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人弃杀兔唇婴儿残忍且愚蠢

老邮差的邮局

您的位置:老邮差的邮局 >我的日志> 亲人弃杀兔唇婴儿残忍且愚蠢

亲人弃杀兔唇婴儿残忍且愚蠢

转帖,原作:正能量医生海哥

我为什么转帖这篇博文,熟悉我的同事、同学都心里明白。没见过我的网友大概都不知道了。

我就是一个唇腭裂的人。在我的婴儿时期,做过三次大手术。60年前的医疗水平还不够先进,但我的家人不离不弃为我治疗。我总说,我那么小的时候就给我上那么大剂量的麻药,他们把我麻傻了好多,所以我一直觉得我的脑子不好使,要不然你说我得有多聪明呢哦。我的家人给我无微不至的关爱,不仅照顾我长大成人,而且鼓励我的自信心理。到了今天不光自己生活无碍,而且还能以自己的能力和特长为社会带来正能量。

 

亲人弃杀兔唇婴儿残忍且愚蠢

 

据报道,7月17日,上海崇明一名刚出生两天的男婴,因唇裂遭家人注射氯化钾致死。消息传出,众人皆惊。

  都说人有护犊之心,虎毒也不食子,可一名出生仅两天的男婴,居然被亲人毒杀,这无疑突破了人伦底线。在网上,男婴家人也遭到舆论杯葛,认为此举太过冷血。作为一名医生,我一直是有限治疗的支持者,主张对某些难以治疗的疾病建立安乐死规则。即便如此,我对涉事家属毒杀兔唇婴儿的做法仍感到惊骇。

  人对生命当饱含敬畏之心,事关生死的抉择该有个严谨的研判过程。在现行医学规则框架上,也只能接受某些情境下放弃治疗的行为,主动剥夺病人生命断不可取。何况唇裂并非什么严重疾病。

  我国先天畸形监测科室数据表明,唇腭裂在所有先天畸形发生率中排第三位,我国每年新生唇腭裂患儿在25000人左右,通过手术矫正,大多可以基本恢复正常。之于孩子,由于其组织生长和修复能力都较强,术后恢复效果更好。而且治疗周期短,整体花费也不算大,基本可控制在万元以内,早两年我所在医院治疗该疾病费用大致3000元左右。退一步讲,若真因这样那样的原因不能规范治疗,该疾病也不会致人于死,患者生存质量可能稍逊于常人,但也不至于产生太大问题。

  而在有些地方,先天唇腭裂修复手术也纳入了基本医保范围,眼下还有些慈善基金、对口项目,都能为唇裂患儿的治疗提供经济支持。在此背景下,对患兔唇的亲生骨肉不是采取应对措施,而是施以狠手,岂止残忍,也不明智!

  可揆诸当下,因孩子患兔唇类先天性疾病其家庭就将其遗弃的现象,已是屡遭曝光。像今年5月,广西田东就被曝出有男婴因兔唇被埋于荒野乱坟堆下八天八夜,幸亏意外被发现并奇迹般生还。而有弃婴岛也统计,被弃婴儿大多患有先天性疾病。

  这种现象,值得反思:得看到,很多家庭对这类疾病缺乏清晰认识,比如兔唇,以为唇裂患儿经过手术嘴唇也不美观,影响个人的颜值与成长;有些人还片面认为,唇裂孩子可能会携带一些看不见的疾病。其次,优生优育心态畸变也是个问题,“不要输在起跑线”观念下,许多家长非常重视孩子先天条件,对其细微缺陷都可能放大成重大问题。这些观念,亟需在现代生育观与医学知识的洗礼下进行矫枉。

  在国家层面,要给家长们普及对儿童先天疾病的认知,也要完善儿童健康辅助护理和救助体系。现实中,一些家庭面对病患儿童常年不离不弃,最后却耗得全家劳累、孩子痛苦,甚至出现慈母溺杀脑瘫儿的悲剧。就此看,政府在对先天疾病患儿的救助中不该缺位,甚至应牵头发动帮扶。

  无论如何,一个年仅2天的生命断送于亲人手下,这就如一道被豁开的社会伤口。而这又并非孤例。因而,对所有家庭而言,都应在相关救助体系循序完善的过程中,懂得建立正常的育儿观念,恪守不轻易遗弃的伦理底线。而至于国家和社会,也该重视隐匿于后的问题——既要将敬畏生命更深地嵌入亲情伦理脉络中,也以制度兜底打消一些家庭的后顾之忧。

 

---

转载请注明本文标题和链接:《亲人弃杀兔唇婴儿残忍且愚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