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行摄——座座墓碑诉悲怆

老邮差的邮局

您的位置:老邮差的邮局 >我和摄影> 云南行摄——座座墓碑诉悲怆

云南行摄——座座墓碑诉悲怆

很多年前,就知道腾冲有一座国殇墓园,是大陆最大的国军抗日将士墓园。

很多年前,就看过网友拍摄的国殇墓园的照片,那是很让人慨叹的片子。

很多年来,一直想去瞻仰这座国殇墓园,但几次去云南,都没能走到腾冲。

这次能有机会到腾冲,特地跟岷江国际提出要在腾冲安排国殇墓园。开始的时候,办事的人员提出疑虑,会不会有团友忌讳去这个地方?我说,那就让他们去游览旅游点,我自己去国殇墓园,我这次一定要去那里走一走,看一看。

到腾冲的那天,我跟团友们说了这个情况,大家都表示愿意去。我问了去过的人说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足够了。我们下午三点半到达国殇墓园大门,凭身份证免费进入。才知道现在这里是滇西抗日纪念馆。

网上有很多国殇墓园的资料:

 09.jpg

腾冲国殇墓园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在中国远征军收复滇西、策应密支那抗日作战取得胜利之后,为纪念攻克腾冲的第二十集团军阵亡将士而修建的烈士陵园
1944年夏,为了完成打通中缅公路的战略计划,策应密支那驻印军作战,中国远征军第二十集团军以6个师的兵力向占据腾冲达两年之久的侵华日军发起反攻,经历大小战斗80余次,于9月14日收复腾冲城,敌酋藏重康美大佐联队长及以下6000余人全部被歼,我军亦阵亡少将团长李颐覃子斌等将士8000余人,地方武装阵亡官兵1000余人,盟军(美)阵亡将士19名。

10.jpg

忠烈祠上檐下悬蒋中正题“河岳英灵”匾额;祠堂正门上悬国民党元老、大书法家于右任手书的“忠烈祠”匾额,祠内外立柱悬挂何应钦及远征军二十集团军军、师将领的题联;走廊两侧有蒋中正签署的保护国殇墓园的“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布告”,二十集团军总司令何揆彰的“腾冲会战概要”、“忠烈祠碑”等碑记。祠内正面为孙中山像及遗嘱,两侧墙体嵌阵亡将士题名碑石,共9618人。忠烈祠后为相对高度31米的圆锥形小团坡,自下而上小碑林立,碑下均葬有阵亡官兵骨灰罐,墓园大门一侧筑有“倭冢”一座,埋日军尸于其中,并由李根源先生题书刻石名"倭冢",以示侵略者的失败。纪念塔建于坡顶。坡上苍松翠柏,青草黄花,相伴着3168座排列整齐、挺然屹立的碑石,每块碑石上刻有一位当年攻城阵亡烈士的姓名、籍贯、军衔、职务等。

07.jpg

国殇墓园前边的滇西抗日纪念馆是新建的,馆内资料详细介绍了滇西抗日战争的悲壮历史。所有的导游讲解员都是声情并茂地介绍讲解,并且有的导游阻止我们拍照。

11.jpg

进入纪念馆,大厅的三面墙上都是远征军将士的钢盔。这个创意装饰很有意义。 

我们认为拍照并非对抗日将士不敬,整个纪念馆和墓园中都没有禁止拍照的告示,避开导游继续我的拍摄。这里有腾冲会战的历史介绍,有中国远征军将士名录墙,有著名抗日将领和名人雕像和墓碑。

1944年建立的忠烈祠,有蒋中正等国军要人的题词,这是大陆极少有的蒋先生的题词。

04.jpg 

转过忠烈祠,拾级而上,是中国远征军二十集团军腾冲抗战阵亡将士墓园。在一座山包上,整齐排列着72列3000座墓碑,每一块墓碑上刻着阵亡士兵的军阶职务和姓名,每一块墓碑下掩埋着一个骨灰罐。

站在山坡上,看着排列齐整的墓碑,感慨万千。他们始终保持着军人的队列,保持着战斗的姿态。这里没有人喧哗,只有风吹过林涛声声,好似战场上厮杀的喊声。阳光穿透密林光影闪烁,如同战场上刀光剑影。轻轻抚摸一块块嶙峋的石碑,就像战士铁骨铮铮。

08.jpg 

在靠近路边的很多石碑上,摆放了一些白色的菊花,也有的石碑前,插着香。这肯定不是阵亡将士的亲属放的,都是来这里的游人发自内心祭奠这些为国捐躯的将士的。

逆光下,一朵白菊花轻轻倚靠在石碑前,好像在轻轻地诉说,低低的饮泣。我在那里极力想表达我的心情,按照我的理解拍摄画面。我不好去做人工的摆布,只是在道路边细细地调整机位,让我的画面尽量完美。有特写,也有大场景。既表现细节,也表现场面。

05.jpg 

不知不觉就过了两个小时,太阳已经西斜,同伴已经在催促,我不得不走了。我想,以后有机会我还会再来的。

我这次在国殇墓园拍摄,时间是下午三四点钟,正好对着太阳。把星芒拍进画面,更有一层象征的意义。但我最大的失误是拍摄星芒之前没有清理擦拭镜头,以至于拍摄的星芒有很多脏点。 

06.jpg 

整个腾冲曾经发生过非常惨烈的战斗,中国远征军在这里与日寇血战170多天,成千上万年轻的将士战死在这里,为收复腾冲而倒下。在和顺古镇,仍然能感到明显的民间仇日情绪,有的店家在门口写有“日本人走开”的标识。

---

转载请注明本文标题和链接:《云南行摄——座座墓碑诉悲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