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黑人问题背后的苦衷

老邮差的邮局

您的位置:老邮差的邮局 >我的日志> 广州黑人问题背后的苦衷

广州黑人问题背后的苦衷

转帖,来自网络

广州黑人问题背后的苦衷

转贴(来自友人的聊天内容)
近期关于广州黑人的帖子很多,成因没一贴讲清楚,都说中国将“自酿苦果”,也没说清来龙去脉。现状和处理方式基本都是主观“演绎”。我在全国人大干了20年出入境管理法的执法检查和修法工作,去广州专门调研过。先概述一下客观成因:一、广州黑人原本是一群经济候鸟。当时广东民企大发展,产品的牌子和外部销路是大问题(不像今天的华为),又赶上国际金融危机,一大批尼日利亚黑人充当了“二传手”,确实很有赚头,当时一台电视有4—8倍毛利,尼日利亚倒爷在非洲产生了极强的示范效应。二、广东人认钱,能把东西倒腾出去当然来者不拒,很包容。三、热带气候、海路和空路发达,在港澳花几块钱就可以注册一个公司,以这种“外商皮包公司”就可以在广州设立办事处(找到长期居留经商的名额),黑人觉得广州比义乌好,就扎在了广州。再说主观成因:一、广东地方政府为GDP保销路,提供了政策便利;二、外交部为赚签证费(虽说收支两条线,但财政上鼓励部门收费,收的多返还的多,外交部的大楼就是靠免三年的签证费盖起来的),对办签证的黑人“有求必应”一度失控,(签证工作人员多为外交部官员家属,黑人除眼白和牙齿是白的,面部全是黑的,冒名顶替者比比皆是);三、出入境管理、外国人就业管理的体制还停留在改开初期,多部门管理,谁都有部分管理权,谁都不全管。最终造成了黑人大批涌入,可以说他们基本上是合法入境的(合法地钻了空子)。最后衍生出一个自我服务的社会群体(从拿货、仓储、运输、餐饮、钱庄、甚至理发)。许多人是超期非法滞留了。
至于黑人的规模到底有多大?有的帖子说超百万,此贴说超过20万,不知他是如何统计的。十年前,也就是高峰期大概是8万左右,因为一些人猫下来,很难统计出准确数字。目前已大大萎缩了,我询问接我班的人,说是还有一万多人(因鄙人已退休多年,不便向移民管理局的熟人打听,权且听之)。黑人人数萎缩的主要原因:1、正规销路形成了,“土路子”被边缘化,正规路子即一些黑人大商家垄断了市场,电商平台形成了,大批倒爷不好挣钱了。2、出入境管理体制、外国人管理有了单一责任主体。3、驻外签证机构和广东地方政府要承担严重社会问题的责任。中国毕竟不是移民国度,经济候鸟会随生存环境迁移的,需要检讨的是国内的管理体制漏洞和唯GDP、唯金钱所造成的严重问题。
广州黑人问题明显已是全国关注的热点,网上炒作的也挺离奇。当时我们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调研组在广州召开各相关方面的调研会,郑斯林明确说“绝不允许再弄出第57个民族”,对外交部的失责提出了批评。我去日本、澳大利亚、韩国调研,看看人家是怎么管理的,发现我们最大的问题就是部门利益造成的一件事多家管,谁也管不好。总之都是钱闹的,只有老大下决心才能理顺体制。
我们的管理体制脱胎于计划经济时代,当时管理分工很细,但那时权和部门物质利益不挂钩。转向市场经济后问题就来了,权和钱扯不清了。公安部想搞统一的移民管理局,要收外交部的一些权,要向重点国家派人介入签证管理,要搞统一的信息监管网,外交部不干,权走钱就走。公安部内部也矛盾重重,出入境管理局和边防局(原现役,现已取消)职责交叉,各是各的信息网,这怎么统一管?公安部同样受制于“自私”的考虑——三个现役局就有三十几个将军的职位,这就是三十几个部长啊,所以同一件出入境管理的事,一部两制、边检站一国两制。国务院解决不了外交和公安的权力纠葛,公安部部长也解决不了边防局和出入境管理局的争执。我们看的很明白,干瞪眼。最后只有大大一句话,公安部三个现役局退出现役,公安部三十几个部长的大奶酪没了,李克强敢动吗?强人政治可能有其矛盾,但不实行强人政治又压不住利益集团。广州黑人这事可见一斑。

---

转载请注明本文标题和链接:《广州黑人问题背后的苦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