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德报告《与中国开战》的第四章 结论

老邮差的邮局

您的位置:老邮差的邮局 >我的日志> 兰德报告《与中国开战》的第四章 结论

兰德报告《与中国开战》的第四章 结论

转帖,来自网络。

兰德报告《与中国开战》的第四章  结论




第四章 结 论

中美战争不会有赢家


调查结果


除非美国和中国的政治领导人都拒绝批准其军队执行反击策略,否则任何一国控制随后冲突的能力都会被大大削弱。从一场高强度战争的开始并贯穿整个过程,双方都会遭受巨大的军事损失:在2015年,美国在军事力量方面的损失相对较小,但仍然是巨大的。中国将损失相当大的一部分军事力量,其损失会比美国大得多。随着中国A2AD能力的提高,这种战损比将缩小:到2025年,美国的损失可能从重大变成惨重;而由于美国打击能力的下降,中国的损失虽然仍旧非常惨重,却在某种程度上比2015年的情况损失更小。一场长期高强度战争将会使双方的总体军事力量都大幅下降,并因此更容易遭受其他威胁。


中国的A2AD能力将会使美国越来越难以获取军事作战上的优势和胜利,即使在一场长期战争中。然而,只要美国仍然愿意战斗,中国就不能指望在军事上获得胜利。因此,双方都面临着一场代价极高的军事对峙的前景。


这一结果意味着,国内政治、国际因素,尤其是经济因素可以决定一场战争的走向,而在一场长期高强度战争中,这些因素都将有利于美国:


1. 虽然战争会影响双方的经济,中国受到的破坏却会大得多(可能一年后GDP的损失是25%—35%)。因为西太平洋地区的大部分会成为战场,中国的区域贸易和其他全球性贸易会大幅下降。中国在海上能源供应方面的损失尤其严重。虽然与美国相比,消费在中国经济中占的份额较小,但预期其将增长,这使得中国的经济在战争中容易受进一步收缩的影响。


2. 在政治方面,一场长期战争,尤其是在军事冲突严重和经济艰难的情况下,可能置中国于国内分裂的危险境地——使国家背负重担、面临考验。


3. 日本以及美国在西太平洋地区的其他伙伴(在较小程度上)的卷入,对军事行动可能有相当大的影响。相对来说,俄罗斯、印度和北约的反应的重要性较小。然而,北约维护其他地区(至少是欧洲,如果不算上中东)安全的努力将允许其向美国承担更多的、风险较小的对中国作战的义务。这种国际反应的结合将增加中国在一场长期高强度战争中的损失,尽管其A2AD能力得到提高。


简而言之,在2025年,尽管军事发展趋势有利于中国,它却无法取胜,而是可能输掉一场与美国的高强度战争,尤其是长期的高强度战争。此外,这样一场战争的经济损失和政治风险可能危及中国的稳定,终结其发展,并破坏其国家合法性。


然而,一旦战争发生,双方的军事力量、动机和计划可以使一场高强度的、长期的和代价极其高昂的战争的出现成为非常可能的事。在美国不想发生这样一场战争的许多原因中,最重要的是其本身巨大的军事和经济损失以及对中国毁灭性的破坏给其国家、所在地区和世界造成的影响。这种前景凸显了美国和中国思考如何控制和限制一场危机演变成暴力冲突的重要性,也强调了政治控制与沟通的原则和程序。


建 议


调查的结果证实了一个普遍性的观点:中美之间的战争会对双方都带来非常大的伤害,应当优先选择极力避免发生战争。这样的前景可能使得发动蓄谋的战争变得不大可能,同时它也推动了有效的个人和双边的危机管控,以及其他手段来避免误判。


由于美国在一场高强度战争中有可能无法掌握战争的主动、取得胜利或避免重大损失,为了保卫自己美国必须快速打击中国的反介入和区域拒止力量(A2AD),并且应该有计划和手段来防止对方的猛烈打击。建立“失效保护 ”机制能确保对军事行动的政治权威。


同样地,中国在一场高强度战争中也会有重大损失,战争持续越长可能损失越大。虽然中国的军事能力在不断提高,但中国和美国有着同样的理由,避免执行快速猛烈的军事反击,这同样也是确保政治控制的要求。并且再次说明,如果两国其中的一方发动了对对方的军事攻击,那么一场高强度的战争就很可能在所难免了。


因此,一旦战争开始,美国有必要克制完全执行其既定的军事计划,但这是不够的,因为如果中国攻击或者准备攻击,美国对猛烈反击中国不能犹豫。考虑到一方在反击之前所受打击带来的严重伤害,双方在战争开始时做到相互克制是非常困难的。它需要在受到要发动攻击的巨大压力时能达成合作,这反过来也能促成直接、明确、及时的政治沟通,这在战争开始前与开始后同样重要。再加上相信中国和美国的领导人除了快速打击摧毁敌方力量之外还有其他的军事选择,我们分析得出的建议是:在冲突失控之前能有方法将其遏制是最重要的。


为了防止危机向暴力演化和暴力冲突升级成高强度战争,美国应采取相应的措施,尝试在未来几年降低中国A2AD的影响力。兰德公司和其他机构都有报告强调应该增加投资更具生存能力的武器平台和反A2AD武器。这些有助于提高威慑力,有助于避免让中国觉得其有信心在一场高强度战争中占上风,并且能提高在危机期间和在关键的战争初始阶段的稳定发挥。但是,这样的努力并不能大幅减少美国在一场高强度战争中的花费和损失。



中国军事实力的提高正抵消美国的军事优势


尽管中国的军事实力有所提升,但中国依然会在长期高强度的战争中遭受重大损失。另外,长期高强度战争的经济、国内和国际影响不利于中国。美国应该确保能让中国意识到可能会产生的灾难性后果,即便军事上并没有失败。


美国除了不能忽视长期高强度战争可能带来的重大伤害,还需要谨慎地做好准备,让中国从能以可接受的代价取胜中醒悟过来。然而,要深思熟虑做好这样一种准备需要大量的知识积累。正如这份报告一开始所强调的,与中国开战是不大可能的,其中一部分原因是双方都知道哪怕是获胜,战争的损失都大于收益。此外,充分准备一场战争的花费也是过高的。


考虑到这一点,美国的准备工作可以分为以下几类:


提高维持高强度军事行动的能力:国防部应分析关键的消耗品(武器和补给)会不会在一场持久战中耗尽。


转向更具生存力的武器平台五角大楼不应该增加投资易受攻击的武器平台(水面舰艇和有人驾驶飞机),中国的A2AD能对这些装备造成大量的损伤。因此,至少在这个区域,五角大楼应该规划长期的项目,用这些更具生存力的项目来取代脆弱的项目。


增强美国与其盟友的作战能力:除了提高生存力,美国及其盟国部队应该利用更多的战略技术,包括定位瞄准、中程导弹、远程防空以及潜艇等。


与重要的盟友建立快速应急计划:日本是最重要的也是最具争论的盟友;然而,现有的美日低调的军事计划是一个已经设立好的框架机制,它能够应对可能与中国产生的冲突。而与其他东亚地区的盟国也应该建立类似的计划。同时北约应该延伸其计划,以确定美国与中国进行战争时,欧洲的盟友们应如何应对来自俄罗斯的威胁。需要再次说明,这是一个棘手的问题,并且最好不要大张旗鼓地完成。


采取措施,减轻中国中断对美国重要产品出口的影响:再一次说明,必须要有合理的判断。美国在战争中削弱对中国的进口可能对本国的经济造成损害,但这并不是灾难性的。美国政府确定国内或其他国家可以替代由中国生产制造的产品便足够了。这会涉及储备物资尤其是一些重要的材料。


让中国难以在战争中获得对战争重要的商品和技术:虽然美国对中国的一般封锁并不会对中国的经济造成多大损害,但美国可以采取措施让中国难以维持一场长期高强度的战争。切断中国海上获取石油和液化天然气的通道将会产生最显著的效果。尽管俄罗斯可能会愿意为中国提供军事硬件支持,但中国将难以从西方获取更多的资源。


美国的这些措施会强化中国的观点,即美国试图包围和孤立中国,并且可能让中国产生一种想法,即美国想要在战争中摧毁中国。需要区别指出的是,除非是战争使然,美国并不寻求孤立中国。尽管只是在一定程度,中美关系能够通过双方在政治军事上的合作和商讨协调危机管控得到缓和。


正如美国《美国法典》第十卷(Title X)和美军的共同责任所指出,美军在准备应对工作的多个方面都具有重要地位。美军应做到如下:


增强应对A2AD的陆基力量(如移动中程导弹和远程防空系统),以便能对中国的军事力量实施有效打击。


支持东亚的伙伴安装部署有效的防御武器,包括导弹防御和空中防御。


促进与伙伴的彼此协作,尤其是与日本。


积极拓展和深化与中国的军事互信和合作,减少因误判而带来的危险。


由于本文所构建设想的中美战争并不涉及大规模的地面作战,美国陆军的损失比例会比美国海军和空军小得多。因此,尽管如刚才所提到会有重大技术的投入和兵力部署的调整,但这并不会改变本研究所分析的整体强度或是动员要求等因素。不过,由朝鲜半岛问题而引起的冲突可能会改变这一假定。


最后结论


中国军事实力的提高正抵消美国的军事优势,而且因为科技发展有利于常规的反击能力,两国的战争可能很激烈,持续一年或以上,却没有赢家,并且给双方造成巨大的损失。这样的战争持续时间越长,对经济、国内政治和国际的影响会越大。这种非军事影响在给予中国最严重打击的同时,也会极大地冲击美国的经济并削弱其应对世界范围的安全挑战的能力。美国应该做好与中国进行一场长期而激烈的战争的周全准备。同样重要的,是美国限制与中国战争的范围、强度和持续时间的能力,这种能力是通过其规划、文官统治制度和在和平、危机以及战争时期与中国沟通的能力来实现的。


同样地,对中国来说,政治控制和良好的战时高层沟通是必要的。确实,中国军事上的发展减少了必然输给美国的危险。然而,中国不能指望靠一场短期战争来获取优势,而一场长期战争可能使中国变得虚弱、动荡、不安全和贫困。用腓特烈大帝(Frederick the Great)的话说,势均力敌的武装力量在考虑战争的时候,也需要权衡潜在收益是否能“补偿可能的损失的利息”。随着美国和中国摧毁对方力量的能力变得更平等,没有一方有把握以可接受的代价取胜。倘若一场对抗或事变还是导致了战事的爆发,那么双方最好仔细思考如何限制其危害,而不是如何取胜。


02.jpg


附录A  军事损失


低强度案例 


短期、低强度


  · 冲突的结果导致双方都有即时的损失。


  · 中国会因其相对缺乏现代战争经验和性能略落后的系统和平台而损失得略微多一点。


长期、低强度


  · 在整场战争中,持续的敌对行动导致额外的但相对少见的损失。


  · 中国会因其相对缺乏现代战争经验和性能略落后的系统和平台而损失得略微多一点。


高强度战争的案例  2015


表A.1 在2015年爆发一场高强度战争所可能导致的军事损失            





航空器


美国的损失


这里并不打算对中国是否会动用联合空中力量重创或击沉美国航母做出具体判断。


在最初,由于中国的导弹及空军力量,美国就可能在该地区损失大量的军事力量。中国拥有相对少量的现代化战机,而最新一代战机应尚未部署。


美国在该地区的空军基地也会遭受攻击,但由于中国有限的空中加油能力,其将无法针对美军基地展开持续的行动。


美军在空战中会取得优势。


美国航母极易受到中国潜艇的攻击。


中国的损失


一旦中国最新的战机丧失作战能力,中国将严重依赖只有有限数据中继能力的陈旧、老化的战机。这意味着在战争期间中国空军在面对美军时将变得非常脆弱。



然而,中国拥有许多基地可以隐藏其战机,例如内陆基地和隧道设施。相比起战机被击落,中国更可能选择这么做。


中国缺乏进行持续空中作战的现代经验以及空中加油能力,而这会影响战机出勤率。


水面舰只


美国的损失


这里并不打算对中国是否会动用联合空中力量重创或击沉美国航母做出具体判断。


在最初,由于中国的导弹力量及可能出现的由解放军海军和非军用船只组成的蜂群战术,美国就可能在该地区损失大量的军事力量。


该地区的海军基地同样会遭受攻击。


美国舰只可以隐藏在远离战场的太平洋深处。


中国的损失


中国舰只极易受到美军潜艇的攻击,特别是考虑到中国在反潜战方面的弱势。


考虑到所有中国海军基地都靠近潜在的战场,因而它们也将是脆弱的。届时其舰只将无处藏身及补给。


尽管中国拥有数量庞大的舰船建造设施并且其可能随着损失的增加而扩大建造数量,但却没有新的战舰能及时加入进来以影响战局。


潜 艇


美国的损失


美国的潜艇要相对安静并且中国很难发现它们。


中国已经注意到其进行反潜战的弱点。


美国潜射导弹射程要大于中国的,所以美军可以在更远距离参加战斗。


中国的损失


即使是中国最新的潜艇,其噪音也依然相对较大并且容易被发现。它们也许能“更好”地幸存下来(仅仅在相对意义上),但一旦它们丧失战斗力,其老旧及噪音大的潜艇将很容易被搜寻到并摧毁。


中国潜艇力量的损耗将使得美军潜艇能更好地生存。


导弹


美国的损失及对导弹库存的使用


美国拥有数量庞大的各类型导弹,以及用于发射它们的各类型平台。


美国的一些导弹发射平台(例如水面舰只)变得越来越脆弱,空对地导弹也仅仅能与搭载它们的平台共存亡。


射程在500至5500公里的路基的导弹受到《中程核力量条约》(INF)的禁止,而中国却不受此限制,这给了中国一定的优势。


中国的远程多管火箭系统(MLRSs)已与大部分美国路基导弹的射程相似。而美国的MLRSs则没有如此有效的射程。


中国的损失及对导弹库存的使用


中国可能在第一波攻击中就大规模使用导弹攻击,而最后,中国可能不得不依赖更多射程短且战斗力更弱的老旧导弹。


考虑到第二炮兵遍布全国的隧道系统,中国的导弹发射平台应该会相对来说生存能力更高。


中国可能隐藏一部分发射平台以防美军定点攻击,而后在短时间内重新部署它们。



C4ISR


两国都具备一定的网络战和反卫星战的能力。然而,中国在这方面尚未经过充分考验并且不那么可靠耐用,可能会损耗得更快。


美国的损失


中国将有能力摧毁一些美国的卫星及其他C4ISR能力。


然而,美国的C4ISR能力比中国的要更加可靠和充足,所以在经过第一波打击之后其损耗会较小。


中国的损失


中国比美国更小的依赖于C4ISR系统,但一旦最初的C4ISR系统遭到摧毁,其C4ISR能力也会大打折扣。


美国会集中攻击中国的各类传感器。


美国同样有能力在第一波攻击中摧毁大量中国的卫星,而中国也很难保存剩下的其他卫星。


在组织方面,由于其僵化的军事组织结构和层次化指挥机构,中国肯定会在指挥方面吃亏。而上述两个问题都可能在战争期间进一步加剧。


附录B  2015年高强度战争的经济影响


贸 易


克里克和泰勒研究发现,敌对双方爆发战争后,在贸易方面,一般来说会有80%左右的跌幅。


一战时贸易下跌了96%,二战时则下跌了97%;而敌对双方之间的贸易几乎完全被破坏。


因此,我们假设中美之间在一场长达一年的高强度战争中,双边贸易额将下跌90%。


在GDP计算中,贸易每增加1%,就相当于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增加1.97%。


美国的损失


2013年美中双边贸易总额为562亿美元。


美国2014年GDP为17.4万亿美元。


对美国来说,美中双边贸易下降90%相当于GDP中的贸易减少了3%,这将导致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下降6%。(参考图B.1和B.2)


双边贸易下跌90%,一年之后将使美国GDP下跌6%。


中国的损失


2013年中美双边贸易总额为562亿美元。


中国2014年GDP为9.7万亿美元。


对美国来说,美中双边贸易下降90%相当于GDP中的贸易减少了5%,这将导致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下降10%。(参考图B.1和B.2)


 双边贸易下跌90%,一年之后将使美国GDP下跌10%。









随着中美贸易下跌90%,东亚地区贸易下跌80%,全球贸易下跌50%,一年之后,中国的GDP将下降30%。(因为我们预估西太平洋将成为战场。)


消费


因为上文所述的贸易影响已经考虑了一部分消费的影响,因而这里对消费影响的分析为之提供了一个上限。


美国的损失


赫斯的研究发现,一场远离本土的战争将导致消费下降4%。


美国2013年的消费总额相当于GDP的68%。


由于消费方面的下跌,一年之后将使美国GDP下降3%。


中国的损失



赫斯的研究发现,一场远离本土的战争将导致消费下降4%。


中国2013年的消费总额相当于GDP的34%。


由于消费方面的下跌,一年之后将使中国GDP下降2%。


由于在GDP中消费所占份额较高(60%),随着消费方面的损失,一年之后将使中国GDP下降3%。


---

转载请注明本文标题和链接:《兰德报告《与中国开战》的第四章 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