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一南谈中美贸易战(上)

老邮差的邮局

您的位置:老邮差的邮局 >我的日志> 金一南谈中美贸易战(上)

金一南谈中美贸易战(上)

转帖,来自网络

金一南谈中美贸易战(上)



最近,几乎整个世界都在关注中美经贸谈判。北京时间5日晚上,特朗普在推特上发出针对中国的“关税威胁”,引起一片哗然;此后,国务院副总理、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再次赴美谈判,双方展开第十一轮经贸磋商。


在此过程中,美方已将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征的关税从10%上调至25%。中国商务部表示中方对此深表遗憾,将不得不采取必要反制措施。刘鹤则强调,谈判并没有破裂,在重大原则问题上中方决不让步,中国不怕,中华民族也不怕;中方对磋商未来审慎乐观;双方经贸团队商定,将很快在北京见面。


一波三折的中美谈判又将走向何方?作为普通人,我们该如何认识中美关系? 听听国防大学教授金一南的解读。


01


贸易摩擦是一个很重要的方面,但不止于此。中美关系是今天世界上最复杂也是最重要的一对大国关系。以往所有国家的关系,都无法解释今天的中美关系。


这对大国关系经历了怎样的过程?这里简要回顾一下历史。50年代、60年代中美关系互相对抗,朝鲜战争、越南战争都是这样,当时双方关系的火药味很浓;70年代、80年代中美关系改善,基辛格秘密访华,尼克松公开访华,基础是什么?基础就是共同对付苏联,对抗北方那个在蒙古陈兵百万的社会帝国主义,我们也需要减缓东面美国给我们的压力,所以中美关系一拍即合。


中美关系一定要有基础,基础一旦崩盘就会出问题。1991年苏联解体,关系基础失去了,然后怎么办?双方的经贸关系合作就变成了新的压舱石。


这个压舱石非常典型。我们今天很多人讲中美关系正在恢复新的冷战,我说,中美不可能进行新的冷战。你看冷战时期的美国、苏联,双方都有完全独立的政治阵营,一方是社会主义阵营,一方是资本主义阵营,一个华约,一个北约,完全不同的军事组织和经济团体。高峰时期,美苏贸易额只占美国贸易总量的0.8%,这是两个几乎不搭界的世界啊。这是标准的冷战。


今天中美关系是新的冷战吗?有独立的政治集团吗?有独立的经济组织吗?什么都没有。中国采取了全新的政策,融入世界,跟他混在一起。我们现在是美国第一大贸易伙伴,双方贸易总额6300亿美元,占美国贸易总额16%以上,加上港澳台,占20%。美国经济界有个测算,一个国家占美国贸易总量7%,说明这个国家与美国有重大利害关系,不仅有必要建立紧密的政治关系,维护这个经济利益。


中国还是美国国债最大的持有者,将近12000亿美元。这些都是苏联时期完全不具备的。以往所有国家的关系,都无法解释今天中美这种非常复杂的关系。怎么处理?非常难,对美国政治家来说也非常难。


克林顿提出什么呢?对付苏联很简单,瞄准它,收拾它,全面对抗。对付中国,克林顿提出,通过“接触”改变他们,不管是通过网络、媒体还是企业发展、中产的形成。结果克林顿搞了八年“接触”,中国没有改变。


小布什上台,说克林顿这套不行,于是提出“遏制”。然后遏制也遏制不成,中美依然保持深度的经济交往。


轮到奥巴马,他创造了一个新词--“接触性遏制,遏制性接触”,先接触再遏制,先遏制再接触,非常复杂的关系。


02


而在这个时期,中国的发展举世瞩目。仅从经济总量来说,1978年3000多亿人民币的产值,1989年16900亿,2017年827100亿,这种经济增长的速度,全世界没有先例。


1978年邓小平同志访问美国,就是为了筹措外汇,非常困难。1978年的外汇储备是5亿美元,今天是3万亿美元。你看我们1978年的窘迫和现在的状态。1981年里根担任美国总统时,中国经济规模还不到美国的10%,现在接近70%。这是按照美元计算。


哈佛大学国际事务中心的埃里森讲,按照国际购买力平价,2014年中国经济与美国持平,2017年中国经济已是美国经济的114%。埃里森说,一个1980年未出现在任何排名的国家,如今跃升至世界经济前列,这国家怎么回事?


今天我们有人说,中美贸易摩擦是因为我们把美国人惹了,拍了个片子叫《厉害了我的国》,搞了工业制造2025,美国终于警觉了。我说,哪有这么简单的事?美国看我们的电影、看我们搞工业2025就跟我们干起来了?美国长期关注我们,一直在盯着我们。


2007年美国是130个国家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是70个国家最大的贸易伙伴;2017年中国是130个国家最大的贸易伙伴,美国是70个国家最大的贸易伙伴。十年翻盘!美国人一看这个趋势,你要超越我。根据美方统计,2017年美国全年贸易逆差8000亿美元,将近半数来自中国,能不着急吗?中国贸易摩擦的起源就是这个。


所以,2017年12月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提出“中国是修正主义强国”; 2018年2月美国国务卿蒂勒森讲,中国是“新帝国主义列强”。这帽子是以前我们拿着扣别人的,现在美国拿帽子扣我们,说中国要修改国际秩序,中国经济正在“入侵”非洲、南美,“入侵”美国。你看美国人提的,是因为我们拍个片子就对我们狠起来了?


我经常讲,合作是双方的,对抗只要单方面决定就可以了。合作需要双方意愿才行,你跟我对抗,我想合作也合作不起来。


当然在今天还得加上一个重大的国际背景,就是我们的工业制造2025。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很多国家开始反思去工业化的弊端,西方大国纷纷开启再工业化的进程。我们可以看,2008年以前,国家、地区在统计经济发展指标的时候特别看重三产(第三产业),认为“三产”超过“二产”是一个地区经济发展健康、有潜力的表现,大家对制造业都不太在意了。一场金融危机对大家醍醐灌顶,真正能扛住金融危机的都是制造业大国,“二产”极其强大,德国、日本、中国、韩国都能扛住。


所以金融危机之后,西方大国纷纷开启再工业化的进程:美国,先进制造业国家战略;德国,工业4.0;日本,工业价值链战略。中国,制造强国战略开始了。


今天不要说西方,我们国内的很多学者还没弄清中国制造2025,就攻击它。为什么攻击?说中国制造2025太狂了,要走在世界前列。我说你们搞清楚了没有?中国制造2025是“三步走”的第一步,2025第一步,2035第二步,2049第三步,你把三步当做一步了。2025达不到世界制造前列,只是进入行列,2035达到中等的制造强国水平,2049进入世界制造强国前列。这是我们的发展规划,并不是一脚就要跨过去。


当然,这里面的核心是什么呢?核心是高技术。如果我们安于现状,保持劳动密集型,低端就低端,“7亿件衬衫换一架波音飞机”,那么我们永远相安无事。美国人现在发现中国人往上走了。


硅谷的数据统计,2017全球人工智能创业融资152亿,中国企业占48%,美国企业占38%,人工智能知识产权方面中国为1239件,美国为231件;1980年首次召开人工智能年会,美国占绝对优势,欧洲参与不多,中国一篇论文都没有,2018年2月的年会,中国投稿1242篇,美国934篇,被大会采用的论文中国仅比美国少3篇。


你看这个国家从哪儿冒出来的?1998年一篇论文都没有,20年后变成这样。我们的学习能力、创新能力、奋斗精神带来的变化,引起对方极大的警惕,美国战略国际问题研究中心(美国最权威的智库)提出,中国在人工智能领域正和美国并驾齐驱地竞争,不是跟跑,是并驾齐驱,欧洲、日本这方面已经不行,这太可怕了。


所以中美贸易之争,实际是科技之争,是主导权之争,是国运之争。我们认为时机不成熟,还要闷头发展,美国人说不行,现在必须把它遏制住!你看,我们对美国有美好的想法,好几次讲“中美贸易摩擦不打了”,回回达成协议,全被美方单方面撕毁。贸易摩擦难以避免。


03


贸易摩擦打到今天,从网络舆论和各方的采访看,出现一种奇特的现象:中国经济学家看衰中国,美国经济学家看衰美国。你采访中国经济学家,一片唱衰,“完了”“糟了”,“大难呐” ;你采访美国经济学家,跟我们一样,“完了”“糟了”,特朗普这样折腾,美国将出大麻烦了。


为什么出现这种现象?双方对自身的缺点都了如指掌,但对对方的缺点有所不知。我们看今天中国的优势在哪里?美国的优势又在哪里?中国的优势第一是制造优势,第二是市场优势,第三是开放优势。美国呢?第一是科技优势,第二是货币优势,第三是军力优势。


2016年中国制造业占世界制造业比重25%,世界第一,这种优势任何国家难以取代,而且还在上升。华盛顿邮报讲,中国拥有全球最多的理工毕业人才,中国是首个年度专利申请数量突破百万的国家,占全球专利申请总量的近40%,比美国、日本、韩国加起来还多……


美国人还学工程学吗?他们选修什么呢?法律、金融、医学,因为最来钱,工资待遇最高,都搞这个去了。按照美方统计,中国本科生每年毕业600万个工程师,90%转行,他还有60万,美国有这样的人吗?奥巴马要返回制造业,特朗普要返回制造业,大声疾呼拼命号召,人在哪里?工程师在哪里?蓝领工人在哪里?你看我们曹总(曹德旺)在美国搞玻璃厂,雇佣的工人都是五六十岁,四十岁极少,谁给你当工人呢?没人干,非常困难,就是美国今天面临的很大问题。


中国今天不但是第一大制造业大国,还是全球第一大贸易国,第一大市场。谁会跟第一大市场过不去呢?这就决定了不管美国政府如何决策,美国企业一定要挤进中国市场。你打俄罗斯可以,打加拿大可以,打墨西哥也可以,但你不可能和一个比你还大的市场持续进行贸易摩擦。


美国刁难中国在美国的投资,华为、中兴、三一重工、联想都受到刁难;我们安抚美国企业在华的投资,继续扩大开放力度,包括金融领域。这就决定了贸易摩擦当中我们的中长期优势。


近期我们遭受了意外的困难,感觉这坎好像过不去了。其实博弈对双方都难,没有容易的。大家注意,特朗普是46年出生,奥巴马是61年出生,美国这交班很怪异,60后交给了40后。特朗普简单地把过去美日经济对决当成今天与中国的经济对决,80年代末美日经济对决,一个广场协议把日本打趴下,今天拿出对付日本那套对付中国,可行吗?80年代末,美日经济对决是产品之间的对决,双方都有独立于对方的完整产业链。全球化深度发展的今天,美中经济对决不是产品的对决,不是汽车、计算机的对决,而是产业链的撕裂,这完全不一样。


40后至今还没想明白这个问题,他觉得还是产品,你看他划的产品(清单)非常细,涉及中国的几千种产品。你知道大量是中间产品吗?产品进入美国还要再加工,这影响极大。产业链上下游之间的密切共生关系,决定了并非谁掌握高科技谁就掌握了一切,中低端优势也并非那么容易取代。刚才讲美国回不去(中低端产业链)了,好,找一个替代国,有中国的规模和质量吗?没有。所以中国手中不是一张牌没有。当然,我们承认中低端利润不如高端,对高端的优势顶礼膜拜,我们今天正在往高端走。


为什么很多经济学家唱衰中国?大家觉得美国太厉害了,一个芯片就把中国搞住。我说,你知道这是产业链吗?中兴完了,高通怎么办?2017年高通全球营收223亿美元,中国市场占150亿美元,占2/3,而且比例还在上升,同时高通在美国本土的营收微乎其微。2017年中兴出货4600多万部,超过一半是高通芯片,中兴休克,高通深受重创。这就是今天的产业链,特朗普懂这个吗?


2015年,中国政府对高通开出9.75亿美元的罚单,高通十分配合,第一时间缴纳,马上把钱交上来,并对国产手机厂商专利费打6.5折,高通失去中国市场使高通无法接受。


这是今天形成的共生关系,我们没有新的冷战,企业在勾连,这种关系无法斩断。




---

转载请注明本文标题和链接:《金一南谈中美贸易战(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