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大师班太不靠谱了

老邮差的邮局

您的位置:老邮差的邮局 >我和摄影> 摄影大师班太不靠谱了

摄影大师班太不靠谱了

转帖,原载《人民摄影报》


摄影大师班太不靠谱了

摆拍PS

摄影不能造假

是有特定前提的,只适合新闻摄影

孙振军:有些摄影家在拍照时存在不少摆布或PS现象,这些作品在某种意义上还确实起到了揭示社会问题,推动社会文明进步的作用,但也有不少人质疑这样的造假拍摄行为,对此,您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鲍昆:这是摄影界长期存在的一个话题,但也一直是个伪话题。摄影不能造假,是有特定前提的,即只适合新闻摄影。因为新闻摄影是信息生产,信息是人类社会最基本的符码,所以信息不能为假。新闻摄影是信息的生产和传播,人们根据信息来进行逻辑判断、做出决定,所以新闻摄影是坚决不能造假的。

但是长期以来,我们有一个误区,就是将纪实摄影和新闻摄影完全对等起来看。新闻摄影的精神层面上跟纪实摄影是一致的。比如,新闻记者生产的是有用的信息,还是八卦的信息?那些关乎社会公平、正义的信息,跟纪实摄影是一样的,是充满人文关怀的,是绝对不能造假的。如摄影师王久良的《垃圾围城》,用的是信息生产的方式,用摄影最本质的东西,叫以事实来说话,这是一种很纯粹的行为。



▲垃圾围城 北京市通州区富豪村  王久良 摄

反过来,其实纪实摄影在不违背生活基本真实的情况下,为还原已经不能抓取的瞬间可以进行适当的摆布、导演。但不能再添油加醋,所以“还原”是一个规则。从这点上说,纪实摄影从拍摄方式上讲,本质上是艺术摄影。总之,一切媒介的文本生产行为,都必须本着出于善意,不能为了自己经营的目的去欺骗别人。只要我们出于对社会历史负责任,它最终产生的结果都是值得肯定的。


孙振军:现在摄影有着不同的分类:沙龙摄影、观念摄影、现代摄影、后现代摄影,还有景观摄影等等,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为什么特别能够诱惑我们摄影人?

鲍昆:出现这种情况,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中国人不爱学习。早些年,我在德国时,记忆深刻的是,德国地铁上到处都是在看书的人。一天早上,我在最早的一趟地铁里,车厢里的一幕令我震惊:所有人都在有些昏暗的灯光下阅读。为什么德意志民族一直领先于世界的各个族群?他们爱读书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而在北京的地铁上,大家也是低头——在看手机。但凑过去一看,都是看电影的、打游戏的、微信聊天的,没有什么人看文章。


摄影与音乐

传统艺术中,存在着通感现象

但严格来说,摄影与音乐没有多少关系

孙振军:业内有朋友在对多位摄影家的访谈中,经常提起摄影与音乐的关系。请问摄影需要跟哪一种或哪几种艺术学习?

鲍昆:严格来说摄影与音乐没有多少关系,只在艺术性摄影上有一些。传统的视觉艺术叫国画、油画、版画、雕刻,在大艺术门类群里有音乐、舞蹈、戏剧等划分,电视艺术都算是新的。在“国油版雕”、音乐和舞蹈这些传统艺术中,存在一个叫通感的现象,就是触类旁通。比如,绘画要有音乐感,所谓的音乐感翻译过来就是色彩的对立统一性,色彩的跳跃感,可以这么解释,但是不能形而上学,把它无限绝对化。“国油版雕”技艺方式已经是过去时,很难再与现代高速变动的生活产生有效率的互动关系。唯有摄影,技术的简单造成了一张照片背后思想的复杂。摄影师应该尽可能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社会,才能对现实评价判断。所以摄影是一个真正当代的媒介。摄影是最牛的,一切取决于你怎么使用它。


孙振军:以前,我对四季风光、异域美景、白天鹅等题材都不感冒,但自从担任摄协主席后,我开始喜欢这些东西了,因为它能给三门峡带来利益。您怎么看这种现象?

鲍昆:这很正常,因为你有了一份责任。从社会功能看,与打麻将以及其它一些更无聊的事情相比,拍照更有意义。所以,建议老年人更应该学习摄影,摄影可以促进思考,保持老年人思维的敏捷力、观察力。三门峡作为一个非常有历史的城市,任何人不能剥夺一种权利——希望我的家乡、我的驻地被别人所知道、被别人所尊重。如果是基于这种意义,大家尽可以迎着晨光去拍美丽的天鹅。


摄影“大师班”

不靠谱,很多是生意

许多人其实是没有资格去教的

孙振军:近几年有些国外摄影背景或者作品获过国际奖项的摄影人,开始开设“大师班”,不少摄影人有心参加,学费还不低,您觉得这样的“大师班”靠谱吗?

鲍昆:太不靠谱了。很多都是生意。许多人其实是没有资格去教的,靠的都是那些虚名忽悠。他们其实教不了什么。摄影朋友们又不明就里,只认名头,是一种大众文化心理。


孙振军:你觉得国内摄影界文化理论体系处在一个什么状态?初级、中级?

鲍昆:很幼稚的状态。我们所谈论争辩的许多摄影问题,在欧美前三四十年就都解决了,但我们这儿还煞有介事地谈论争辩。

---

转载请注明本文标题和链接:《摄影大师班太不靠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