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民间收藏家的“海外”捡漏故事​

老邮差的邮局

您的位置:老邮差的邮局 >我的日志> 一位民间收藏家的“海外”捡漏故事​

一位民间收藏家的“海外”捡漏故事​

转帖,来自网络


一位民间收藏家的“海外”捡漏故事




经常有人问我:您这么多藏品都是从哪收的啊?

我买藏品的地方可多了。除了北京各古旧货市场、各古玩城外,其它还借经常出差的机会几乎跑遍了大半个中国。但地县级还是跑不过来,新疆也一直没去过,有时去国外也不会放过逛旧货市场的机会。别的同事去旅游景点玩,我却是毫无兴趣。今天就讲一个我去国外找旧货的事吧。



记得是2000年左右的时候去欧洲出差,完事后自己独自去了旧货市场,一家一家挨着寻摸,完全像条猎犬在呼赤呼赤地嗅猎物一样,目不转睛地盯着看,嗅着嗅着就嗅到了一件和上次说的那件雍正官窑瓷器一样的东西。只不过造型不一样。出门前同行藏家一再告诫我,到国外千万别买中国瓷器,因国内的瓷器仿品自二十世纪九十年进入中国古董市场后,就有一些人动了发财的歪脑筋,他们用低价买的仿品拿到中国人常去的国家去高价返卖,为蒙蔽国人的眼睛,往往采用请外国人代卖分成的形式出手。因我酷爱中国的老瓷器,所以一边警惕着,一边还是不死心地寻。

13.jpg

这个卖家是外囯人、卖的东西大多是欧洲洋货、但也夹杂着少量的一些中国、日本等国的东西。因我不会外语、这个外国人就用计算器对欧元的办法和我交流、开始按的价格大约合人民币:壹万多元。为防止“打眼”(打眼是中国古玩行里的行话,买假了或买了年代晚的东西叫打眼),我盯着这件东西一点一点地看,上下左右地看,但就是不说话也不按计算器。结果卖价慌了,一次次往低价上按,我仍然不理他,当我确认这就是件雍王官窑瓷器时,卖家再一次按计算器,大约合人民币:贰仟多元。这时,我觉的到了该给人家点面子和怕他反悔的时候了。我就用一只手按住了他按计算器的手,另一只手不停地向他摆手,他可能认为我不想买或嫌贵,就把我按他的手挪开,又按了一下,大约合人民币:1800多元。这时我点了一下头。他说 :OK。就这样成交了。我付完欧元打了包就跟他再见了。

17.jpg

我这人买任何东西只要是看上了,一律按新价谈。谈的成就下手,谈不成就先不买。按新价即使是买的不对,那我付出的代价用双倍的价格也是仿不出来的,所以即使买假了也是心安理得的。回国后,我着急忙慌的分别请了两位瓷器收藏大家。他们看后分别给出了雍正本朝官窑的鉴定结果,说这是一件难得一见的极品!


这件东西我请人上网查了一下类似的东西,名叫青花斗彩穿戴瓶。瓶的下端圈足上有两个对穿的长方孔,这是用来穿羊皮绳然后打上结背在肩上跟随雍正皇帝外出时用的。画的树木是青花的,花卉、上口、圈足和太阳是彩色的,画工极其精致简练。底款写有:大清雍正年制。双兰圈青花款,字体也非常耐看。从而说明卖家不是代中国人卖仿品的人,这件东西有可能是他的祖上早年去中国淘的或掠夺来的。至此感到有点自豪,我为国家收回了一件属于中国清代老祖先制作的好东西。看来卖家不懂这件东西值多少钱,所以败在了我这个不会外语的笨人手下。

12.jpg

张景龙,男,中国锡器研究会副会长、北京收藏家协会会员、监事、退休前为北京嘉源置业投资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曾著:“中国锡器珍赏”一书。收藏比较广泛,除收藏中国锡器之外,还兼收中国古旧的金银铜铁器、瓷器、木器、木秤、石头、玻璃、书画等。

---

转载请注明本文标题和链接:《一位民间收藏家的“海外”捡漏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