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金秋行摄——背负青天——仙

老邮差的邮局

您的位置:老邮差的邮局 >我和摄影> 加拿大金秋行摄——背负青天——仙

加拿大金秋行摄——背负青天——仙

每次乘飞机,我都愿意选靠窗的座位。背负青天朝下看,我在上,云在下。这又是一种视野开阔心胸开阔的感觉了。

01.jpg 

从天空看大地,加拿大很多地方是大平原,阡陌交通历历在目,大地锦绣如画构图。

这里看山不再高,水不再长,天路悠悠很是潇洒。

04.jpg 

也有很多地方是群山叠嶂,或青峰层层,或雪山漫漫,沟壑狰狞,河流舒展。从上向下望去,山峰没有了巍峨险峻,都是“走泥丸”的感觉。这时的视角居高临下,更感觉唐人诗句的气魄。而古人并没有真的扶摇直上九万里,能写出那种飘逸的感觉真是神来之笔。

03.jpg 

从天上看云,与地上看云的感觉决然不同的。

天上的云大多是在我脚下的,云的各种形态都仿佛为我特意而成的。我们能腾云驾雾,那就是神仙了。云少的时候好像随手一抹,云多的时候,如同铺就飞天之路。对于这样的视角,古人只能想象,而我们借助现代科技就能经常体验。但今人却再也没有能写出达到古人描述飞天的文字水平了。为什么呢,你懂的。

05.jpg 

云只要有形就好,远近高低薄厚多少都无所谓,有形就有性格,哪怕那形是不断变化的,哪怕云朵会被风吹散,每一个云形的时刻,都是在讲述着他们自己的故事。

06.jpg 

在飞往黄刀的飞机上,居然拍到我这架飞机的佛光,这很难得,过去也偶有拍到,但没有这次这么好。

北京飞卡尔加里的航班,要想拍到好片子,一定要在A座,尽量靠飞机尾部。能够拍到非常美的粉红色的朝霞和雪山。但我这次没能选到这个座位。这个航线有相当一部分是在白令海峡南侧的大海上飞行,与返程的航线不在一条线上。

02.jpg

而从卡尔加里回北京的航班,因为时间的关系,下午3点起飞,到北京是跨越国际日期变更线到第二天下午5点多,全程都是大亮天。航线靠北有一段进入了北极圈,但跨越白令海峡,几乎都是在陆地上飞的。太阳始终很高,拍不到日出日落。

---

转载请注明本文标题和链接:《加拿大金秋行摄——背负青天——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