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北行摄——黄河之水天上来

老邮差的邮局

您的位置:老邮差的邮局 >我和摄影> 陕北行摄——黄河之水天上来

陕北行摄——黄河之水天上来

我们到达壶口瀑布的时间是中午12点半,实在是没办法,地接旅行社是按传统旅游安排的。

我们的车是陕西省旅游运营车,不能进入山西省旅游景区。因此我们这次进入的是壶口瀑布的陕西一侧。大多数游客都是从山西一侧观看壶口瀑布,因为那边看过来悬崖陡峭落差更大,显得气势更大。但我们这次进入壶口瀑布的时候,恰恰赶上了黄河大潮。央视新闻里说了,现在流量达到每秒3000立方米。

12.jpg

从我们所在的陕西一侧望过去,对面的瀑布特别宽,气势特别大,非常震撼。因为陕西一侧比山西一侧要陡峭,所以陕西一侧可以沿着河边行走的距离比山西一侧要长很多。这一方面增加了游览的距离和观赏的位置点,一方面提供了更的摄影角度。而对面的山西景区则因为坡度稍缓,激流漫布,只好关闭了大面积的景区,只留了一百米左右的游览区。

11.jpg

站在河边,看惊涛拍岸,浪卷冲天。听黄河咆哮,涛声如雷。感漫天水雾,风旋气挺。

我用广角镜头拍摄大场面,用长焦镜头表现眼睛难以看到的局部细节。相互对比,更能体会惊涛骇浪的不同方面。既有摧枯拉朽的力量,也有涓涓细流的稳重。

13.jpg

一个巨浪打上来,游人纷纷退避,我的裤子都湿透了,镜头上也是泥点。

我站在那里久久地凝视,想起老师在课堂上讲过的“白日依山尽”在西边,“黄河入海流”在东边,这是一西一东,一百八十度大回转,表现了诗人对世界的胸怀和把握。

只有在壶口瀑布,才能真正感受到“黄河之水天上来”。

09.jpg

到壶口瀑布之前,我在车上给大家讲了如何拍摄,介绍了高速与慢门相结合的方法。不料到河边正是大中午太阳当头,光线非常强烈。光圈缩小到最小,感光度到最低,速度还是30分之一秒。我们都没有减光镜,根本没法拍慢门。

10.jpg

我们在陕西一侧是看不到那个最经典的“壶口”的,但是能看到对面一个一个的瀑布群。

我们离开壶口瀑布五天后,看到央视新闻里报道了壶口景区临时关闭的报道。

---

转载请注明本文标题和链接:《陕北行摄——黄河之水天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