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流氓谱儿(节选)》

老邮差的邮局

您的位置:老邮差的邮局 >我的日志> 《京城流氓谱儿(节选)》

《京城流氓谱儿(节选)》

我只是留个资料,才转帖这篇文字。原文很长,是一部中篇小说的规模。这里只是其中的第一部分。


《京城流氓谱儿(精华版)一一一给你想看的故事》


文字漫步几十载,地上浮生当年城。
昔日人人洒热血,如今处处是重逢。


我欠自己一篇文字,在辍笔许久之后,我还是踏上了写完它的旅程,小说的名字依然是:京城流氓谱儿。

我写的是一个关于中国改革开放以后最真实的北京流氓圈儿故事,它跨越三十年,让您感受别样江湖义胆!感受大北京男儿的热血激情!从宏观大局着手,以真实写实为主,以人生借鉴为一,以启发教育后人为二。再以回归收尾。不是北京人的朋友们可能持异议。为什么写它,我只想说:我不想等到我们这代北京土著的后代有一天长大了,问起什么是北京人、北京爷们儿什么样、北京城的精神气儿都去哪儿了的时候?我们语塞了。语塞也不怕,我们可以拿起这个故事,让他们自己去品味,告诉他们,什么才是真正的大北京。



我写的这个故事,不足以支撑北京城波澜壮阔的原貌重现,我想说,四九城的大街小巷其实都出现过声明显赫的人物,我写的的确是片面的,我更愿意您把这个故事当成一个童话故事看待。而我试图用这个童话故事挽留北京已经不在是从前北京了这一残酷的历史进程。这只是一个童话故事,请允许我虚构一群有信仰的人别样的风景。信仰是什么?信仰就是信念,就是给自己的所作所为有一个不能跌破的道德底线,能够守住自己道德底线的人都是爷们儿,社会的良性发展一定是由一群有信仰的人,能够守住道德底线的人推动的。



我从没想过我的作品,让今天的人看了有对那些特定时代的人物有盲目的流氓崇拜,我希望所有人看了我讲的童话故事除了能够追忆自己的过去人生点点滴滴,更能够让20岁的朋友们看了能够想到自己60岁时自己的样子。有些路不要走,再苦再难依然凭借自己的信仰去包容不如意,对生活充满希望。因为坏人总会穿着道貌岸然的外衣微笑的拉你下水,那些人除了权利与利益,在走制度的空子,毫无道德底线。


《京城流氓谱儿(精华版)一一一给你想看的故事》转



北京人是综合素质最强的城市公民,北京人除了骨子里与之具来的包容以外综合了东北人的豪爽,山东人的憨厚,江浙人的聪明,福建人的经济意识,四川人的耐力与安逸,但为什么形成不了各种凝聚力很强的势力,毕竟这是一座政治与文化的中心城市。

北京人在北京做一些事情更难。因为我们内心爱这座城市,不忍心破坏它,不想他骨子里的范儿消磨的那么快。北京从来就没有过任何恶势力,谁敢说自己是黑帮老大,允许你吹三天牛逼,第四天一定打黑办的消灭了你,这就是道德底线的力量,因为任何人骨子里都有一颗北京人永不消磨的包容底蕴。爱英雄做英雄遵守天道,正义永存。
一个故事没有好的开始,就像一个姑娘眼睛没有神采,哪怕只是魅惑的一眨。
有一句话,不管你信不信,我信,那就是京城八十年代第一拨赚到钱的人要么死了,要么都在监狱里!八十年代决定了流氓格局的那些脸谱,也是一样。1996年的严打断送了北京人在北京的势力。这才有了后来,来自全国各地的势力渗透京城。从此,北京城上空的雾霾久久不能散去。北京爷们儿骨子里的仁义绝非“唯利是图,见利忘义”所能动摇,也容不下我对你有义的时候,你用利来诱惑我。北京爷们儿可以为朋友浴血街头,同样也会为家庭忍辱负重。也就有了妥协,有了煎熬。但更多的人选择了问心无愧的哪怕痛痛快快的多活一天是一天。九十年代初期,震惊京城的火拼大案此起彼伏,首屈一指的一个是双河教养帮与新疆大刑帮的一场火拼了。而这两拨人的领军人物都是来自一个地方,甘家口的老邻居。双河回来的宋健友与新疆回来的郎银海。说到郎银海,你可以不认识他,但你一定知道天外天烤鸭店,郎银海就是天外天烤鸭店的创始人!再说这宋健友也大有来历,此人外号宋疯子,能偷能打,宋建友最爱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你是流氓,我也是流氓,讲什么理啊?谁牛逼谁有理!”话音未落已经动手开打了。双河主要是教养的基地,最多三年刑期,前提是不逃跑。多是偷钱包的。建友是京城第一贼。后来轰动港澳台的京城第一流氓,酒仙桥的邹庆其实是建友的徒弟,当然也是兄弟。建友和郎银海打仗,邹庆是力挺建友的;那么再有一场大战,就是小西天刘铁柱(柱子)代表北城与南城徐向东(旱鸭子)在贝斯特门口的一战了。当年北京第一辆白色卡迪拉克的主人:小西天的房虫闫京也是力挺柱子的。柱子凭借自身的人格魅力,外加闫京的财力支持汇集了北城一帮响当当的人物,有馒头皮,叶强,凤喜儿,唐胜利,朱大勇,雷易,大奇子,杨明,宝贝儿,金涛,瞎宝庆等等。而南城的旱鸭子也不rua,果奔儿,齐猴子等等都是赫赫有名的人物。这场远征北城之战,南城运用了“论持久战”的战术,本想消耗时间,待对方人都慢慢散尽,一举围歼主力。不曾想坚守最后撤离的柱子等人拼命抵抗,南城的沈杰战死贝斯特门口,临死前还瞪着眼睛,死死用刀戳着身体坐在那里,愣是没倒地。这场大战无论结局如何,谁赢谁输已不重要,无独有偶的是,两个人都死在了一个人手里,当然,人家是警察,代表着法律。


《京城流氓谱儿(精华版)一一一给你想看的故事》转



就说宋郎一战,那是惊动乔石的大案。当年发到东北双河教养的人,刑期短,人又聪明,反应快,很容易回京后迅速翻身!新疆是大刑犯,刑期长,团结,犯案爱走极端!宋建友是有人托钱干仗,狼哥全凭自己人缘汇聚一帮兄弟和宋健友死磕!俩人互相逮,建友天天大鱼大肉下馆子招待兄弟。狼哥撑不住,开着130拉着一帮烙饼卷大葱的兄弟绑了建友的弟弟建忠,建友绑了狼哥的侄子郎小春!邹庆幕后用钱支持建友是因为第一他有钱,他一生遇到了两个银行工作的贵人。第一个是他88年因为偷钱包关进雍和宫边上的炮局,他是学习号,就是所谓的牢头狱霸,当时有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儿很受欺负。邹庆关进来的第一天就有人认的他,所以当天就头板儿了,他对老头格外好,从不欺负也不允许别人欺负老头儿,邹庆很会看人,他感觉到老头不仅仅是普通的百姓,并非社会人外、还看出有冤情,果然,半年后老头被放了,走的时候给邹庆留了一个家里电话,这个老头儿就是让邹庆不在偷钱包为职业的伯乐,中国银行海淀分行的行长!第二个遇到的银行贵人,是他88年年底,从炮局出来没多久又去捷克寻找商机未果回京后认识的北京城市合作银行行长霍海音。邹庆最背的时期是在捷克的时候,异国他乡,被南方人追杀,肩膀挨了一枪,挂了彩,但他最辉煌的时候,投资产业后来遍及全国,直到资金链断裂,当时,他以为有五亿美金可以顺利融进公司,便开始疯狂收购各种项目,前期预付了很多钱,后期资金不到位,属于他违约在前,收购渔阳饭店,他付了4000万人民币的订金,打了水漂;上海的世贸、阳澄湖大闸蟹基地他付了8000万定金,人家一分都不退;成都科邦、北京东湖别墅他付了9000万定金;朝内的森豪,现在叫朝阳首府也是9000万扔了进去,成了烂尾楼。后来,银行把烂尾楼卖给了黄光裕,黄买了第29天,就被抓了。但当时黄光裕只花了6.12亿就买下了8万平米的地方。同行都说黄光裕这是抢劫啊,太值了。最终,邹庆已双无期收场。

《京城流氓谱儿(精华版)一一一给你想看的故事》转



邹庆做人的原则就是他能接受在一番激斗后被判断为人渣,而不是在他还没下手之前就被人认出来,无论是朋友还是敌人。他帮建友不仅仅是建友是他师傅是他大哥,他要让双河回来的兄弟都有面儿,但是他也是主动花钱安排宋健友和狼哥和谈的。邹庆不仅这么做,私下也在狼哥他们揭不开锅的时候,给了三万块钱,九零年的三万不是小数儿,条件就是化干戈为玉帛,至少任何一方闹再大动静,不许惊官。

柱子和建友是瓷器,如果不是柱子那时还在服刑,一定会拔刀相助的。建友也没有找金涛、宝贝儿等人帮忙,可想而知,他是把自己和狼哥的一战列入了地方内部矛盾处理,但保留着双河与新疆各自的尊严。柱子和闫京是邻居,俩人发小儿,那时,闫京是京城最早发迹的黑白两道通吃人物。他是偶然的一个机会认识了当时一位副市长的弟弟,这个市长弟弟也是顽主,只不过有主业,那就是房地产开发。带着闫京一起玩儿房子,一发而不可收。闫京有个弟弟叫闫宏,他俩是老好人儿,挖掘了一批海淀的战犯,以打架崛起的流氓。闫京是当时公认的流氓大哥备选。他的所做所为就是红旗下的宋江。广结京城各路豪杰!他不仅有柱子这一悍将,他还有一个兄弟叫白小航,简称白航。家住北航。他小的时候看了当时很流行的电视剧:甄三。一部老天桥摔交的片子。他就去了海淀体校学摔交,后来学散打,进过区队。后来,投靠闫京,步入了社会。他平时身穿西装,彬彬有礼。长的也是貌比潘安。他出道就惊动了四九城各路流氓。也是已最快速度上位刑警队危险人物排行榜前三的。

白航最漂亮的一场仗就是跨区到丰台西局消灭了浙江村的黑势力。那时北京有三股外地人势力横行,丰台西局浙江村。朝阳太阳宫市场河南帮。海淀魏公村新疆帮。三股势力均被北京爷们儿们搞定。西局是白航去的。就因为浙江人设局开赌场,坑了很多北京人的钱,村里的浙皮子无论流氓还是商人,夜里或者远途打车从来不给钱。海淀出租车开小面的于洋是白航的邻居,知道于洋受了欺负以后,白天单枪匹马一个人进了浙江村,他不喜欢用枪,他说过:比起枪,我还是更喜欢刀,因为它不仅能扎人砍人,还能削水果。这一点我到今天都赞同,匡扶正义还得靠菜刀。靠法律,早晚傻逼!白航一个人跟八个浙皮子滚起来了,结果就是打残了八个。
全村浙皮子出动,白航跑了,晚上带着大勇小勇小痞子等十几个哥们儿,持刀挨家挨户砍人。砍了几户后,浙皮子老大服了,谈和。白航开了仨条件第一不许欺负北京本土人。包括房东。第二,不许和北京人赌钱,人家偏要玩儿,你们只能输,所以玩不玩,自己看着办,第三,每月上交8888管理费,少一份钱,迟一分钟都不行。完事儿给浙江村的村花,曼红拉走了。最有意思的是,曼红爱上了白航。这件事儿以后,浙皮子开始内讧,老乡干老乡,绝不和其它城市的人发生冲突。真的被白航打服了。没多久,不可一世的浙江村就四分五裂,散场了!白航是一个很冷静的人,他可以穿着登喜路西装用砍刀砍人,让西服不起褶儿,也可以和一个姑娘花前月下三天不出门。但他到死都没有过真正的爱情。他知道自己走的是一条不归路。他说过:“青春是把砍刀,砍了我所有的伪装。自古英雄和美女人间不能说白头”。



消灭浙皮子势力并没有太引起公安注意,说白了,警方早就对浙江村虎视眈眈了,只是走法律程序未必能连根拔起,白航的出现,解决了这一难题。他的第二场仗涉及了港澳的黑帮组织,那时东四十条开了一家夜总会叫:演歌台!老板是香港新义安的老大向华强。当年向华强请公安局长张连基开房玩耍,让刘德华亲自倒茶作陪。以为在北京可以风生水起了。没开一年,因为高价位惹了不少京城流氓。白航这个时候出现了,他大闹演歌台,当着田壮的面儿拿家伙给向华强顶了,田壮愣没言语,向家觉得大陆水太深!后来撤退了!向华强出大价钱要废了白航,结果惹怒了白航。他单枪匹马追到深圳打向的余党,从此,京城无人不知白小航。





《京城流氓谱儿(精华版)一一一给你想看的故事》转




四九城流氓间的恩怨情仇,是这片江湖里永远的传说。你刚退下,他又粉墨而来,北京城从来不缺主角。不评说是非,是因为我们谁也做不到独善其身,白航葬礼上。台湾竹联帮不仅来吊唁了,新义安也来了人。这无疑是一个泯恩仇的暗示!四九城的流氓大哥们来了,京城战犯们也来了。另外两条道上的老大也来了。一条是以海淀张凤翔为首的专门开公司秀款的,除了凤翔和他的兄弟们还有东城秀款切汇的赵保全一票子人,一条是开赌局的流氓们,有五道口的小盛儿,通州的蔺三儿,朝阳的瘸逼老三和赵宝成。赵宝成是扑克千王,周润发在赌神三里,最后从北京请来帮忙的赵宝成不是杜撰的。双河的邹庆,大象,王晖,新疆的狼哥,哈僧,瞎东子还有外号打捞队的五棵松火锅城楼上歌厅的老板崔喜平,颐和园的鬼子六。西直门老日本儿,清河的二福子,地主,老四,和平里的孔老二,还有麻头,静之,北京站小平、还有二哥亮灯,菜市口铁子,永外九哥都去了。葬礼的主办人是闫京,和他在一起的有一个人,本不是流氓,但接替了他后来的江湖位置,那就是三年前才被瓦解的丰台流氓小广,大名崔志广,他是大兴警校的教官出身。违纪离开了公安口,之后几年迅速成长,但只在丰台内活动!少壮派的战犯来的最多,尤其是海淀和朝阳的战犯,其中就有消灭太阳宫河南帮势力的被二处王军比喻为悍匪的酒仙桥川子、东直门小东一伙新生代流氓!说是悍匪,其实没有一起命案,还没彻底起来,就被扼杀在摇篮里了,因为他们黑白两道的人都不买账,公开向老炮儿宣战,要翻篇了他们。刑警队给川子打电话说见面聊聊吧,不然被逮到就不好了,小东抢过电话说,你逮我们,我们还逮你呢,咱先看谁逮住谁吧!这伙人号称北京八杆旗,每人一把五连子,他们是第一伙儿集体用五链子首战来到太阳宫把偷蒙拐骗,欺行霸市的河南帮暴力打飞了的北京青年。只伤人,不打死人。抓住河南王九指刘三的时候,小东用刀挑了他四肢的筋。第二战就是来到亚运村汽车市场,把拼缝挣钱的异地党全打跑了。还给了劲松米老四,崇文花市伟志手里。米老四,伟志被公捕以后才被东北帮接手的。之前一直在米老四的手里。九六年严打,被定性黑社会被抓捕了。小东死刑,劲松马老四死刑,川子等人十五到二十年不等。小东死的同时,他在新疆服刑期间的一个大哥:朝阳的三福子也因其它案件被判了死刑。随三福子一起上路的还有开郁和前门的小苑,他们三个人的故事最不该淹没在茫茫岁月。这场浩大的96严打风暴,活下来的二嫂子李安铭十一年,铁良无期,还在监狱里。西坝河的石涛十年。他总是说:也许有一天我对生活的要求就仅是身边还有一个没有停经的女人,而已!
《京城流氓谱儿(精华版)一一一给你想看的故事》转



很多年以后在马加利牌局上二嫂子见到鬼螃蟹,两个人在赌局里各自说着完全不相干的胡话,却有一种人生知己相见恨晚的感觉!鬼螃蟹热衷佛教,也力荐二嫂子跟随自己修行。二嫂子回应,我虽手捧佛经,却自知内心淫邪深重,恐怕佛祖是不会收我入关的。索性做个异教徒吧,继续在离经叛道中保持顽强的玩命生活!螃蟹本来长的就像大嘴罗汉,玄玄乎乎的说:正与邪是凡人的视角和心态,佛家说世间事无常形、无常态,纵自嘲为“流氓圈”只是一个不愿与之争辩的态度,就内心而言还是希望主流意识群能接受至少是容忍这样一个群体,正如社会已经逐渐接受不同信仰一样。他甚至期望有一天那些真正的流氓可以不再躲藏地告诉家人朋友:我是一个流氓!二嫂子回的也干净:“要不我说北京没流氓呢!只有氓流!宁可当氓流,也沒人愿当流氓了,困为人们都看透了,流氓不是死,就是折,谁没事和自己过不去呀?”我知道螃蟹和二嫂子是矛盾的,还是有很多恩怨过往放不下!螃蟹送了二嫂子十六个字:一片漆黑,势不成佛;此身为我,别无它法!

---

转载请注明本文标题和链接:《《京城流氓谱儿(节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