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诺湖的卫士,环保先驱盖因思

老邮差的邮局

您的位置:老邮差的邮局 >我的日志> 梦诺湖的卫士,环保先驱盖因思

梦诺湖的卫士,环保先驱盖因思

去梦诺湖之前并不知道那里的情况,回来之后查了一些资料,才发现梦诺湖的背后原来有那么多的故事。虽然篇幅较长,但可读。



梦诺湖的卫士,环保先驱盖因思

梦诺湖,人间仙境;临厄运,塔垡现身

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东北部,赛娥拉山脉脚下,有一片高原湖泊,叫梦诺湖。地质考古证实,她是北美洲最古老的湖泊之一。在蓝天白云笼罩下,梦诺湖水碧波粼粼,静谧而深不可测。湖中心有座小岛名叫奈吉特,岛上礁石林立,远远看去,觉得似乎是湖上中的楼宇宫殿。最引人注目的是,奇形怪状黑灰色的礁石在湖面星罗棋布,那高耸雄伟的像塔,那庞大浑圆的似兽。这儿远离城镇喧嚣,也少见游人打搅,仅有少数大自然奇观的追踪者和摄影爱好者,沉醉在这仙境般的山水之间,流连忘返。他们大多是慕梦诺湖礁石之名而来,这世界上罕见的湖水礁石,当地人称其为“塔垡”。

塔垡何以成为梦诺湖的独特景观?这得从梦诺湖的形成说起。

20.jpg

据地质学家考证,梦诺湖这一带的地质成因可追溯到远古“冰河时代”,这里曾经是一大片冰原。500万年的地壳运动,使这一带地面下沉成为盆地,人称梦诺盆地,它西面的地壳隆起而生成了雄奇巍峨的塞娥拉山脉,山峰高耸,积雪盖顶。在频繁的火山活动中,原来那片冰原被火山灰湮没尘封而变为沙漠。这儿的地壳运动至今没有停止,一座活火山,名叫梦诺茵耀,在350年前刚喷发过一次,它是梦诺湖的近邻。梦诺湖边上可以看到火山喷发后留下来的火成岩石和焦土黄沙。

梦诺盆地形成后,地球大约在76万年前,气候变暖,加州北部高原上的冰雪融化,冰河水注入梦诺盆地,于是生成了这一大片罕见的,高原上、沙漠中的美丽湖泊。然而,这梦诺湖没有通向大海的出口,湖水除去蒸发和被周围的沙漠吸收之外,只进不出。上游河水裹挟进来的盐、碱等等化学成分,全部沉积与溶解在湖水中,致使梦诺湖中的含盐量是普通海水的两倍半,含碱量则是普通海水的80倍。在如此高盐、高碱与高钙的“三高”湖水中,普通的生物绝对无法生存,只有“盐碱虾”和“盐碱蝇,是梦诺湖里绝无仅有的两种土生土长的生物。“三高”的梦诺湖水不利生物生长,但是湖水中饱含“三高”成分之颗粒的物理凝聚与化学反应,得以造就了以石灰岩,或者说碳酸钙为主要成分的塔垡,它们在湖面下悄悄地生成、慢慢地成长。

塔垡是梦诺湖的自然奇观,也是湖面水位的天然标志。因为塔垡只能在水中生、水中长。一旦浮出水面,塔垡脆弱的躯体,漫说是禁不住强风与波涛等等自然外力的冲击而被摧毁于一旦,就是自然界的风化作用也会令它们在数十年间土崩瓦解。

随着上游水量的变化,湖面起起落落,塔垡也会在湖面较低时,偶露峥嵘,这是梦诺湖的自然现象。湖畔的原住民是土著北美印第安人,分属东、西两个部落。“梦诺”是印第安语,意思是“从东边和从西边来的人们”。他们靠天吃饭,与天地自然和谐相处。男人进山狩猎,利用自然倾倒的树木,搭建帐篷、砍凿木舟;女人收集盐碱蝇的蛹和橡树籽,经晒干磨细,加工为食。

08.jpg

千百年来,土著印第安人看惯了梦诺湖的潮涨潮落,塔垡的起降沉浮,但是没有人见过塔垡从顶到底的真面貌。

然而,从1941年开始,在以后的40年间,塔垡一个接一个地,一群接一群地浮出湖面了。确切地说,那是梦诺湖的水面不断在下降,湖面不断在缩小。1982年的时候,和1941年的梦诺湖比较,湖面已经缩小了近三分之一。在已经干涸的湖区,塔垡现出全貌,奇形怪状,突奇嶙峋,高度大多都在3米到6米之间。

梦诺湖的地质地貌也激起生命科学界的兴趣。那些正在寻找火星和其他外星上生命存在迹象的科学家,发现塔垡的物理结构与化学成分,与来自火星的陨石结构与成分十分近似。梦诺湖的塔垡和微生物化石,成为科学家们探寻外星生命存在可能性的模型。此外,科学家们在塔垡身躯上的千疮百孔里,还找到了远古微生物种的化石。这说明,这些古老的微生物种,几十万年前曾经寄生在塔垡上,并且在远古的生态环境中生存。科学家们期望从这些标本中,得以探索生命起源的奥秘。

梦诺湖的变迁,塔垡的现身,尽管造就一道自然界奇观,而且还有科学研究价值,但它们也在预警人类:厄运已经临到梦诺湖!而给美丽的梦诺湖带来厄运的,竟是远在500公里之外的洛杉矶。

暂停一下,先顺便说说梦诺湖畔,土著印第安人的故事。大约在150年前,加州赛娥拉山脉一带被发现金矿,怀揣发财梦想的世界各地的冒险家们,蜂拥而至。在这一波美国西部的“淘金热潮”中,有一位名叫李万宁的欧洲人,来到梦诺湖西边附近的山区。他没有找到金矿,却见到山里原始森林中的橡树、红松等等,大树参天,蓬勃茂密,遮天蔽日,于是脑筋一转,何不采伐树木,再加工成金矿所必需的建材?金矿搭建竖井,建造房舍,制造家具,乃至采掘机的燃料,冬季取暖等等,都需要各种木料。不出10年,李万宁自己发了大财,又为当地创造了就业机会,梦诺湖空前繁荣。这里建立了一个小城镇,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

土著印第安人却因此而遭殃,他们赖以生存的森林遭受严重破坏,无法继续狩猎和采集橡子等天然食物,于是只好被招募到李万宁或其他人开设的各种工厂去做工。然而更为严重的问题是,印第安人自古以来的都是临水而居,淡水是生活必需的。外来的白人移民,与印第安人争抢宜居的淡水区,冲突势在必然。白人在武器与人数上的绝对优势,结果是把印第安人驱离出他们时代相传的部落营盘。白人反客为主,原住民只有两个选择,一是给新主人打工谋生,改变固有的生活方式,步入“现代化”;二是远走他乡,寻找开辟适合他们生活习惯的土地,再建新的家园。

李万宁和那一代的冒险家们,对于美国社会的繁荣进步,功不可没,是开发大西部的先驱,但对西部原始森林生态环境的破坏也是空前的。李万宁腰缠万贯,却死于非命。一次,他在酒馆喝酒,装在裤子口袋里的手枪莫名其妙地走火,射穿了他的股动脉,一命呜呼。

如今美国联邦政府,在全国许多地区设置了印第安人保留地,对印第安部落族群在财政、税收、教育和就业等方面,给予照顾,算是为当年白人祖先曾经野蛮掠夺、残酷杀戮印第安人行为的忏悔和补偿。梦诺湖一带目前还没有印第安保留地,这里已经十分罕见印第安人。他们只在每年的几个特殊日子,才“从东边和从西边来”回乡聚会,在湖畔庆祝部落传统的节日,祭祀祈祷,互颂平安。他们是当年被驱离故土的梦诺湖土著的后代,正不懈地游说联邦政府,力争在梦诺湖设立一个印第安保留地。

希望他们如愿以偿,现在回来接着讲洛杉矶的故事。

洛杉矶,临渴掘井;调北水,遗患无穷

洛杉矶,音译自西班牙语,原意是“美丽的仙女”,早就成为了国际著名的大都市。这“美丽的仙女”依山傍海,山是北部的圣福南多等等山脉,海是西面的太平洋。按面积说,洛杉矶是美国最大的城市,幅员辽阔,道路纵横,空港、海港俱全,可谓四通八达。更兼四季如春,阳光灿烂,不潮不燥,是人们喜欢居住的地方。1900年,城市人口大约10万,之后人口爆炸,到1994年已经发展到900万人。人丁兴旺,城市繁荣固然是好,可是洛杉矶位处北美洲的“亚干旱”地带,上天少降甘霖,地下缺乏水源。“美丽的仙女”难以承受令她如此快步地向现代国际大都市的演进。洛杉矶的地理位置和地质结构实在“不给力”!

在洛杉矶人口还只有几十万人的时候,大多数老百姓以为水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居民理直气壮,以为:我是付了钱的,只要拧开水龙头,水就应该到手边,而且要源源不断,这是天经地义。偶尔发生故停水故障,老百姓定会火气冲天。

当年洛杉矶,乃至全加利福尼亚州,能有几人意识到“水是有限的资源”?先知先觉者少,但不是没有。

 07.jpg

19世纪90年代,洛杉矶的一位水利专家,名叫伊顿,在洛杉矶水利资源局供职,当年就不断提醒洛杉矶的市政府和议会:水是这座城市繁荣的重要因素,但是洛杉矶水源非常有限。他再三地发出警告:水源严重短缺的局面将难以避免。

与此同时,伊顿带领他的同事开始在洛杉矶地区寻找地下水源。几年下来,他们找到的地下水源,不是水量太小,就是水质太差。伊顿彻底失望了。而且,他意识到如果不控制地下水的开采,洛杉矶将在多处出现地面塌陷,后果不堪设想。

伊顿不得不把为洛杉矶寻找水源的范围拓宽。他想到美国中西部的科罗拉多河。这条大河,一年四季水量充沛,河水奔腾咆哮,最终流入墨西哥的加利福尼亚海湾,归入大海。科罗拉多河的中、下游一段,恰好在加利福尼亚州与阿利桑那州的州界一带,引导部分科罗拉多河水到洛杉矶来,是多么浪漫、大胆的设想!伊顿和他的同事们试图规划引水途径,发现那引水工程必定是举步维艰,渠道必经之路上,不但有群山横亘阻隔,还有莫哈韦大沙漠恶劣环境的困扰。这计划实施谈何容易?但是从长远看,倒也未必不可行,只是远水解不了燃眉之急。伊顿的这一计划胎死腹中,因为市政府没有兴趣,伊顿的方案根本没有机会提交市议会表决。

伊顿必须另想办法,他的目光于是投向北加州。他注意到加州东北部与内华达州接近的地带,那条如同巨蟒一般的塞俄拉山脉,起伏绵延,蜿蜒盘旋,多处山峰都在雪线之上。也就是说,在冬季那里的降雪量巨大,山上的积雪极为深厚,夏季的高温都不能把积雪全部融化。融化了的雪水流向何方?伊顿带领他的同事们,深入塞俄拉山脉勘查,找到两条大河,一条流入欧文丝湖,另一条注入梦诺湖。欧文丝湖与梦诺湖近似,当年也是一个美如仙境的高原湖泊,同样是盐碱含量极高的、没有出口的“死湖”,她距离洛杉矶大约400公里。

这两条大河的上游,都处在海拔1500米以上的加州东北部高原。而洛杉矶是海边城市,市中心海拔不到百米。仅凭地球重力,河水就能源源南下,流向洛杉矶。唯一需要的就是敷设输送渠道。引欧文丝湖的上游河水,以及在必要时还要引梦诺湖的上游河水,进入洛杉矶的计划,很快被市议会批准。洛杉矶市政府开始与引水工程的沿途各郡、各县的政府机构谈判,谈判的底气是钱。洛杉矶财大气粗,出手阔绰,除了给当地政府巨额补偿金之外,还购置了水渠沿途的土地。至今,梦诺湖仍然是洛杉矶的领地,却又归属当地政府管辖,算是从洛杉矶手里“租”来的,这是后话。

这就是20世纪初,洛杉矶声势浩大的北水南调工程。兴建南北纵贯大半个加利福尼亚的引水渠道和管道,惊天动地。欧文丝湖的引水工程在1913年完成,同年引水渠道开通,洛杉矶的水荒得到缓解,人们额首相庆。但是,仅仅十年的光景,欧文丝湖就干涸了,真的成为“死湖”了。伴随着欧文丝湖的干涸,是那一地区的生态失衡与环境恶化。每次起风,干涸湖底的沙尘,携带着各种对人类有害的物质颗粒,以及腥臭难闻的微生物尸体,被卷上天空,四处游荡。天空与蔚蓝色永别,挥之不去的是晦暗阴霾。当地居民纷纷逃离故土,美国海军在附近的一所武器试验基地也被迫关门。

当地百姓怨声载道,洛杉矶备受指责。在舆论压力之下,加州最高法院判定洛杉矶对于欧文丝湖区的“经济”损害,负有责任,必须赔偿。欧文丝的地方政府和老百姓获得了金钱补偿,风波得以平息。但是厄运却无法逆转,美丽的欧文丝湖从此消失,如今那里是丑陋不堪的一片荒漠,不仅人烟绝迹,“连鸟儿飞过都不拉屎”。

这是欧文丝湖的悲惨命运,再回来说梦诺湖。1941年,引梦诺湖水南下洛杉矶的工程告竣。接受了欧文丝湖的教训,洛杉矶从梦诺湖的引水量较为节制,仅仅把她上游河水的一部分,分流出来,经由大渠流向南方。即使如此,梦诺湖一带的生态与环境的被破坏,步步显现出来。

1941年,在引水南下洛杉矶的工程启动之前,梦诺湖面海拔1956米。十年后的1951年,水面下降了一米,降为海拔1955米。以后湖面逐年下降。1982年是湖面最低的时候,已经降至海拔1942米,这与1941年相比,湖面水位下降14米,湖面萎缩了近三分之一,湖水量大约减少一半,湖水中盐碱浓度相对升高一倍。

前面提到塔垡的暴露,那正是洛杉矶北水南调,致使湖面水位下降的结果。常年暴露在空气中的塔垡,走向瓦解,走向消亡。更为严重的是,梦诺湖的生态系统遭受到空前的破坏。原本,不但加州水鸥常年栖息在梦诺湖,还有大约300万只来自远方的野鸭,野鹅一类的候鸟,每年来此过冬或产卵。各种鸟儿可以在湖心小岛安居,盐碱虾和盐碱蝇是它们食之不尽的美食。但是,湖水的盐碱浓度大幅升高后,盐碱虾和盐碱蝇由于生存条件骤然改变而大量死亡。食物链断裂,鸟儿们遭了殃!还有更大的威胁:随着湖水的消退,湖心小岛和湖岸出现通道,于是附近山上的野狼,得以直奔湖心小岛,侵害鸟类和它们的后代。

加州水鸥和外地候鸟,在梦诺湖几乎绝迹。

民告官,环保首例;梦诺湖,终脱厄运

1974年,斯坦福大学的研究生盖因思来到梦诺湖,当地人至今都在说,盖因思的到来,是上帝送给梦诺湖的一个礼物。

盖因思,1947年出生在洛杉矶,本性亲近大自然,尤其喜爱鸟类,从小就跟着父母观察、识别各色鸟儿。在十来岁的时候,盖因斯已经具备有关鸟类的丰富知识,成为了南加州爱鸟协会的会员,他跑遍了加州各地的沙漠绿洲,追踪那些无家可归的流浪鸟,探索它们的生活与飞行习性。

1969年,盖因思进入圣塔克鲁斯加州大学,4年后大学毕业,又进入了斯坦福大学研究生院,继续学习环境生物,真是如鱼得水。他聪明好学,努力上进,深得导师喜爱,在老师指导下,完成了关于“塞克拉门托峡谷中水鸟群的习性变化”的研究课题,1974年,还没毕业就发表了一篇有份量的论文,可算春风得意。

他的导师给他讲过洛杉矶北水南调工程,以及这工程给欧文丝湖造成了无法逆转的危害。可是梦诺湖的状态至今不明,缺乏最新的水文资料。有三个月之长暑假快要到了,导师建议他去梦诺湖考察当地生态环境,并且是独立作业。这一来是导师信得过盖因思的能力,知道他是个做事认真,十分靠得住的年轻人;二来,导师以为这个题目没有什么太大的困难,就是对学生的一次演练,牛刀小试吧。

梦诺湖之美闻名遐迩,那人间仙境早令他神往。盖因思摩拳擦掌,出发前做足了案头工作,除了从系里借来一应仪器外,还专门购买了帐篷、炊具等等露营用具,打算在梦诺畔安营扎寨,既可高效地完成任务,还能尽情地享受湖光山色。盖因思驱车到达梦诺湖时,已近黄昏,月光下的梦诺湖显得神秘莫测,湖面平静如镜,塔垡在落日与月光双重照射下通体金黄。在这犹如梦幻的仙境里,盖因思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跃入水中,痛痛快快地畅游。梦诺湖的“三高”使湖水产生巨大的浮力,人人都可以轻轻松松地漂浮。盖因思领受到“失重”的味道。

盖因思在考察中吃惊地发现,梦诺湖的水位正在逐年下降,并且近年来下降的速度十分惊人,几乎是每三年就下降一米。他在斯坦福大学学到的知识告诉他,梦诺湖在退化中!毫无疑问,这里的生态环境也必定随之发生恶化!他还注意到,那些最令他心仪的鸟儿的数量和种类,都明显地减少了,文献资料上记载的梦诺湖的鸟群种类,多数不见了。在那个湖心小岛上,他看到了哺乳动物与爬行动物的足迹,这令他心惊肉跳。

盖因思报告导师:在未来的20年里,梦诺湖将是一个没有生命的化学水坑。

盖因思跑去梦诺湖当地的县政府,发出警报:60年前,欧文斯湖的厄运即将临到梦诺湖!

考察任务圆满完成,但是,梦诺湖从此令盖因思魂牵梦绕。在以后的14年,直到他英年早逝,几乎所有的假日,他都是在梦诺湖度过的。从梦诺湖考察回来的第二年,盖因思联合了斯坦福大学的几位同学,向美国自然科学基金会申请并获得一笔经费,首创关于“梦诺湖生态系统的综合性研究”。与此同时,他撰写相关的文章,发表在戴维斯加州大学的学报和其它学术刊物上,还写了两本关于鸟类的书,都特别地涉及到梦诺湖生态环境恶化的问题。

盖因思的奋斗目标逐步清晰:保卫梦诺湖,恢复那儿的生态环境。

为达此目标,仅仅纸上谈兵是远远不够的。1978年,盖因思发起成立了“梦诺湖委员会”,这是个纯粹的草根组织。在此基础上,他开始在社会环保组织,学校与各种集会场合,频繁地发表演讲;委托律师策划法律诉讼;游说县、郡乃至加州的政府立法机构。盖因思乐意向一切希望了解梦诺湖存在价值的人们,解释梦诺湖委员会的诉求,争取社会与民众的支持。苍天不负有心人,在短短三、四年时间,梦诺湖委员会发展到两万会员,他们获得了社会的同情,争取到部分州议会议员的支持。盖因思还收获了爱情,与赛莉朱蒂志同道合,喜结连理。

法律诉讼终于启动了。原告就是这群草民,被告则是盖因思的故乡,那庞然大物洛杉矶市,具体地说就是洛杉矶市的水电局,那个北水南调工程的负责机构。在以后长达15年的诉讼中,不仅是水力局,还有洛杉矶的其它政府机构,被盖因思的委员会告上法庭。

1983年,加利福尼亚最高法院判定:洛杉矶水电局必须减少每年从梦诺湖上游河流截取的水量。这是盖因思他们的一个初步胜利,但是远远没有达到他们的目标。于是原告不懈地控告,被告顽强地辩解,官司打得难解难分。

1989年,加利福尼亚最高法院再次判定:在有关梦诺湖的生态保护问题与洛杉矶的水荒问题的全面评估完成之前,暂停所有、任何从梦诺湖上游河流的截水分流。这是加利福尼亚最高法院极为明智的判决。处理好这个事件,极为棘手。谁都知道,梦诺湖应当保护,但是洛杉矶的生存也不能置之不顾。洛杉矶在这段停水期间,不得不花费3,800万美元,从其它地方购买用水。

1994年,加利福尼亚州的政府机构“水源控制委员会”,发布关于恢复梦诺湖区生态环境的行政命令,那是一道强制性的命令:在梦诺湖水面回升1米之前,洛杉矶水电局必须停止从梦诺湖上游河流截水;在梦诺湖水面回升1米以后,洛杉矶才可以在规定的限额内截水分流;随着梦诺湖水面的上升,洛杉矶可以获得的水量也逐年增加。期待着在20年的时间内,即到2014年的时候,梦诺湖的水位能够升高到海拔1948米,并且周边生态环境得以恢复。那时候,洛杉矶也将被允许从梦诺湖获得更多的水源。

1998年,加利福尼亚州“水源控制委员会”再次发布行政命令,把生态系统保育范围扩大到整个梦诺盆地。

保卫梦诺湖,似乎是一场没有枪炮、没有硝烟的战斗。从盖因思1974年,考察梦诺湖、为保卫她而奔走呼号开始,到1998年全部梦诺盆地的生态环境受到加利福尼亚州的法令保护为止,盖因思和梦诺湖委员会,以小胜大,艰苦奋战了24年。这期间,法律诉讼,包括那一场又一场法庭上的唇枪舌剑,一次又一次庭外的谈判折冲,就用了15年,真是一场艰苦的持久战。不幸的是,1988年盖因思在一场中交通事故中丧生,那车祸就发生在梦诺湖附近。盖因思生于洛杉矶,魂断梦诺湖,巧合还是命中注定?他的那些志同道合的朋友们,没有因为失去了领袖而停止他们的脚步。相反地,盖因思的突然离世,激起了更多的人,参加到梦诺湖的保卫战中来。

盖因思没有能够看到官司的胜诉,更没有等到那最后的成功。盖因思理想远大,生前说过,打赢一场官司不是成功,那不是他的抱负。他孜孜以求的乃是挽救梦诺湖,挽救那儿的生态环境,挽救居住在梦诺湖人类的朋友们,包括那令他心碎的鸟儿们。

19.jpg

梦诺湖,环保地标;盖因思,名垂千秋

盖因思成功了。梦诺湖水面自从1994年以来,逐年回升。2012年9月我到那里凭吊与探查的时候,看到湖面已经上升到海拔1946米。这距离原定的20年目标,水位高度还差两米,但也只有两年的时间了。前景堪忧!即使天公作美,在以后的年份里不出现大旱,原定目标如愿得以实现的话,那也比梦诺湖在1941年湖面水位-海拔1956米,低得多。也就是说,梦诺湖可以摆脱“死亡”,但不可能恢复“青春”。

如今,我见到的梦诺湖,依旧美丽迷人,湖水清澈,湖岸谧静。千奇百怪的塔垡在皎洁的月光下、波光粼粼的湖面上,傲然挺立,熠熠生辉。水鸥或翱翔在湖面,或憩息在塔垡身旁。微风吹来,那月亮,远山和塔垡的倒影在湖面上随风摇曳,变得虚幻。微风过后,倒影再次变得清晰。五色晚霞在上,皑皑雪山在侧,好一处世外仙境,童话世界!

盖因思保卫梦诺湖的成功,为环保人士提供了一个极佳的案例。只要想一想,梦诺湖与欧文丝湖的不同命运,就知道盖因思是多么具有远见卓识。那远见来自于他的胸怀,它追求的不是因“经济损失”而获得金钱赔偿,他盼望的是梦诺湖生态环境的恢复。那卓识不仅来自于他的科学素养,更来自于他对大自然,对人类的朋友们的爱。

为纪念这位生态与环境保护的先驱,一个以盖因思命名的奖金设立了,专门奖励那些为生态保育,环境保护做出科学与实际贡献的大学生与研究生。一块“盖因思的纪念碑”安放在梦诺湖畔,雕刻在一方采自梦诺湖附近山上的花岗岩。

对于洛杉矶来说,输了官司,自是情理之中,也在意料之内。因应之道惟有节水一途,别无选择。洛杉矶开始大力宣传水资源的宝贵而有限,普及节水知识,改变市民习以为常的浪费习惯。与此同时,鼓励居民更换节水的浴室洁具和厨房用具,政府予以补贴。更为重要的是,洛杉矶实施了一系列的技术改造,设备更新,使得废水回收,循环利用,等等。从上个世纪80年代到现在,洛杉矶的人口又增加了一百万,但是城市的用水量却没有增加。洛杉矶的节水措施,卓有成效!

洛杉矶节水获得成功,成为典范。紧接着,加利福尼亚州政府开始在全州普及推广节水。在这个意义上看,盖因思和他的委员会的胜利,何止是挽救了一个梦诺湖,恢复了一个梦诺盆地的生态系统?盖因思教育了加利福尼亚,他给所有的加利福尼亚人,上致达官贵人,下致贩夫走卒上了一课。这一课让所有人都明白了:对大自然的破坏一旦开始,结局就已经注定。当人们战天斗地,自以为无所不能、无所畏惧、人定胜天的时候,其实那恰恰是人类最愚昧的表现。人类或许还不明白,对大自然粗暴的掠夺,或许得利于一时、一地,但对于自然界的破坏却往往是永久的,难以修复,无法逆转。人类也必将遭受报应,自食恶果。

如今,梦诺湖是加州的一个塔垡保护区;整个梦诺盆地成为国家森林风景区。这当然不仅仅是因为梦诺湖的美,或者塔垡的奇。人类正在生态保育,环境保护的道路上蹒跚学步,但举步维艰。梦诺湖无疑是人类进步的一个历史性地标。每个来梦诺湖游览、考察或者凭吊的人,都会在不同程度上有所领悟。地球是人类和人类的朋友们共同的家园,人类应该对他们给予尊重与关爱。人类必须对大自然心存敬畏,在为自己的生存与发展,欲对山川江河动手动脚之前,应该谨慎三思。这不是胆怯,不是畏缩,而是人类在告别野蛮、脱离愚昧,而走向更高的文明。



---

转载请注明本文标题和链接:《梦诺湖的卫士,环保先驱盖因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