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昆关于纪实摄影的谈论

老邮差的邮局

您的位置:老邮差的邮局 >我和摄影> 鲍昆关于纪实摄影的谈论

鲍昆关于纪实摄影的谈论

转帖,原载《人民摄影报》2016.7.20


当前摄影界有许多事需要澄清

01.jpg

纪实摄影

必须是有主题有问题的

其最大的特点是即使我不能提出很好的建议

但是我能够看到问题


孙振军:您曾在很多文章与场合里讲述过什么是纪实摄影、什么是纪实性摄影等,令影友颇受启发。如果您以一名纪实摄影家的眼光来做一个纪实性专题,会选择什么题材,怎么做? 

鲍昆:纪实摄影必须是有主题的,有问题的。  

纪实摄影最大的特点就是:即使我不能提出很好的建议,但是我能够看到问题。所以如何切入到一个有关纪实摄影的话题,在进入这个项目之前,应该先进行思考、学习。纪实摄影从严格意义上说,是知识分子摄影,带有强烈的知识分子的特征。因为人类是一个高度文明的物种,它的文明性体现它的思想和社会性。尤其重要的是如何解读、调控社会,让社会平缓的发展,这些都是知识分子所干的事情。知识分子不见得是一个站在前端做高官的人,但是知识分子要为社会的运行提出构想、提出意见。因此,如果想做好纪实摄影,就应该多学相应的思想知识和文化。这样你才可以看到或看清问题所在。

前几年我写过一篇文章,即纪实摄影的本质是一种人文精神(详见人民摄影报2012年第27 期),不管你是什么方式,所有的艺术言说最终都要归结到这个角度上。为什么我们老提纪实摄影?因为它最具备这种精神。纪实摄影的态度和精神能够覆盖到所有的艺术门类,这才是正道。

孙振军:能否用最简洁、最明了的话,谈谈现在摄影界对纪实摄影存在有什么误区?

鲍昆:一是大多数人根本不懂,二是大多数人没有责任心。

大多数人没有责任心是我们为什么提倡纪实摄影特别重要的原因。纪实摄影最终的目的是鼓励人们重视关怀和关注,实际上是一种公民意识。因为我们中国人近几代绝大多数都是农民出身,我们身上普遍存在比较严重的自私自利的小农意识。而纪实摄影则提倡一种社会性,社会性就是公民性。这是一个特别重要的、相互照应的逻辑关系概念。所以提倡纪实摄影,就是提倡我们每一个人从一个自私自利的小农,向一个具有社会意识的公民进行转换。我们的摄影要是能起到这种作用,对历史就是功德无量。不能将纪实摄影当成一种视觉艺术的风格,更不能把它自私地理解为是个人经营的策略,那是做不好纪实摄影的。

摆拍PS

摄影不能造假

是有特定前提的,只适合新闻摄影

孙振军:有些摄影家在拍照时存在不少摆布或PS现象,这些作品在某种意义上还确实起到了揭示社会问题,推动社会文明进步的作用,但也有不少人质疑这样的造假拍摄行为,对此,您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鲍昆:这是摄影界长期存在的一个话题,但也一直是个伪话题。摄影不能造假,是有特定前提的,即只适合新闻摄影。因为新闻摄影是信息生产,信息是人类社会最基本的符码,所以信息不能为假。新闻摄影是信息的生产和传播,人们根据信息来进行逻辑判断、做出决定,所以新闻摄影是坚决不能造假的。

但是长期以来,我们有一个误区,就是将纪实摄影和新闻摄影完全对等起来看。新闻摄影的精神层面上跟纪实摄影是一致的。比如,新闻记者生产的是有用的信息,还是八卦的信息?那些关乎社会公平、正义的信息,跟纪实摄影是一样的,是充满人文关怀的,是绝对不能造假的。如摄影师王久良的《垃圾围城》,用的是信息生产的方式,用摄影最本质的东西,叫以事实来说话,这是一种很纯粹的行为。



▲垃圾围城 北京市通州区富豪村  王久良 摄


反过来,其实纪实摄影在不违背生活基本真实的情况下,为还原已经不能抓取的瞬间可以进行适当的摆布、导演。但不能再添油加醋,所以“还原”是一个规则。从这点上说,纪实摄影从拍摄方式上讲,本质上是艺术摄影。总之,一切媒介的文本生产行为,都必须本着出于善意,不能为了自己经营的目的去欺骗别人。只要我们出于对社会历史负责任,它最终产生的结果都是值得肯定的。

---

转载请注明本文标题和链接:《鲍昆关于纪实摄影的谈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