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万里长城的即将倒掉

老邮差的邮局

您的位置:老邮差的邮局 >我和长城> 论万里长城的即将倒掉

论万里长城的即将倒掉

转帖,原作:李思辉

 

论万里长城的即将倒掉

 

   风雨侵蚀、人为破坏、缺乏维护管理,一些地区文化价值较高的明代长城文字砖被偷盗、拆解、贩卖的现象屡见不鲜……媒体记者日前在河北省抚宁、卢龙、迁西等长城沿线县市走访时了解到,一些荒居野外的古长城生存状况堪忧。

 

   众所周知,万里长城是我国乃至全世界的重要历史文化遗产,是当之无愧的世界奇迹和瑰宝。在古代,它既是农耕民族的防御前线,也是向游牧民族发动反击的前进基地,有很强的实用价值。

 

   今天,万里长城已经成为中华民族的骄傲与象征,其旅游价值、认识价值、教育价值、历史研究价值、建筑技术研究价值、文化价值等也无可比拟。然而万里长城正在遭遇破坏和消亡,保护的不济,一些人的随意拆毁,很可能犯下不可挽回的历史错误,国家有关部门,各界有识之士岂能不拍案而起?

 

   与一般文物不同,长城体量巨大、延展深远,横贯辽宁、内蒙古、宁夏、河北、北京、天津、吉林等几乎整个中国北方大地,在保护上有它客观上的困难。但在科学技术发达、经济发展迅猛的当下,只要用心去做,这些困难完全有可能克服。既然能够把八达岭、嘉峪关保护好,同样也可以把其他地段保护好。况且,万里长城之所以雄伟,是因为它整体的跨度和厚重,对它的保护应该是系统性的。这就要求政府在财政投入、地区协作上有更显著作为。

 

   长城保护是个庞大工程,指望少数看护员只怕不行。能不能组建一个专职的保护机构,协调沿线省份进行统一管理?能不能对万里长城的维护进行周密的专家论证,找到最好的保护办法进行系统性修复?是不是可以在各地招募志愿者,发动民众参与长城的保护?可不可以运用数字监控、远程管理现代手段,对整个长城沿线进行集中管理……这些都是有关部门、地方都应该思考的问题。

 

   长城是祖先留给我们的瑰宝,我们绝不能坐视其自生自灭,断送在我们这代人手里,这样的历史罪过谁也担不起。尤其要注意一个令人痛心的现象:长城沿线的一些民众居然随意拆毁长城城砖。拆毁长城上的文字砖四五十元钱一块变卖,拆毁了墙体用于建房修院子,如此毁坏祖先遗产,何其自私与愚昧?出现这样的乱象,有关部门、地方难道没有责任吗,还能坐得住吗?

 

   鲁迅先生在《再论雷峰塔的倒掉》一文中说,雷峰塔砖的挖去,不过是极近的一条小小的例。龙门的石佛,大半肢体不全,图书馆中的书籍,插图须谨防撕去,凡公物或无主的东西,倘难于移动,能够完全的即很不多。但其毁坏的原因,则非如革除者的志在扫除,也非如寇盗的志在掠夺或单是破坏,仅因目前极小的自利,也肯对于完整的大物暗暗的加一个创伤。人数既多,创伤自然极大,而倒败之后,却难于知道加害的究竟是谁。

 

   诚如斯言,极小的自利不加与约束,就可能摧垮整个有形和无形的大厦。最新的统计是,8000余里明长城墙体只有8.2%保存状况较为良好,而74.1%的保存状况较差,甚至只剩下了地面的基础部分。世界古遗迹基金会公布的全球100处最濒危遗址名单,万里长城榜上有名。

 

   可以预见,如果有关部门、地方政府再不采取有效措施,严格落实《长城保护条例》,再不切实加强保护长城的宣传教育,杜绝沿线百姓拆毁城砖的现象,万里长城的命运只怕会和昔时的雷峰塔一样,总有一天会倒掉,最终荡然无存。倘真的一语成谶,则后世子孙就只能在《论万里长城的倒掉》、《再论万里长城的倒掉》等文章中掩卷哀叹了,就像我们哀叹莫高窟时的富丽一般。

 

---

转载请注明本文标题和链接:《论万里长城的即将倒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