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适:人活到极致,一定是厚道 (二)

老邮差的邮局

您的位置:老邮差的邮局 >我的日志> 胡适:人活到极致,一定是厚道 (二)

胡适:人活到极致,一定是厚道 (二)

转帖,来自网络



胡适:人活到极致,一定是厚道   (二)

01.jpg




05

/ 君子之德,莫美于恕 /


“宽容比自由更重要。”

这是胡适流传甚广的一句名言。

宽容之于胡适,已深入他骨髓。

作为新文化运动和“自由主义”之旗手,

胡适誉满天下,也谤满天下。

面对别人的咒骂,胡适并不生气。

有一次,他在给杨杏佛的信中说:

“我受了十余年的骂,从来不怨恨骂我的人,

有时他们骂得不中肯,我反替他们着急。

有时他们骂得太过火了,反损骂者自己的人格,我更替他们不安。

如果骂我而使骂者有益,便是我间接于他有恩了,我自然很情愿挨骂。

如果有人说,吃胡适一块肉可以延寿一年半年,

我也一定情愿自己割下来送给他,并且祝福他。”

此前,胡适与鲁迅兄弟谈《西游记》时,

说第八十一难应该这样改最合佛教精神:

“唐僧取了经回到通天河边,

梦见黄风大王等妖魔向他索命。

唐僧醒来,叫三个徒弟驾云把经卷送回大唐。

自己念动真言,把想吃唐僧肉的冤魂都召请来。

他自己动手,把身上的肉割下来布施给他们吃。

一切冤魂吃了唐僧的肉,都得超生极乐世界,

唐僧的肉布施完了,他也成了正果。”

放眼20世纪,能说这番话者,唯胡适一人。

耿云志说:“中国最不缺的是极端的力量,最缺的是胡适这种温和而坚定,自由而悲悯的力量。”



06

/ 君子不随众、不盲从 /


1937年,罗尔纲赶时髦,

出版了《太平天国史纲》一书。

《书人杂志》将其选入“中国最新十部佳著”。

胡适读后,当面批评罗尔纲:“做书不可学时髦。”

“你写这部书,专表扬太平天国,

而太平天国之乱,让中国几十年不曾恢复元气,

你却只字未提,这样盲从做史是不对的。”

正因胡适的耳提面命,罗尔纲后终成著名历史学家。

胡适学术上的伟大,不在于他的著作,而在于他的治学之方法——“大胆的假设,小心的求证。”


“读古人的书,一方面要知道古人聪明到怎样,一方面也要知道古人傻到怎样。”


“世间有一种最流行的迷信,叫做‘服从多数的迷信’。人都以为多数人的公论总是不错的。”



所以胡适觉得应该“大胆的假设”,

不大胆地假设、怀疑,就不会有进步和创新。

但大胆假设、怀疑之后,应该“小心的求证”,

“有几分证据说几分话,有七分证据不说八分话。”

“没有证据,只可悬而不断;证据不够,只可假设,不可武断;必须等到证实之后,方才奉为定论。”


胡适学术上的伟大之处,正在于此。

史学家顾颉刚说:“我的研究古史的方法,直接得之于胡先生,而间接得之于辩证法。”

这种治学方法,也被胡适运用于做人做事中。

所以他从来不站队、不妄议、不盲从,不把别人的耳朵当耳朵,不把别人的眼睛当眼睛,不把别人的脑力当脑力。


07

/ 君子不降志、不辱身 /


1952年,胡适应邀到台湾讲学,

他当面对蒋介石说:

“台湾今日实无言论自由。

第一无人敢批评彭孟缉。

第二无一语批评蒋经国。

第三无一语批评蒋总统。

所谓无言论自由是‘尽在不言中’也。”

当时的台湾,连钱穆都没胆这么说。

1954年,台湾召开“国民大会”,

商议改选“总统”、“副总统”,

蒋介石假意推荐胡适做总统候选人。

胡适拒不接受:“我有心脏病,连保险公司都不愿保我的寿险,怎能挑起总统这副担子?”

有人问:“如果你真被提名甚至当选时怎么办?”

胡适答:“如果有人提名,我一定否认;如果当选,我宣布无效。我是个自由主义者,我当然有不当总统的自由。”



1958年,蒋介石邀请胡适就任“中央研究院”院长。

就职典礼上,蒋介石提出明确要求:“应担负起复兴民族文化之艰巨任务”,要配合当局“早日完成反共抗俄使命”。

蒋介石讲完后,胡适站起来,一开口就说:“总统,你错了。”

然后逐条驳斥蒋介石,说学术与政治无关。

蒋介石怫然变色,气得全身发抖。

蒋介石原来是去“致训”的,结果成了“聆训”。

蒋在当天日记中愤慨记录:“今天实为我平生所遭遇的第二次最大的横逆之来。”

这就是“不受左右”的胡适。

“不降志,不辱身,不追赶时髦,也不回避危险。”

学者王元化说:“我这辈子,最欣赏胡适这句话。”


08

/ 君子之本,知行合一 /


1962年2月24日,一场庆祝酒会上。

胡适发表即席演讲,不料讲到一半,

突然心脏病猝发,倒地而亡。

整个天下,哭声一片。梁实秋说:“但恨不见替人。”

但蒋介石心里的石头终于放下了,

他在日记中写道:“胡适之死在革命事业与民族复兴的建国思想言,乃除了障碍也。”

当年,胡适在赠言北大哲学系毕业生文章里,

曾引用禅宗的一位高僧所言:

“达摩东来,只要寻一个不受人惑的人。

我这里千言万语,也只是要教人一个不受人惑的方法。”



之所以说胡适是君子的榜样,

正因为他一生都在坚持——知行合一。

既告诉别人怎么做,又做给别人看!

李敖说:“40年来,能够一以贯之地相信他所相信的,宣传他所相信的,而且在40年间,没有迷茫,没有‘最后见解’的人,除了胡适之外,简直找不到第二个。”


不由又想起了胡适欲改写《西游记》的结尾:

“唐僧动手,把身上的肉割下来布施给他们吃。

一切冤魂吃了唐僧的肉,都得超生极乐世界,

唐僧的肉布施完了,他也成了正果。”

胡适,实实在在、的的确确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

转载请注明本文标题和链接:《胡适:人活到极致,一定是厚道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