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美之盲,盲其一生

老邮差的邮局

您的位置:老邮差的邮局 >我的日志> 审美之盲,盲其一生

审美之盲,盲其一生

转帖,来自网络

审美之盲,盲其一生 


法国著名雕塑家罗丹曾说:“生活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

吴冠中说:“今天中国的文盲不多了,但美盲很多。”

现在很多人穷,穷的不是物质,也不是文化,而是审美。

没有恰当的审美,生活剥露出最务实最粗俗的一面,越来越追求实用化的背后,生活越来越无趣、越来越枯萎。

木心说:“没有审美力是绝症,知识也解救不了。”

文盲不可怕,美盲才可怕。

01.jpg

林少华是我喜欢的翻译家,

《挪威的森林》译得很精彩。

最近读他的随笔集《异乡人》,

其中有个细节令我莞尔——

“某日早上,我悲哀地发现,

大弟用叫‘百草枯’的除草剂,

把院落一角红砖上的青苔喷得焦黄一片,

墙角的牵牛花被药味儿熏得蔫头耷脑。

问之,他说:‘青苔有什么用,牵牛花有什么用,吃不能吃,看不好看!’

为让他体味‘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的诗境,

我特意找书打开有关图片,

像讲课那样兴奋地讲了不止一个小时。

不料过了一些时日,他来园子铲草时,

还是把篱笆上开得正艳的牵牛花利利索索连根铲除。

我还能说什么呢……”

林少华一声长叹“我还能说什么呢”,

不由让人想起一句成语:夏虫不可语冰。

02.jpg

一次,蒋勋带着宏碁电脑创始人施振荣,

去希腊看阿波罗神殿。

走了几小时山路,很辛苦。

到达目的地,施振荣一脸错愕:

“我们走了这么多山路,难道就是来看六根柱子,还有三根是断的?”

蒋勋说:“施先生,你一路上说,

要创造自己的品牌,什么叫品牌?

如果阿玛尼是品牌,香奈儿是品牌,

那么这个柱子就是希腊两千年的品牌。

你在台北、莫斯科、纽约、北京,

都可以找到这个柱子,

全世界很多国家的国会大厦,都依循希腊柱式。”

但施振荣说:“走几小时山路,难道就为了拍张照?”

施振荣觉得这“太不划算了”,

这次,蒋勋就只有笑笑了。

04.jpg

木心先生说:“没有审美力是绝症,知识也解救不了。”

诚如此言。

而跑了两公里的稻田。

十岁时,我们为了一支冰淇淋,

而问遍了大街小巷的商店。

十七岁时,我们为了一个喜欢的人,

而倾尽所有飞往一个陌生城市。

但现在,有人叫我们去看年少时渴盼的海,

我们却说:树下有块石头,还跑去看海干嘛?

我们越来越喜欢说一句话:“凑合凑合得了!”

凑合的工作,凑合的婚姻,凑合的朋友……

我们凑合着生活,别人也凑合着给予评价,

我们的周围就这样被“凑合”包围。

出于自我美化的本能,

我们还发明了一套价值体系,来肯定自己的生活。

“关上灯都一样”,“跟谁过不是过”,等等。

我们输给了眼前的苟且,

还用否定远方来寻求安慰。

看到别人登山,我们不是敬佩,而是否定:

“上去干嘛,上去你也得下来。”

“有这工夫,不如去看个电影。”

“珠峰上的风景,画册上也有。”

我们就这样成了美盲,失去了欣赏美的能力。

03.jpg

现在很多人干一件事,

首先会问“这有什么用”,

但很少去想“这有什么趣”。

而在欧美,大多数人的最高追求就是有趣。

大家对一个人最高的评价是:这是一个有趣的人。

人活到最后,有趣比有用更有意义。

因为有趣,我们生命才丰盛优雅,我们才不会成为生活的奴隶。

吴冠中说:“中国的文盲不多了,但美盲很多。”

现在很多人穷,穷的不是物质,

也不是文化,而是审美。

没有恰当的审美,生活剥露出最务实最粗俗的一面,

越来越追求实用化的背后,

生活越来越无趣、越来越枯萎。

杰克·伦敦说:“人应该生活,而不仅仅是生存。”

人活着的意义在于享受生活,

如果活得太实用太没趣,便失去了生命的意义。

美学家张世英说:“人生有四种境界:欲求境界、求知境界、道德境界、审美境界。审美为最高境界。”

所谓审美境界,就是要审美地生活,就是要活得美。

什么是品味?品牌并不是品味。

品味是不被流行所干扰,回来做自己。

一去比较,你就已经输了。

美是回来做自己,知道生命应该用什么方式去活着,这才是大智慧。

蒋勋有位朋友,买了栋亿元豪宅,
并找了日本最有名的设计师来装潢。
有一次,蒋勋去他家,
发现他住了两年,进口厨具的胶膜都还没撕。
他一个劲地在那炫耀:
“你看,那个是明式家具。”
“这一张,是意大利最贵的床。”
但蒋勋心里感叹:难道家只是装给别人看的吗?
蒋勋也买了一栋房子,在淡水河边。
开发商不懂淡水河美景,把窗户建得很小。
蒋勋找来设计师,开了12个窗,
而且全是推窗,制造比拉窗更靠近河边的感觉。
还架出一个阳台,距离河水只有两米。
蒋勋不喜欢隔间,便让设计师用高度界定三个区域。
“最高的地方是客厅,朋友来了在此喝茶;
次高的地方是书房,我在那边看书;
再次高的地方,就是我的餐厅。
我觉得这是我的房子、我的家,
我是主人,我知道我要什么。”
美,其实就是回来做自己,我能够不被流行所干扰,我知道自己要什么。
有一次,朋友一起闲聊。
有人说喜欢阿玛尼,有人说喜欢香奈儿……
问蒋勋:“你喜欢什么品牌?”
蒋勋说:“我喜欢纯棉、纯麻,
因为我觉得它们很温暖,
材料本身有触觉上的记忆,
排汗吸汗的过程也非常舒服。
名牌不适合我,因为我喜欢自在。”
什么是品味?品牌并不是品味。
品味是不被流行所干扰,回来做自己。
一去比较,你就已经输了。
美是回来做自己,知道生命应该用什么方式去活着,这才是大智慧。


---

转载请注明本文标题和链接:《审美之盲,盲其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