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房,是男人安慰自己的地方

老邮差的邮局

您的位置:老邮差的邮局 >我的日志> 书房,是男人安慰自己的地方

书房,是男人安慰自己的地方

转帖,来自网络


书房,是男人安慰自己的地方


博尔赫斯说:

如果有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

图书馆太大,只期有一间小小书房,

宛若净土,走进它,便足以抚慰一切疲惫。

在书房中,茶香墨韵、书里芳华,中国人骨子里的风雅,都悄然刻画

01.jpg

《书斋说》里讲:书斋宜明朗、清净,不可太宽敞。中国人的书房不讲究空间大,却一定要明净,使心舒畅。

清代李漁也在《闲情偶寄》中专门谈到书房的装饰,崇尚“宜简不宜繁”。

自古及今,书房并无一定之规,富者可专门筑楼,贫者或室仅一席;有的雕梁画栋,有的环堵萧然。或筑于水滨,或造于山间;或藏诸市井,或隐于郊野。

无论在哪,但求窗明几净,小径通幽;

有几架书,一桌、一椅、一盏灯,

日中沉思,静中安悟。

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

为何一定要有书房?

古人称书房为“书斋”。

斋,洁也,即书斋有高洁清雅之意。

古人觉得身入书房,便心神俱静,使性灵得到陶冶,如同斋戒一般。

于书斋内,读先贤书,发思古之幽情,涤心而寻雅趣。

03.jpg

熏香

赏墨

抚琴

养鱼

侍花草

02.jpg

文人的书房,形形色色,韵味无穷,

是文人舒张自如的精神世界。

人可以分为两种,

一种是心怀清趣之人,一种是心怀浊念之人,

后者是俗人,前者就是艺术家。

得趣不在多,一书可怡情;

会心不在远,一画可静虑。

人若得一段清趣,

便可观物洗尘、燕居养气、剪欲乐志。

一间小小的书房,便是漱洗尘心的道场。

---

转载请注明本文标题和链接:《书房,是男人安慰自己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