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故居之二——朗润园

老邮差的邮局

您的位置:老邮差的邮局 >我的日志> 我的故居之二——朗润园

我的故居之二——朗润园

 

我的故居之二——朗润园

北京大学朗润园172号,算是我的第二个故居了。

朗润园山清水秀,在北大校园最北边,墙外就是今天的圆明园遗址公园。朗润园它实际是一个岛,四面环水,河面挺宽的,向南、向西有桥相通。早年向南的两座桥一个是木桥,一个是大石条的桥,后来都改成了水泥桥,没有了小桥流水人家的那份诗情画意。

现在的朗润园已经彻底大变样了,老房子、老院子都没有了,都是现代仿古建筑,成了北大什么发展研究院。找不到原来的照片。

06.jpg

我家是一个独院,挺大的,整体呈L型。院内是平房,尖顶带瓦垄的那种。我家住从东向西的一排房子,大约是六间房。最西边拐过弯来是另一家,这院子就我们两家。平房是一排,但是分前后间。前排从东到西依次是父母卧室、书房、客厅和餐厅,那时不叫餐厅,我们叫“吃饭屋”。后排是我们哥俩的房间和保姆的房间。再往西是厨房和专门的洗衣间,那里有两个巨大的洗衣缸,早年我们兄弟俩是在这洗衣缸里洗澡的。洗衣间的西边是厕所,现在想来那厕所也有十几平米。

08.jpg

07.jpg院子很大,分为前院和后院。前院有三棵树,一棵巨大的柏树就在我家客厅门口,笔直的树干大概有十几米高。另一棵高大的黑枣树,每年要结一大筐果实,只是因为那黑枣味道不好吃,涩,所以打了黑枣都送给了外院儿孩子们。还有一棵是海棠树,只记得每年春天那海棠花开的好美好美的。院子中间有一块大石条铺的空场,中间是一个长方形石桌,那是一整块长方形大石头。我们每天放学以后,一群小伙伴就在那石桌上做作业。然后收了书包,放上一排砖头,你来我往打乒乓球。还有后院,很窄了。分东西两边有两个储物间,主要是堆放煤和杂物的,我们叫小煤屋。后院也有一个院门,是双扇对开横插销的老式木门。打开后院门,外面是荒草地,走十米开外就是河了。夏日里开了后院门,河里满都是硕大的荷叶,随手摘两片回来,扣在煮粥的锅上,再盖上锅盖,这样煮成的荷叶粥清香之气沁人肺腑。河边都是大石块,傍晚,我们从这一块跳到那一块,然后趴在石头上,用手顺着石壁伸到水里,摸河虾。动作快,运气好,有时一次能抓到十几只很大的河虾,是齐白石画上那种带爪子的大虾。

前院大门外,正对着是一座小山。我们出门都要绕山而行,正可谓“惩山北之塞,出入之迂也”。山前有两棵特别特别大的桑树,我养过好几年的蚕,都是从这两棵大桑树上摘桑叶。北方天气冷,树叶长出来的晚,眼看着蚕宝宝出来了,桑树上只有小小的叶牙,真急人哟。夏天放了学,经常是先爬上桑树,吃够了桑葚,满嘴满脸都染了紫色。再摘一书包桑叶,跳下树一溜烟跑回家喂蚕宝宝喽。

院儿里种了很多花儿,窗前从高到低错落有致,对面的墙根下是一大排很大的花。夏日的晚上,家人们饭后坐在院子里纳凉,夜来香一朵跟着一朵的蹦开了,清风徐徐,满院飘香,真是醉人。那年还种了老玉米、向日葵和大萝卜,妈妈坐在门前画画,我才知道,哦,玉米的棒子、叶子、胡子是用铅笔这样这样画出来的。

家里有读书的传统和氛围,也有这个经济能力,所以我小学二年级的时候,爸爸买了全套的《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东周列国》、《西汉演义》等连环画来。那时我们叫“小人书”,上百本了,这在一般家庭里是没有的。爸爸不让我们把小人书带到学校去,因此,经常是放学后,一帮小朋友来我家看小人书,大家在院子里坐着趴着,一本一本的看,很认真。很多历史知识就是从这里先入为主了,也不管历史,就觉得打仗的很过瘾。火烧赤壁带劲,蒋干盗书没意思。过了多少年才懂得,这里所有的环节都是丝丝入扣的。可惜的是,所有的小人书都在文革中散失了。

春天,跟着大人翻地种花种菜。夏天,在房前屋后花丛中追逐嬉笑。秋天,揪了向日葵巨大的花盘嗑瓜子儿。冬天,看着大玻璃窗上玲玲绚丽的冰花浮想联翩。

一切美好的宁静和谐,都随着文革的到来而被打破了。

文革来了,我们走了……

---

转载请注明本文标题和链接:《我的故居之二——朗润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