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谷里泪奔回——秋行美西之十七

老邮差的邮局

您的位置:老邮差的邮局 >我的日志> 死亡谷里泪奔回——秋行美西之十七

死亡谷里泪奔回——秋行美西之十七

驱车进入死亡谷,并没有感觉到多么恐怖,大概因为现在已经不是死亡谷最热的季节,现在这里的各项设施也已经十分完备,所以在这里所见都是好奇的游客。越野的吉普,舒适的房车、拉风的哈雷,路边还有跑步的、骑车的,都是一脸的轻松。

66.jpg

进入游客中心被告知,因为天气原因,盐湖和会走的石头两个景点都关闭了。我当时就如泄了气的皮球,我原本是在网上看了相关的资料,就是奔着这两个景点来的,特别想好好拍一张盐湖里结晶圈的片子,这下全没戏了,泪奔了。

62.jpg

63.jpg

去看了这里著名的Zabriskie Point,是不是翻译成为扎布里斯基角。是从一个高坡观景台向峡谷里望去,山石纹理非常壮观,这里应该是一个经典的摄影点,看到很多很专业的洋摄影师,使用的设备我也没见过。

67.jpg

连续两个晚上在死亡谷拍星空。据这里的旅游资料介绍说,死亡谷的夜晚是北美最黑暗的,大概是因为这里最低的地方已经低于海平面86米。夜幕降临之后,满天繁星。这里太干燥,绝大多数日子都是大晴天,因此很适合拍星空。抬头望去,银河清晰,这是现在的北京无法看到的。我也遇到洋摄影师在夜晚拍星空,他大概在拍延时,在不同位置架了两台相机,来回左右奔波。这地方真的太晴朗了,能看到的星星太多,因此反而不适合拍星轨。

69.jpg

第二天去看了沙丘,也是死亡谷标志性的景点。因为我走过中国的塔克拉玛干,因此对死亡谷里这块一两平方公里的沙丘并不惊奇,但是沙丘上的纹理是非常漂亮的,适合摄影。

65.jpg

到天黑之际,四周很少有人了。很远的地方走过来两个摄影人,扛着全套的摄影器材。走过身边时用英语打过招呼问好,其中一人问我是韩国人吗?我说我是中国人。他改用汉语问:你是哪个城市的?我回答是北京的。他说:我九月刚刚去了坝上。我问你们是哪里的?他回答是台湾的。我说台湾我去过,也认识台湾摄影的朋友。叫刘森啥来着。他马上说是刘森云。我说对。他说熟悉的。我说还有一个女的,他说叫叶玲秀,我说对对对。他说跟叶玲秀是很熟的好朋友。你说这世界咋就这么小,这也算他乡遇故知哦。另一位说:对老邮差这个名字有印象,肯定看过相关的网上资料。我说那应该是关于数码照片后期处理的内容了。他们又专门询问了RAW处理软件的信息,留下联系方式,并相约以后到台湾和北京再见。

70.jpg

离开死亡谷的当天早晨,出现了满天朝霞。据说这是死亡谷非常难得的天气,于是我赶紧去拍了荒原和恶水湖,也算是对我没有拍到盐湖和会走的石头的补偿了吧。

---

转载请注明本文标题和链接:《死亡谷里泪奔回——秋行美西之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