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才让人可信——读《华盛顿传》

老邮差的邮局

您的位置:老邮差的邮局 >我的日志> 真实才让人可信——读《华盛顿传》

真实才让人可信——读《华盛顿传》

我曾经说过:历史本无真假。很多人不赞成这个说法。

我的意思是:历史是已经过去的事情,我们无法再去重新参与和体验。我们所知道的历史都是别人告诉我们的,都是带有主观意识的。我不相信司马迁的《史记》是不带他个人感情的纯客观记录,我们知道的历史事件信息是有限的,任何一个历史事件中我们不知道的信息还有很多。而这些信息是无意中被忽略,还是有意中被隐瞒,天知道!


转帖,来自网络

真实才让人可信——读《华盛顿传》

01.jpg
有一天,一个小男孩收到父亲的礼物——一把漂亮的小斧头。小男孩非常高兴,于是寻思着一试小斧头的功力。找来找去找到了家中的种植园,园中有一颗并不硕壮的小樱桃树。随着斧头的抡摆,小樱桃树应声而倒。小男孩满意地拍着巴掌离去。

傍晚,父亲回到家中,发现最爱的樱桃树被砍倒,扔在了路旁,非常生气的询问是谁破坏的。小男孩虽提心吊胆担心受罚,但仍鼓足勇气承认是他所为。父亲却破怒为笑,免了惩罚,还赞扬小男孩不畏重罚,坚持做诚实的孩子。

这就是儿时我们常被教导的诚实守信的故事——华盛顿与被砍倒的樱桃树。

今读约瑟夫·J·埃利斯《华盛顿传》才发现这个几近家喻户晓的诚实故事,其实并不诚实,是杜撰,无史料依据。约瑟夫·J·埃利斯在书中明确写道:“我们对1753年之前华盛顿的孩提时代和少年时代只有短暂一瞥。这段缺少文献的早期生活点缀着神话和传说,将华盛顿的童年与他后来戏剧性的生涯或是最杰出的民族英雄形象结合在一起”,从中不难看出后世作传者常试图将内心的崇拜、溢美之情凭借文字神化或是英雄化华盛顿。而只要你认真去翻阅史料,就能轻易发现,在华盛顿大量的通信中,不论隐晦或明确,提及父亲的次数都是寥寥数几,屈指可数,且早在华盛顿11岁时父亲就去世了。与母亲相处的久远时日中,也从未见到母亲对华盛顿这个小儿子有过公开的称赞或鼓励,多的是后半生若有若无的疏远。

无所依赖的真实成长史实依据,揭开了传记学家为华盛顿粉刷的温馨和睦的家庭支撑帷幕。让我们重新了解到华盛顿幼时的不得已的独立、成熟。埃利斯作《华盛顿传》,就此试图以华盛顿真实的史料记载为依据,重开新的视角,为我们找寻出这一杰出人物背后成功的真实推助力。

“有他人在场时,任何举止都应表现出对在场者的尊重”、“看到污物或浓痰时,应该巧妙地用脚踩住它”、“有他人在场时,不要打死害虫”......从华盛顿孩提时从《交往和交谈中保持举止礼貌得体守则》中独独选取摘抄的110条举止规则史料中,我们不难看出幼时的华盛顿便有意识克制内在的本我,对自身形象有了一定的自律要求;从史实记载中我们又隐约可窥见华盛顿强壮的外形——身高1.89米左右,体重约80公斤,腿脚粗壮,能紧紧夹住马的两肋——健壮、颀长注定华盛顿那不可被忽视的从军优势;虽未接受良好的教育,华盛顿却依然能在1753年法印战争爆发时,作为信使,安全地反复穿越在那最危险的丛林之中。他一方面保全性命于随时都可能活剥敌军人皮的印第安人当中,一方面以先见的敏锐观察力迅速熟知战场上三方势力的权重以及未来的平衡突破口,并依然能以最高明的不附着任何的自身言论地方式将前线一切写入《日记》中并发表于各大殖民报纸,成功将自身隐藏于即将曝光的公众形象之后。

随后“朱蒙维尔幽谷”事件、莫农格希拉大溃败,直面活剥人皮残忍的死亡场面,20几岁年轻的华盛顿也有过震惊、恐惧、害怕,面对溃不成军的惨痛失败,华盛顿也有绝望、自责,但他旋即就以惯常的隐匿方式,克制了内心的真实情感,喜怒不形于色。“超出超人的忍耐”、面临失败的巨大勇气、“已经凭着自己的军事技能、诚实和英勇赢得了很高的赞誉,只是胜利并不总是眷顾他”便成为人们对他最多的评论,而且是令人意外的溃不成军后少见批评的统一褒奖。

1755年23岁的华盛顿反思战时从军的经历,仍自信满满的确信自己能建立一支完全不同的精英特种队伍。他看出要取得殖民地最终的胜利,必须依靠印第安的同盟,同时也认识到印第安人在丛林作战的技巧优势,于是一方面训练队伍以印第安人丛林作战的技巧为首要训练项目,另一方面严格要求队伍在与印第安人同盟的一切时段,说话小心,不可冒犯。

华盛顿严谨、克制的性格,放在军队管理上,表现为严明、简洁、明确的军纪法令,他要求进入遭受屠杀据点的场地,士兵们必须尊重尸体,掩埋后才能离开;巡逻骑兵在途中牺牲,必须多发28天津补贴作为丧葬费用......对待每一名士兵,他做到了既如父子般关怀备至,又如统领般严格得赏罚分明。幼时教育的缺失,以及指挥者眼见的长远,让他认识到文官的重要性,华盛顿在武力管理上坚持文官从优的原则。于是,在短短三年半的时间内,弗吉尼亚团——即华盛顿建立的著名“蓝衫军”声名远播。

爱情方面,华盛顿却一反克制隐匿的常态,即便在明知自己不该爱上了最好朋友的妻子的时刻,他仍能以后世者最易窥探的光明方式——信件将这看似“不光彩”爱情留下可寻着的蛛丝马迹,他爱得热烈、混乱,一少往日自我控制的清晰、冷静、沉着。不过最后这段爱情还是无疾而终。最终,华盛顿依然以最卓然的眼见娶了最适合的妻子——弗吉尼亚最富有的寡妇。

历史的时光一路向前,先映入今日我们的视野中往往是历史的结果——或失败或成功,我们习惯了以结果去论历史人物的英勇或无能,却遗忘了成长的循循渐进,时光的从前往后。不过不管华盛顿对于美国人民来说最终有那么多的伟大,约瑟夫·J·埃利斯在书中也不忘提醒我们对于印第安人来说他同时也是无耻的。

埃利斯的《华盛顿传》给了我们新的视野,不去看华盛顿最终的成功伟大,先窥探他内心克制、隐忍的来源,了解他出生入死以后超出寻常志向立意背景,这样的传记人物才有血有肉、有缺点有优点,让人信服。


再来转帖一段:

14.jpg

看美国人吹上天的第一任总统是如何残忍!: 美国首任总统华盛顿与受害印第安幼女……
  近些年来,总有那么一些精英分子不断的美化美国的一切,仿佛美国就是世界正义的化身。而且,这种认识在中国已经得到大部分人的认可。可是,他们忘了美国是在屠杀几千万印第安人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其实他们就是一群从地狱逃窜出来的恶魔!现在,特转发一篇帖子以惊醒国人!
二百多年前,一群印第安人将被美国人杀死并剥皮,在美国白人眼里,印第安人的皮是极佳的服饰材料。
一个印第安小女孩被带到了美国首任总统、大奴隶主、手艺精巧的剥皮匠乔治.华盛顿面前。虽然早已功成名就、家财千万,但华盛顿喜欢亲自动手活剥人皮,他认为这是一门父辈传给他的手艺,不能随便丢掉。那个印第安小女孩颤抖着,她看着自己的姐妹、兄弟被华盛顿活活剥皮,看着刚被剥下来的人皮作为长筒靴的原材料被扔在左边,看着自己的亲人被活剥皮后痛苦地在右边废料堆里挣扎、呻吟、蠕动,这个小女孩吓哭了。但是,她的哭泣没有任何用处,被美国人推崇为“佩剑圣人”的乔治.华盛顿还是熟练地把小女孩捆在剥皮桩上,准备活剥她的皮。就在华盛顿准备把那个巨大的挂钩穿进小女孩的下巴以便固定住这个活剥皮的对象时,小女孩流着泪对华盛顿说:“叔叔,你能把我的胸口的皮放在长筒靴的外面吗?我胸口有个小时候烫伤的伤疤,露在外面可以让我妈妈以后找到我的皮。求求你了,华盛顿叔叔!”。周围响起了一片印第安人的抽泣声,接着是一阵愤怒的呼喊:
“是谁救了五月花上那批恶魔!”  “是谁帮助白人度过了北美的寒冬!”   ”华盛顿你不得好死!”    “华盛顿你会绝后的!!!”
但是这一切都没用了,华盛顿听到这些印第安人最后的诅咒后只是撇撇嘴:“奴隶都不敢对我提任何条件,你们这堆原材料哪儿那么多事儿啊!”,说完,他掐住那个小女孩的脖子,狠狠地把铁钩穿进了小女孩的下巴把她挂在剥皮桩上,然后从她头上开了个口子,撕开她的头皮,开始活剥这个印第安小女孩,就像他此前此后活剥其他印第安人一样......
虽然这批印第安人最后谁也没能逃出乔治.华盛顿的魔掌,但小女孩纯真无邪的话语却撞痛了人们的心,让人们在死亡之前找回了人性的尊严和力量。
数年后,乔治.华盛顿这位美国首任总统在自家的庄园中痛苦地死去。因咽喉肿胀,他被两位医生四度割开喉咙放血,在这种放血治疗中华盛顿总计被放掉了近乎人体一半的血液后在痛苦中死去,就像一头被屠宰的肉猪。他死时,名下没有任何一位嫡出的子女。不得好死、绝后,不知道这是印第安人的诅咒还是上帝的裁决。
在华盛顿咽下最后一口气时,他还记得那个被他活剥皮的印第安小女孩吗?

---

转载请注明本文标题和链接:《真实才让人可信——读《华盛顿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