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金秋行摄——行

老邮差的邮局

您的位置:老邮差的邮局 >我的日志> 加拿大金秋行摄——行

加拿大金秋行摄——行

此次加拿大金秋行摄要从卡尔加里一路向西北,走班芙,经冰原大道,到贾斯珀,再向东到埃德蒙顿,从这里飞黄刀是1700公里,在黄刀每天白天休息,晚上乘车追极光。于是在旅游公司租用了正式的旅游车辆,这样做,价格确实比较高,算下来大概比我们自驾要贵一倍多。但这是花钱买省心,一是奔驰公务仓11座车辆确实舒适,二是有司兼导带着我们走一点不用我们操心。如果我们自驾,至少要两个大号SUV,每天自己规划线路和拍摄点,在国外开车还有驾照、交规、标识、习惯、加油、GPS导航等诸多问题。

03.jpg

11座的车,我们7个人,三个座位坐两个人,也方便了行车路上大家拍摄,很多路上的风景都是这样拍摄的。车的后边是很大的专用放行李的空间,

还有一个问题我们事先没有预料到,很多景点现在都是车满为患,私家车停不进去,要停到一两公里之外,停路边还可能被罚。而旅游公司的车有专门的车证,按商业车运行,可以有专用的停车位。我们是摄影团,出发去的早,大多数的旅游团都没有出发呢,所以我们在好几个地方都是很顺利的停车,而看到周围私家车已经没有车位了。在梦莲湖,天不亮就不允许私家车进入了,要停在三四公里之外,而我们的商务车允许一直开到湖边停车场。

05.jpg

拍片子是要走路的。这次行摄中,只有两天的步行是超过8000步的,其他的都走路不多。

我们这些人最小的59岁,最大的66岁,身体也都还行。在山里拍摄,这里本来就时兴徒步,洋人都是专门在山里徒步的,这里对于徒步的标识也很清楚,有线路图,有各种必要的安全提示。有的线路有行走时间的限定,有的线路有动物危险的提示。我们的导游也专门带了熊喷雾,以确保我们的安全。在一个峡谷行走的时候,旁边一个洋人的熊喷雾误喷了,把周围的人呛得鼻涕眼泪一块流,不停地咳嗽,我觉得喘不上气来,好像比催泪弹的气味还要浓。据说熊遇到这种气味就会立刻逃走。

02.jpg

有的地方海拔接近2000米,三位女士都有高反,动作都迟缓了。我们三个男士体力好,经常是走在最前边,而且上蹿下跳哪都想去看看。有的地方坡度很陡,我们为了选择更满意的机位,小心上下。

在天使冰川的时候,我们几个人都想贴近拍摄,高导坚决不同意,因为如果冰崖上有冰或者石块掉落,是非常危险的。而这种掉落的事情确实是经常发生的。

过去我经常走长城,因此积累了一定的户外行摄经验。对于在山林中行摄,在湖边行摄,如何确保安全,如何保暖,如何防止受伤,如何保存体力,如何判断哪些地方能踩,这些都能应付。所以我在无人的山林中行走比较自如,只要判断好了,就敢走敢下。连女士都说:这次真见识了邮差老师的体力之好。

02.jpg

按我现在的年龄,体力已经大不如前了。我们几个人都说,这次最明显的感觉就是蹲不住了。特别是在水边拍摄,经常需要降低机位,让相机贴近水面。这就需要蹲下拍摄。我早年曾经在工厂当工人,学徒是电焊工,这是很需要蹲功的,那时候我们一蹲就是半天时间呢。现在是完了,根本蹲不住。慢慢蹲下去就还是晃悠,膝盖就发紧。想站起来挪一下地方,经常需要借用手来助力,一使劲就觉得膝盖酸痛。反复蹲起几次就不行了。想当年盘腿坐在操场上,一声口令起来,不用一点手扶,两腿一用力就站起来了。现在是彻底甭想了。

这里也是景区,但很多地方并没有修建规范的栈道,保持了很原生态的场景,这对于摄影来讲是非常好的。而在陡坡旁,在乱石间,没有一点防护措施。行走其中,确实需要一定的体力和能力。我经常为了赶光线,在乱石间奔跑跳跃。那霞光通常就是那么一两分钟的事,跳不过去,跑不到位,这个画面就没了。而他们看我在乱石间跳跃,都很惊讶,很怕我摔着。其实,我是心里有谱的,可以冒险,但不玩命。

我的原则:冒险是必要的,但危险必须可控。

06.jpg

一路行车也要看天气,在黄刀晚上拍极光的一天,突遇大风雪,时间不长,半个多小时,风雪刮得眼睛都睁不开。感觉遇到这样的天气就只能收队了。不料半小时回到家抬头一看万里星空了,于是赶紧又继续追光。

04.jpg

在整个行程中还包括四次飞机。大部分人都是北京到卡尔加里往返,埃德蒙顿到黄刀,然后黄刀飞卡尔加里。按说飞机是最没有问题的,但这次恰恰出了问题,他们6个人从黄刀飞卡尔加里,5个人的行李被航空公司丢在了黄刀。他们在卡尔加里三小时转机飞北京,于是大家只好两手空空回北京了。行李晚了两天才送到家。如果是反过来走班芙的时候延误行李,还就麻烦大了。我也不顺利,从黄刀飞埃德蒙顿,居然因为飞机故障,延误了7个小时。我原本早晨6点的航班,下午1点才飞。本想6点飞到天上看极光的,只能坐在机场做梦了。这样的延误现在在加拿大居然还不赔偿,欲哭无泪哟。

---

转载请注明本文标题和链接:《加拿大金秋行摄——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