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行摄——俄博梁让我疯狂

老邮差的邮局

您的位置:老邮差的邮局 >我和摄影> 青海行摄——俄博梁让我疯狂

青海行摄——俄博梁让我疯狂

此次行摄中有一处俄博梁,这是我第一次听说,第一次进入俄博梁,真的给了我一个惊骇,没想到这里是最适合摄影人的雅丹地貌。

09.jpg

俄博梁雅丹群有号称全世界面积最大的雅丹群,“雅丹”在维吾尔语的意思是“具有陡壁的小山包”,雅丹地貌是一种典型风蚀性地貌,如果把大自然比作成鬼斧神工的工匠,那么猛烈的西北风便是工匠手中灵活多变的刻刀,眼前的林立的小山包便是经过雕刻的半成品,远看犹如外星球表面,近看形状各异,如若俯瞰全景,小山包因风蚀而严苛地保持平行之态,犹如行驶在大漠上的舰队。

10.jpg

我见过敦煌很壮观的雅丹地貌,但是没有供摄影人拍摄的高视角。拍摄雅丹,一定要有高视角,否则拍不出大场面,没有气势。而俄博梁完全可以满足摄影人高视角拍摄的需要。

13.jpg

俄博梁是大漠深处一座凸起的山岗,而雅丹是在平地上由于风蚀作用,不断吹动砂石,形成形态各异的凸起。雅丹的形成与山峰的形成完全不同,山峰的形成是由于地壳的运动、断裂而形成的。雅丹是平地上风吹或者水冲而形成的。

14.jpg

俄博梁的雅丹地貌不仅壮观,而且非常利于摄影。登上俄博梁居高临下,远远望去,雅丹的各种形态历历在目。龟背形、槽陇型、立柱型、烽燧型等等诸多雅丹经典形态都可以看到。有些适合从低向高仰望,有些适合从高向低俯瞰。不同的视角,看到的画面是不同的感觉。

12.jpg

同伴们在议论着各个凸起的山峰,看这个像什么,看那个像什么。我并不在意它们像什么,有些确实惟妙惟肖,也有些不免牵强附会。我更在意的是雅丹在不同光线的照射下所表现出来的形态,或者伟岸,或者婀娜,或者刚毅,或者羞涩。那种情绪更让人感动。

15.jpg

既然雅丹是风蚀作用,那么这里应该经常刮大风。而我们登上俄博梁的时候,居然蓝天白云微风轻拂非常舒服。我们在这里停留了6个小时,大家各自寻找自己感兴趣的画面,一会儿就四散不见人了。我独自沿着山梁边缘行摄,因为这样可以俯瞰远方。我的计步器告诉我仅仅在这里就走了1万7千步。

11.jpg

俄博梁太让摄影人疯狂了,真的出片子。在这里一天是不够的,下次再来,要在这里扎营,尤其早晚的光线,应该能有好片子的。

---

转载请注明本文标题和链接:《青海行摄——俄博梁让我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