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故居之四——集体宿舍

老邮差的邮局

您的位置:老邮差的邮局 >我的日志> 我的故居之四——集体宿舍

我的故居之四——集体宿舍

15.jpg

 

 

我的故居之四——集体宿舍

集体生活是与同学同事住宿舍,充满了欢乐,充满了矛盾。我没有经历过很多人那种大学的集体生活,但有过几次特殊的住集体宿舍的经历。

14.jpg

幼儿园的集体生活,干什么都要排排坐,那时候玩具很少,分到每个小朋友一件玩具,经常我得到的是我不喜欢的,真没劲。终于有一天分给一把小剪刀,可以用来剪纸,这个有意思。下课的时候,我没有把剪刀交还回去,而是悄悄地藏在衣服里。中午睡觉,那时候没有小床,都是大通铺,小朋友们躺一排。老师轻轻地给大家念歌谣,我紧闭着眼睛装睡。小朋友们都睡了,老师走了。我悄悄把小剪刀拿出来在手里玩。剪什么呢?我旁边小朋友身上披的花衣裳,那上面的花好大,好好看哦。我就用小剪刀认真地剪他那衣裳上的花,不光是花朵,还有叶子。我才发现,原来剪布比剪纸难多了,躺着干活比坐着干活难多了。中间听到有老师进来了,我赶紧收好剪刀闭上眼睛装睡。等老师走了,我再继续剪我喜欢的花。我不记得我把剪下来的花放在哪儿了,午休之后大家继续游戏,我把这事给忘了。到晚饭的时候,老师把我叫到隔壁,那个小朋友也在。老师指着他衣服上的窟窿严厉地问我:你为什么剪人家衣服?是呀,我为什么剪人家衣服呢?我也没弄明白。那年我5岁。

13.jpg

再次过集体生活是文革中了。北大把我们一批家长去干校的孩子集中到北大南门口的25号楼。我们这一拨都是即将初中毕业的好几十个孩子。每天放学回来,当然是没有作业的,于是一帮半大小子一起疯闹。一起吃饭,一起打球,一起看书。有一天王汝杰挥舞着手里的东西,无意中碰在了宿舍中间吊着的灯泡上,吓我们一跳,以为灯泡要碎了。定睛一看,那灯泡没有破,反而突然变得亮了起来,几乎亮了一倍。这是咋回事?于是我们又到隔壁,用拳头敲那灯泡,果然也亮起来许多。于是我们大喜,像新发明一样兴奋,跑到所有的宿舍,把每个屋的灯泡都敲了一遍。听到一个宿舍一个宿舍发出的欢呼声,我们高兴极了。

16.jpg

不料,过了几天,这些被敲亮的灯泡一个接一个都憋了,不亮了。我们小孩子没有钱,只好由校方给换灯泡。为此,工宣队给我们集中开会,抓阶级斗争新动向。几十个孩子被坐在一起听工宣队师傅讲话,一大通革命大道理,让我们这些黑帮狗崽子要认真改造思想。当事人斗私批修做检查,其他人表态发言。那位工宣队的师傅很严厉,对大家的态度不满意。他忽然发问:你们谁是班干部?站出来!我只好在众目睽睽之下从角落里站起身来。

师傅厉声问道:你身为班干部,为什么不制止这种破坏行为?

我低头答道:我不知道敲灯泡发亮是破坏。

“不知道你就不管?”

“不知道我怎么管?”

他一时语塞,忽然一转话题,把几本《水浒传》之类的书摔在桌子上,“他们看这些封资修的东西,你看了吗?”

“这些书我小学的时候看过了。”

“那你现在都看什么书?”

“我现在看毛主席的书。”

“你!”那师傅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咆哮道:“用毛主席的书改造你的思想,你差远了!”

那年我15岁。

 

---

转载请注明本文标题和链接:《我的故居之四——集体宿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