题的最重要的核心不是去核,而是去核以后朝鲜怎么办?

 

极权国家面临的一个普遍的问题,就是如何从传统国家向现代文明国家转型的问题。全世界任何人,无论是特朗普还是金正恩,都不能无视2500万朝鲜人民的生命安全和生活福祉的问题。也就是说,朝鲜去核以后,要解决的是朝鲜未来的体制问题,即顶层设计的问题。这就是美朝峰会要在新加坡解决的核心问题。

 

朝鲜弃核以后,肯定要变,如何变?绝对不会回到以前抱残守缺的闭关锁国,这不是朝鲜人民的福祉。朝鲜弃核以后,肯定又不能大变,这是金氏王朝的福祉。朝鲜无论是依中,尽管它与中国山水相依;还是投美,尽管它与美国远隔重洋;无论朝鲜重复去姓社,还是突然姓资,都无法被背后博弈的中美这两个大国接受,况且金本人可能并无相依或相投的意思,他更倾向于中间的温和路线,即可以游刃于中美俄日韩之间

 


美朝在新加坡会谈应该是早商量好的,绝非两者心血来潮之举现在才定位新加坡。朝核问题看起来一团乱麻,看似一个无法解开的死结,无路可走,但在山重水复疑无路之间尚存一线生机。




2018年3月12日《金正恩和特朗普要谈什么?》一文中,准确地预见到新加坡将是美朝高峰会的地点:“新加坡可能是金正恩唯一会考虑的亚洲国家。新加坡一直以来维持和朝鲜的友好关系,朝鲜对两个国家公民入境实行免签证,除了马来西亚就是新加坡。……因此,朝鲜在亚洲仅存的友好国家新加坡这一通道对朝鲜尤其重要。最重要的是新加坡的威权国家模式对朝鲜未来体制的转型具有极大的借鉴和参考意义,地理位置也较欧洲国家距离朝鲜要近得多,平壤和新加坡只有短短30分钟时差,况且自2002年以来亚洲安全峰会每年都定期在新加坡举行,相比较以上国家,金正恩可能更钟情于新加坡。新加坡也是美国传统友好国家,是特朗普能够接受的会晤地点。”



对于朝鲜来说,如何在没有大的社会变乱的情况下平稳有序地进行社会和体制转型才是对其的艰难考验。解决朝核死结的唯一出路就是去核后,朝鲜的体制向新加坡转变,变成为新加坡模式的威权主义国家。如果朝鲜能成功复制成为新加坡,对于朝鲜来说不会发生大的动乱,可以维护社会稳定,对于金正恩来说,威权化的朝鲜能保证金家世袭相传,如同新加坡的李光耀家族。朝鲜的新加坡化,是一个把极权国家转变成为威权国家的伟大实践,如果转型成功,它对于亚非拉的极权国家如何从传统国家向现代文明国家转型具有普遍的借鉴和指导意义。

 

威权化的朝鲜是美国、中国、韩国、日本、俄罗斯和金正恩本人都能接受的体制和模式,除此以外,朝鲜去核以后没有更好的道路,都是不为博弈各方所接受的道路。作为一个小国,其不被各方接受的道路,安全和福祉必定得不到保障。

 

美朝应该早商量好了在新加坡谈,只是对外一直秘而不宣罢了,怕打草惊蛇,节外生枝。新加坡对此也诲莫如深,装聋作哑。

 

金的脑子急转弯应起始于2017年12月初的白头山之旅。他毕竟是个受过西方正规教育的人,他知道世界在变,他也必须去变,去适应。


李光耀曾说:“如果有一天,你再也不能适应,再也无法改变了,那就是你枯萎、凋谢的开始。”

 

金是否接受过李光耀的如此劝诫不得而知,但肯定在白头山上受到他的祖先神灵的启示。故朝鲜未来转型的大王之风,起于白头山冰雪之末,必浪成于南洋的海澜之间。

 

特朗普是二战后最懂得运用美国实力的一位总统,他将美国实力当成魔法。

 

朝核这个死结能否在新加坡被特朗普的魔法轻轻地解决,还取决于金是否具有能抵御奇里斯玛(charisma)心魔的新思维。


李光耀还说过一句话:“美国人是了不起的传教士,他们有一股难以压抑的冲动,要别人改变信仰。”


特朗普能改变金先生吗?改变不了怎么办?


100多年前,一个美国传教士帕克牧师(Peter Parker,1804~1888)曾经替特朗普巧妙地回答过这个问题:“服从或毁灭”(bend or break)。


---

转载请注明本文标题和链接:《新加坡美朝高峰会的真实目的:朝鲜未来体制的顶层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