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一南谈中美贸易战(下)​

老邮差的邮局

您的位置:老邮差的邮局 >我的日志> 金一南谈中美贸易战(下)​

金一南谈中美贸易战(下)​

转帖,来自网络


金一南谈中美贸易战(下)



04


上海交大的潘英利教授讲了很好的观点:美国最大的问题不在于跟中国的关系,而在于美国与企业的关系。


起点是20世纪70年代末,制造业外移引发的“全球化”陷阱。制造业移到国外,收益被私有的跨国集团获取,成本却由联邦政府承担,包括外交斡旋、地缘战争形成巨大的不稳定性,美国政府没钱了,税收却在国外回不来。


所以,美国今天的优势正在被化解,不是被别人化解,而是在被自己化解。克林顿高级顾问泰森说,美国高科技行业能否抵住中国的挑战,并不取决于美国能否遏制中国的进步,而取决于美国自身的创业能力。然而迄今为止,政府的政策措施主要集中在支持煤炭开采和钢铁生产等传统行业,而非创新。


大家不要忘记特朗普是个老派人物,他钟情于传统工业,希望煤炭重新开采,钢铁重新生产……另一方面,反移民政策严重损害美国科技创新,你到硅谷看看,中国移民、印度移民、以色列移民、东欧移民,大量在硅谷,特朗普反移民在反什么?反人才。


当然,特朗普宣布国内减税,这做的不错,但大家注意,美国政府本来就没钱,再一减税更没钱。特朗普胃口很大,想干的事很多,还宣布重返月球。美国阿波罗计划之后就废弃了,为什么?因为登月太花钱。与此同时,美国的军费达到创纪录的7160亿美元,是美国之后九个国家的总和。并且还要大兴基本建设。


其实核心就一句话:钱在哪里?打仗要钱,建设也要钱。


我们看看美国债务,原来一直在可控水平,现在美国债务已经超过国民经济总量。2016年特朗普胜选时,美国债务20万亿,当时的美国国民生产总值是17万亿,都不够你还债的。特朗普发誓要把债务减下来,但现在这个趋势到特朗普第一任期结束,债务要达到25万亿。


彼得希夫是美国很了不起的一个人,美国经济学者中他是唯一一个准确预测了2008年金融危机。他说,加剧美国下一场经济危机的最大问题是美国人已经身无分文,都在借钱。69%的美国人存款都在1000美元以内,合人民币不到7000元,你不开玩笑吗?美国就开玩笑。你不储蓄,美国各大银行就没钱。


很多美国经济学家讲,美国经济大问题是民间不储蓄,但是中国高储蓄,极大支持了政府。


所以短期看中美贸易摩擦,结局必然两败俱伤;长期看,不但倒逼两国经济转型升级,而且通过一段时间的较量与发展,反而有助于双方找到新的平衡点,这个平衡点就是产业链,双方紧密交叉在一起,你掰不开我,我也掰不开你,这样是最安全的。


05


美国有个电影叫《教父》,给我很深的印象,主角的父亲被对手杀了,他讲了一句话:对对手最大的震撼,就是平静地和对手坐在一起喝咖啡。


我们对对手的最大震撼不是开始冷战,不是“你干你的,我干我的”,我们更要跟你混在一起。有人问我:金教授,能不能到美国投资?我说:到美国投资很好,只要你进得去就干,就怕你进不去,美国的限制很严。


对中国来讲,我们要认清自己的地位,坚持扩大改革开放,积极主动与国际接轨,加大对国际产业链的深度嵌入,努力培植扩大内需,最终谁也奈何我们不得。


2006、2007年,我们的进出口贸易占国民经济总量63%,今天只占33%,比例大大下降,因为内需提振了。贸易摩擦如果发生在2007年,对我们影响非常大,今天也有影响,但不像很多人宣传的那么悬。


这里有个历史缘由,我带大家简单回顾一下。今天这个状态,国内不管是理论界、企业界,还是民间、股市,一片哀鸿遍野,在以前出现过,就是(对日)抗战之初,国内舆论一片哀鸿,认为打不过日本。我们几个一流的学者,成立“低调俱乐部”,说老蒋跟共产党一起“吹牛皮”,抗战你抗得过吗?


这伙人除了胡适、陈布雷,抗战一开,全部变成汉奸。当时胡适被老蒋派去全世界游说,宣传国民政府抗战,等游说一圈回来,发现汪精卫已经成汉奸了。老蒋救了胡适。今天好多人还在说胡适不得了,没老蒋救他,他就完了。


国民党中央宣传部长周佛海讲,中国人的要素、物的要素、组织的要素,没有一个能和日本比拼,战必败。跟我们今天多类似啊?你看我们今天学者讲的,中国人的要素、物的要素、组织要素,没有一种能和美国比,贸易摩擦中国肯定失败。有什么差别?历史在惊人的重复。


你看当年中国最聪明的大脑怎么看中国的,抗日抗得过吗?毛泽东就说干得过。为什么?毛泽东在《论持久战》里讲了一句话:“战争的伟力之最深厚的根源,存在于民众之中。”


注意,老蒋说抗战能抗多长时间?6个月。因为国民党兵工署向老蒋报告,南方、北方所有枪炮弹能够打3个月,3个月以后枪炮弹都没有了,老蒋能说抗6个月,也还算可以了。老蒋只看到武器的统计数字了,毛泽东看到民众。我们今天不是这样吗?我们应对中美贸易摩擦最深厚的根源仅仅是外汇储备吗?仅仅是美国国债吗?仅仅是贸易盈余吗?


今天的民众是什么样的民众?你看这批企业家:华为的任正非,1987年以27000元集资创建华为,2015年全年营收利润110亿美元,2016年华为国内纳税700亿,海外纳税300亿,变成一个震惊世界的科技王国,今天把美国人吓得要死,堵截华为。


波士登的高德康,1976年八台缝纫机起家,为了完成上海进货,骑自行车往返,驼着布料来回200多公里,下大雨,把布料衣服包得好好的,自己浇成落汤鸡一样。有一次自行车爆胎,他扛着衣服要上公交,被人嫌弃一身汗臭,满身泥泞,然后被推下了车。小裁缝的大梦想,这不是民众?


吉利的李书福,只有高中毕业,干汽车很困难,很多人说,你懂汽车吗?你知道汽车是工业社会的皇冠吗?当年收购沃尔沃,中外媒体都丑化李书福,画的样子很丑,一个蛇要把象吞了。再看看今天的吉利。


“战争的伟力之最深厚的根源,存在于民众之中。”你看中国人这种耐受性,这种创造性,这是经济学家能总结出来的吗?这是股市能计算出来的吗?


我们今天的学者在讲什么?中等收入陷阱、马尔萨斯人口陷井、金德尔伯格陷阱……学者告诉我们企业家全是陷阱,寸步难行,太危险了。你看看任正非、高德康、李书福这些人怎么回答的?都是问题,愁死你了,干才是答案,做才是最终的目的。阿富汗战乱时,任正非去看望过员工。利比亚开战前两天,他还在利比亚,任正非说,“我若贪生怕死,何来让你去英勇奋斗?”


什么叫中国企业家精神?这是经济理论能解释的吗?这就是中美贸易博弈,我们中方的优势,中国社会、中国人这种勤劳勇敢,这种创新能力无可替代,这是我们最大的优势、最大的资本。任正非讲:“除了胜利我们已经无路可走。” 这话已经超越我们现有的经济理论。


06


最后跟大家分享几句忠告。


第一句话,知识不是力量,只有能执行的知识才有力量。灰心丧气发牢骚、讲坏话也是知识,它形不成力量。最有知识的人成立了低调俱乐部,你说他有力量吗?


第二句话,人人都是普通之人,人人都可能做非凡之事。从任正非到高德康,哪个不是普通之人?普通的农民,普通的工人,他们都做出了非凡之事。


第三句话,再谦卑的骨子里也流淌着江河。


第四句话,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认清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


---

转载请注明本文标题和链接:《金一南谈中美贸易战(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