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见过的董铁宝先生

老邮差的邮局

您的位置:老邮差的邮局 >我的日志> 我见过的董铁宝先生

我见过的董铁宝先生

刚才看到有同学转帖了文革中董铁宝先生受迫害自杀的事情,勾起我一段深深的记忆。

回忆文章提到:

据说董铁宝的妻子曾经到28楼请求见董铁宝,被拒绝。后来,就发生了他自杀的事情。据说他在那天傍晚趁看守人员不注意,离开了28楼,可是又无处可去,结果在学校附近的一棵树上上吊自杀。

这个说法似乎存疑,因为就在董先生自杀前几天,我见到过他,当时发生了一件事:

那是1968年的一天下午,我们一些上中学的孩子照例在北大燕东园中心草地上踢球,那是我们每天下午踢球的地方。一个工人模样的人带着他的孩子在草地边看着我们玩,他的孩子大概有两岁大。就在那个很普通很巧合的时候,那个人俯身从草地上把孩子抱起来,大概相隔一两秒钟,足球滚到他的脚下,确实碰到了他的腿,但真的不重。那人立马火了,一只手抱着孩子,一只手去捡球。董凯跑过去,先捡起球。那人要球,董凯不给,于是他们在草地上兜圈,董凯在前面走,那人在后面追。我们都在旁边看着。董凯索性往自己家里走,董家就在草地的东边。那人抱着孩子喊着追过去,就在董凯快步走进月亮门的时候,他两手往后一抛把球从月亮门的上面抛了出来,球到了我们手里。那人恼羞成怒窜上台阶去抓住董凯大吼。他们俩站在台阶上,我们一群人站在台阶下围观,争论是不是故意的用球踢人。嚷了有十分钟左右,看到董铁宝先生从家里出来,询问事由。董先生站在那人和董凯的中间,很客气地向那人询问。那人大吼着说我们是故意用球踢人,说他看到球踢过来赶紧把孩子抱起来,要不就踢到孩子了。说他的孩子是革命后代,就差半秒钟就被踢伤了。然后指着董铁宝说你们臭知识分子不好好改造,还要伤害革命后代,是别有用心。说你们还想变天骑在工人头上作威作福。反正他会的那点革命词儿都用上了。我看到董铁宝一边听那个人吼,一边点头认错。但那人不依不饶,一遍一遍重复他的话。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但是没有人帮着劝解,只是看着。那人一手抱着孩子,一手在空中挥舞着,吼着。这边董凯还在有一句没一句的辩解。忽然,董先生抬手打了董凯一个耳光,那耳光很重,那声音很响,那动作极快。啪的一声,我们所有人都愣了。片刻的寂静,董凯哇的一声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说着听不清的话语。董先生转身一再向那人鞠躬道歉,说我们不对,我们不对。小院里已经围观有二三十人,但都是静静地看着。在工人怒斥知识分子的场合,我们谁也不敢说话。那时候不兴赔钱,那人看看也就这样了,气哼哼地抱着孩子挺胸抬头走了。董先生把董凯拉进家。我们散去。

没过几天,具体是几天我不记得了,得知董铁宝在家中上吊自杀。

董先生的自杀与这件事有什么关系,我不敢揣测,但他当时确实是在家中,不是被关押不能与家人见面。而且我记得他是在自己家里上吊自杀,事后我们见了董凯只是默默相视,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01.jpg

有人的回忆文章中提到:

“清队”开始,和董先生同住在一座楼里。一次在走栏里遇见了,我们便聊了起来。闲聊中,我发现他也是文化大革命中的逍遥派。我告诉他,我两年期间学会了装半导体收音机。一谈起这个,他挺来劲,他把他装的一个巴掌大小的超外差式的有短波段的收音机给我看。并且说,原来买来许多元件,准备给孩子玩的。结果孩子没有兴趣,只好自己装来玩玩了。


由此想到,文革中我们无所事事,父亲怕我们胡闹,于是给我们一些无线电原件,让我自己装半导体收音机。我按照线路图装了很多遍,收音机总是不响,总共只响过两三次。我看着一堆乱七八糟的线路和原件无可奈何,我爸说他也看不懂,让我去找董凯问问他爸。我就托着一堆元件去找董凯,他家离我家也就三五十米远。后来董凯说他爸说实在看不懂我焊接的线路,找不出不响的原因。


我家原来住在北大朗润园,是在文革初期被抄家,封了大部分房子,然后让我们搬到燕东园的两间房子的。董先生家一直在燕东园住,我跟董凯很熟,常上他家去。奇怪的是他家好像没有被抄家,房子都在。见过几次董先生和梅先生,他不搭理我们这些闹闹哄哄的小孩子。

董铁宝先生被称为中国的计算机之父,从美国怀着一腔热忱回到祖国,他在美国曾经做计算机编程,是当时国内唯一真正接触过计算机的人,他参与的中国第一代计算机研制,在中国的氢弹计算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可惜他没能逃过文革劫难。

---

转载请注明本文标题和链接:《我见过的董铁宝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