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里的圆明园文物何其多

老邮差的邮局

您的位置:老邮差的邮局 >我的日志> 北京大学里的圆明园文物何其多

北京大学里的圆明园文物何其多

我在朗润园度过了快乐的童年,对朗润园的环境非常有感情。

转帖一篇,我还真不知道原来这里有这么多奇闻异事。


北京大学里的圆明园文物何其多


作为国内知名学府,北京大学的确历史悠久,但为何能收藏如此多的文物?



近水楼台先得文物


我们知道,北京大学现校园所在之地,被称为“燕园”。顾名思义,这里其实原本是燕京大学的校园。1952年,燕京大学被行政撤销,北京大学迁至燕京大学旧址。


原来的燕大校园包含了几个圆明园的附属园林:淑春园、朗润园、鸣鹤园……这些园林大多为达官显贵的私人园林。


例如淑春园本是乾隆皇帝赏赐给和珅的园子,和珅曾大肆修整营造;朗润园则经历了乾隆十七子永璘、恭亲王奕訢、贝勒载涛(此人很重要,后文还会提到)几位主子,园内有些珍贵文物自然不是稀罕事。


北大迁入燕大校址后,原本属于淑春园、朗润园等处的文物自然而然就留在了北大,比如石舫、慈济寺庙门。


01.jpg

石舫


石舫现位于北京大学未名湖畔,是原淑春园中唯一的建筑旧物。咸丰十年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淑春园亦遭破坏,仅残存石舫底座及“临风待月楼”,即今北大临湖轩故址。


02.jpg

慈济寺庙门


慈济寺建于清乾隆三十四年,因古时用于祭祀花神,所以民间也称“花神庙”。


1860 年英法联军焚毁圆明园时,作为圆明园附属园之一的淑春园同时遭遇焚毁,慈济寺也毁于这场灾祸里,重修的庙门是慈济寺仅存的建筑。


如今的慈济寺山门被当成了“许愿墙” ,遗址墙体上写满了游客的“许愿留言”。


与其他景区千篇一律的“到此一游”不同,这里留下的更多是学生们的愿望和期许,比如“九年之后我要上北大”,偶尔还能看到“我要上清华”,甚至“北大,请保佑我明年考上复旦”


03.jpg

孩子,你是来搞笑的吗?


“背靠大树好乘凉”,守着圆明园这个“邻居”,还怕没有文物镇校吗?在校园内,有些文物直接是从圆明园运来的,比如华表


怎么运的呢?扛过去应该挺费力的。


据清末民初崇彝编《道咸以来朝野杂记》记载,这两柱华表至迟建于1742年,原是圆明园安佑宫中的遗物。


1925年燕京大学建校舍时,经由圆明园主管者同意,从圆明园运来了三根,第四根却被运到城里,横卧在天安门前道南。


04.jpg


1931年夏国立北平图书馆在北海之西文津街建成新馆(即今国家图书馆分馆),欲将燕大多余的一根华表搬走与天安门前的另一根合成一对,不料搬运时阴错阳差,结果使得燕大和北图的华表皆不成对。


有钱任性买买买


除了原来遗留在这里的,还有一部分文物是后来买入的,例如:西校门的石狮、钟亭里的铜钟、未名湖的翻尾石鱼……


05.jpg

石狮


据说,这对石狮是燕大1924年花700银元从民间买的,在北大档案馆里,至今还保存着当时购买这对石狮的契书。谁代表燕大付的钱我们就不知道了,700银元在当时相当一个五口之家五个月的生活费。


立字人文瀚章,兹因祖遗石狮一对完整无损。今因合族生计艰难,商同合族允可出售。今经介绍人贞德元等说合,卖与燕京大学使用。三面言明议价现洋柒佰元,先付定洋壹佰元,俟起运时全行付清。再者起运经工人手重损坏,并连脚有失,本卖主概不负责。本买主按约履行付钱呈数。以此立字为证。


另外就是北大校内的铜钟。1929年初,燕大用哈佛燕京学社的款项从德胜门外马甸以南的黑寺购得此钟,此年9月钟亭建成,铜钟遂置于此。


06.jpg

铜钟


说起致力于购买圆明园文物的文物爱好者,那就不得不提“载涛”了。


有人说他把自己的人生从极品玩主活成了摆摊皇叔,可能是把钱都用来买文物了吧。守着隆裕皇太后赐给他的朗润园,他将买来的文物都放进了自己的园子内。


那么载涛都买了啥呢?


07.jpg

爱新觉罗·载涛



08.jpg

办公楼前的丹陛石


丹陛石又名“丹墀”,镶嵌于办公楼正门九级台阶上。丹陛、丹墀原指宫殿前的赤色台阶,后世也用来代指台阶,臣下对君主称“陛下”即来源于此。 


北大办公楼——贝公楼正门前的丹陛石原为圆明园安佑宫前的台阶石,制作于乾隆初年。圆明园被焚毁弃之后,此石由载涛购入,落户于朗润园中,后来归燕大所有。


09.jpg

右侧石麒麟


在办公楼西门台阶左右两侧,有两尊引人注目的石麒麟,它们也是由载涛购入。


它们的刻成年代,应不晚于雍正三年(1725),最初立于圆明园大宫门前,乾隆六年(1741)修建安佑宫(鸿慈永祜)时,被移至安佑宫琉璃券门前,大宫门前则新做铜麒麟一对。1860年圆明园被英法联军焚毁,后来又历经盗匪劫难,却基本完好地保存了下来。


载涛购得后放到家中,1925年随朗润园一起归燕京大学所有,被放在当时贝公楼(今办公楼)正门两侧。


翻尾石鱼为圆明园长春园“谐奇趣”中遗物,圆明园被焚毁后几成废墟。翻尾石鱼后来也被载涛买下,放置于朗润园中。燕京大学1930班学生毕业时,将此石鱼买来送给母校,安置在未名湖畔。


不过,石鱼在文革期间惨遭不幸,校方几经复原,才将其恢复原貌。


10.jpg

翻尾石鱼


还有一些来源成谜


其实还有一些文物,但它们是从哪儿来的,仍是谜,比如乾隆诗碑、石雕五供和石供桌。


15.jpg

乾隆诗碑


据说该碑为畅春园遗物,也有说原为圆明园遗物,现置于北大校内钟亭所在的土山下,两面各有乾隆御笔题诗一首,记乾隆十三、十四年之事,但由于风化严重,字迹模糊。


从乾隆诗碑南侧的小径,可直通未名湖。石供桌及石雕五供就在未名湖西岸旁,钟亭小山的东侧。


16.jpg

石雕五供和石供桌


北京明十三陵每座陵前均有石供桌及五供,可知明代形制是五供均置于供桌之上。清代在帝、后陵前也仿制明陵放置五供,但也都置于供桌之上。




北大这一组五供,形体上完全超过了明代皇陵前的五供尺寸,不可能全置于石桌之上,与清初由投降清朝的明朝内官太监负责建造并放置于明思陵前的五供有些类似,所以当为晚明文物。


看过北大文物的前世今生,是不是迫不及待想去北大转转了呢?春天到了,快看那未名湖里的鸳鸯已经在戏水了呢……


---

转载请注明本文标题和链接:《北京大学里的圆明园文物何其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