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闻有驴友坠落司马台单边墙噩耗

老邮差的邮局

您的位置:老邮差的邮局 >我和长城> 又闻有驴友坠落司马台单边墙噩耗

又闻有驴友坠落司马台单边墙噩耗

昨日里又闻听有驴友坠落司马台长城的单边墙身亡,不禁唏嘘。

司马台长城单边墙在高山峰顶,两边悬崖,其中南侧是上百米高的绝壁,如果失足跌落,断无生还希望。

上世纪90年代,我曾两次走过单边墙。那时年轻气盛不知生死为何物,记得当时那上面没有人,我是自己很痛快走过去的,而同行的另一位朋友是坐在墙头一下一下挪屁股蹭过去的,回来时他的裤子都磨破了。

14296451329984175.jpg

这是2011年5月从仙女楼看望京楼,中间这段就是最危险的单边墙,右侧是百米悬崖。我们现在都不走城墙上边,而是从北侧的树林里走小路过去。

那个年代就知道,司马台单边墙是中国长城上能够行走的最危险的地段,后来听当地的老乡说那里每年都摔死人,连当地的老乡都有不慎摔下去的。

随着年龄的增长,经历越来越多,胆子越来越小,再也不敢轻易去那样危险的地方了。现在我们去望京楼都是走北侧的山林小道,不再走单边墙上边了。

算来我专注长城摄影已经有8个年头了,危险的地方绝不去冒险。而且每次去都是相对熟悉的地方,每一条小路,甚至每一个大石头都心里有数。凡是第一次去的地方,通常都是先跟随去过的朋友走。没去过的地方也是先做好功课,而不冒险。自从去年我受伤之后,这方面的行动还没有恢复,也不可能再像过去那样无忌惮地上蹿下跳了,现在每一脚都要踩稳了踏实了。

行走长城是好事,但必须安全第一!要不断积累户外经验,循序渐进。现在看,凡是出事的,基本都是没有户外经验的生瓜蛋子,以为自己运动性能好就敢上,最终不仅害了自己,也令同行人愧疚一生。

14296451327661665.jpg

这是从东侧的聚仙楼向西看望京楼和仙女楼。


在网上看到一位网友写的望京楼单边墙历险记,转帖在这里:


驴友 | 司马台坠崖惊魂始末

2015-04-22 胡婧慧 


作者的话:我尽量客观的记录这个过程,时隔已久,事情发生在2013119日。今天决定把这个事情写下来,让更多人看见,源于上周六(2015418日),得知又有一位女驴友重蹈覆辙。

实际上对于一个亲眼目睹就在距离自己十几米处一个生命坠崖的当事人,每一次回忆,都像是回到那种恐惧里。

今天写下来,往后再也不提。希望大家不要去。单边墙,不要去。让遗迹,安好的矗立在那里。


也许,有些人读完,反而会觉得刺激有挑战,想去试一试——这是我最担心的,但是我一定要说出来,严肃的告诉你们,生命只有一次,生死只在一瞬间。司马台单边墙危险系数特别大,一定不要去,人间有那么多的美景,不一定非要去体验这样的刺激。如果一定要去,请带好装备,找个靠谱团队,且危险路段绕路。

如果真是“鬼迷心窍”了,请写好遗书再上路。我是严肃的,因为我希望,不要有人再重蹈覆辙。因为,这是一场噩梦。

再看这些照片,我看见的不是美景,而是毒品。




作为“长城三险”的翘楚,司马台单单边墙矗立在悬崖之上,独领风骚,也许你以为它是这样的:



但是,另一面,它是这样的:


正如你所看见的,右边是陡峭的悬崖,攀爬的人只要手松或者脚滑,坠入悬崖,就会一路坠入崖底,几乎没有生还可能性。


时间回到2013119日,那一天,我鬼迷心窍的拉着我的几个小伙伴,一起去走单边墙,组成“七人小分队”,我们七个人都是有超过两年经验的驴友,其中有三个达人,基本都走过长城三险第一险的“箭扣西线”。领队走过单边墙,他的平衡能力超好,这次是我死皮赖脸把他请出山来带队。我们公交加小面,抵达达巴各庄,但是被护林员拦截,说不让上山,只好绕路前行,队里有队员劝说要不回去吧,但大部分人认为车途两个多小时,就这么回去了不甘心。可是想回去的人,是认为,既然被多次阻拦,也许,上山真的不吉利。我们半气馁的走走停停,唐家寨也不让上,最后从一个貌似叫新城子的山村上山。这时,我们发现和我们比我们提前大概半小时上山的,还有一个大部队,叫月下门(116人队伍),当我们站在山脚,他们已经到了半山腰。

他们的队部部分人合影:


大致可以看出来,很多人的衣服并不专业,还有人穿牛仔裤、平底鞋、帽衫。


我们想着这样的大队伍,一定会把“战线”拉得比较长,所以,我们决心要超过他们,否则,一直尾随的话,很有可能前行速度被压制,最终无法在天黑之前下山。这时差不多11点半,我们已经在为安全下撤做打算。


走到第一个烽火台的时候,发现竟然有人在里面使用明火煮面,一打听,这是另一只队伍,叫“疯行”,这一天他们的队伍有26人,彼此并不熟悉,是一个来自天南海北的临时集结的队伍。


我们继续前进,一一赶超我们前面的人,并且保证我们的七个人小分队彼此距离较近,都在视野范围内。当经过一小段单边城墙(约30厘米,两边悬崖,仅容一个人通过),大部队里有女生因恐高开始堵车,我们领队就开始劝说恐高的女生,说前面路段更窄更险,建议她们从望京楼下撤或者外面绕路。


116人的大队伍前队和后对拉了超过三公里,我们7个人,每超过一个人都很艰难,因为山势险峻,多路段只能容纳一人,无法超人,堵车路段很多。拥堵时闲聊起来,才知道这支队伍很多人是第一次“户外”,对危险毫无概念,只当是来“逛公园”。

我们质疑,你们领队没有告诉你这里多险峻吗?他们回答很轻松,说领队说难度系数很低,适合新人,距离不长,三四个小时就能走完。只要不恐高,就没有危险,还鼓励多带摄影装备,因为这里景色很美。


我们混迹在一群又无经验又无知的队伍里,更深刻的感到必须想办法超过这只队伍,否则,我们天黑之前一定下不去。月下门的领队可能也着急了,安排了前队、中队、后队共三个还是四个领队,不断喊话“跑起来,加快速度。”



在到达望京楼前面的烽火台后,大部队 队伍开始收拢,这时候我们七人快速通过,走到大部队中前队位置上了单边墙。这时已经是下午三点。每过一分钟,我都担心无法在天黑前下山,长城上景色很美,但是我无心欣赏。陡峭的城墙,让我全力集中精神在我的每一步上,五六十公分的单边墙,矗立在山顶上,一面是深不可测的悬崖,风在山谷里哭泣,另一面是树林,深秋时节也没有什么景色可言。面对单边墙的时候,我原本对它的憧憬,在亲眼目睹其惊艳而如愿以偿后,就没有任何心思来回味这种“刺激”的快感,满心只有忧愁,我们该怎么下去啊。



队伍一路堵车,许多人恐高,在宽度为三十公分的城墙上,用屁股蹭着走。当我抵达最狭窄的路段,大约只有二十公分的地方,发现前面的女生已经几乎吓得瘫软,爬着走了。我的领队平衡能力特别好,从后面走着墙过来,经过我,也一脚跨过那个女生,说我去前面给你拍照,就淡定的走了。我几乎想学着他的样子,也一脚跨过一个人,但是想想还是算了,决心耐心的等吧。我站在那里,手插着腰等,等了五分钟,女生刚刚爬过去五米,我身后一个小伙伴,亲亲拉拉我的衣角,说你也坐下来吧,站着多累,估计还得等会儿。我叹了口气,蹲了下来,坐下来了。大概又等了十分钟,女生终于爬过去了最惊险的十几米的墙,然后经过一个大约两三米的斜坡,最后在稍微宽敞的地方安抚自己未定的惊魂,我看这时OK了,就站起来,几秒走完了前一段路,然后很小心的爬下斜坡,总共时间可能不超过两分钟。

我保持这样的路段,前后都有余地,不至于前后拥堵,彼此吓到。

我看看她,算是超过了一个人。我又看看我身后的小伙伴,大家距离都不远。


因为走完了这段路“精华中的精华”,我叹了口气,走到了领队身边,发现他正在给我拍照,这张拍摄于16:18分,



这张拍摄于16:19分,


16:19.拍完这一张,他身边一个女生把他的照相机镜头盖碰掉了,镜头盖在城墙上砰砰撞了几次掉下悬崖,他低头看了一眼,说,算了,不要了。然后他就收相机,说今天先不拍了。我们谁都没有想到,这两张的照片,却记录下一条生命的最后两分钟(上图中白色帽子驴友,白色衣服,黑色裤子)。


就在他把相机收起来后,我听见身后有动静,条件反射的向后看,看见一个带着白帽子穿白色上衣的女人从悬崖上掉了下去,这时她已经在空中,此时我还没有意识到这有多严重,眼看她先是被树枝接住了,她本能的去抓树枝,我心里轻叹,“还好还好,有救”,然后发现她被树枝弹了起来,继续滚落,重重的一声像是头部或者背部撞到了石头上,接着再次弹起,紧接着就是肉体在山谷中下坠的声音。那坠落的几秒我感觉时间很长很长,悬崖好像没有底一样,最终一声不同的声音迟迟传来。我感觉自己彻底被吓傻了。


不仅是我,整个队伍都傻了。没有人尖叫,没有人求救,没有人发出任何声音,只有风在山里的哀嚎声。世界都静止了。前前后后至少二十人亲眼目睹了这一幕,但是没有人发出任何声音。


静止后几秒,队伍开始前行,依旧没有人说话,宁静的前行。


我咽下了我在眼眶打转的眼泪,闭着眼睛让自己镇定,也接着沉默的前行。感觉过去了好几分钟,我的领队对着116人部分的领队大声呼唤,“会心一笑!你的人掉下去了!”

领队会心一笑不以为然,反问“你是不是开玩笑?”也许是没有看见这一幕所以没有当真,后来过了很久,他们才向救援队求救,并组织强驴救援。虽然,大家都知道,那样的坠崖声音,是几乎没有生还可能,但还是默默祈求奇迹的出现。这种想法都是靠后的,最靠前的,是每个人的本能都在呼喊,“我要活着下去”。



我惊魂未定,看看我的六个小伙伴都安好,大家面面相觑,神色严肃,继续摸索着往前走。其实这个时候,谁都感到骑虎难下了,在这样的危险路段,只容一人行走的路段,唯有尽快下撤一条路了。


队伍的速度明显加快了,刚刚那些瘫软的女生也似乎被打了鸡血,哭了的没哭的,吓傻的没吓傻的,都在靠本能意识继续了。四点半之后,太阳渐渐落山,夕阳渐渐用金黄色雕塑这座山峰的轮廓,景色渐美,但我无心欣赏。因为被吓到,我的腿一直打抖,领队一直扶着我,在有难度的路线,用手臂给我搭梯子,我半瘫软的下了长城,直到猫脸楼,我们七人汇合,紧紧抱在一起,我哭着说,“咱们是生死之交了,对不起,我执意把大家带到了这里,对不起。”




这时大概五点二十,天色渐暗,长城上还有很多人,但是我们顾不上了,我只要我们七个人安全。我怀着内疚,是因为这次行程是我鬼迷心窍组织的!是我把我的两个闺蜜,几个好友至于这样的危险境地!

我的闺蜜跟我说,如果掉下去的是我们之间的一个人,另一个人要怀着多大的内疚活下去?!

我说我不感想,不愿意想。我们七个人在确认安全之后,话多了起来,刚刚的沉默变成了没完没了的说话,根本停不下来。领队很冷静,说咱们别说了,快走吧,还有一段山路,才能安全达到村庄回城。


我们发现116人大部队的前队往司马台景区走,我们好心收了他们,带着他们安全下撤,一路捡人,最后捡了差不多二十人,一起收到巴各庄。这些人,没有头灯,没有手台,对户外危险毫不知情,没有基本的装备意识。可知他们的领队有多大意!


到达巴各庄,大约六点,天彻底黑透。手台里听到大部队组织的救援队不断问出事地点,作为当事人,我们领队在手台里详细解答,路上遇到救援车队,我们也给指了方向。手台里开始有人指责我们的领队不去救援,他显得很为难,我跟他说,别管,我们七个人安全是第一位,你要对我们负责。你扔下我们,却救人,就是坑我们。

当我们坐上小巴士,还依旧听见手台里,在询问出事地点,并不断指责我们的领队没去救人。直到手台信息超出了范围,我看见领队很为难的神情。

实际上,那个时候他已经受伤,并且,我们已经尽力做了我们能够做到的事情,我们救了二十个人,我们给救援队指明了方向。



后来的事情,竟然是我和领队都精神失常了,猛叔带着我俩去绿野救援队进行心理干预,才逐渐缓回来。


也得知,这名坠崖的驴友,并不是116人队伍“月下门”的,而是那个在烽火台里生火的“疯行”队的。

最为搞笑的事,造成这次事故的重要原因之一,是月下门带着一堆无知的新人上山造成严重“堵车”,而月下门的领队不但没有因此自责反而却因为事后“救人”行为被推崇为“不仅保护了自己队友且舍己为人救援其他队伍队员的英雄”。

我们也得知,那天救援队山上,不仅找回了坠崖者的尸体,更为重要的是在山上救了很多冻得簌簌发抖的人、受伤无法下撤的人、走错路脱离队伍的人。


整个事故,疑点很多,尤其是当这位驴友坠崖,前后左右没有任何一个人发出声音,没人认识她。也是事后得知,她脱离了自己的26人队伍,混到了116人里。她的领队恍然发现她出事,是在26人下山回到巴士里,发现她的座位空了,没人,才猛然一惊,发现丢了个人。


我们好后怕好后怕,发现我们的照片里,很多这位驴友的身影,她无数次和我们擦肩而过。她坠崖的地方,也正是我焦虑的地方,一念之间,我坐下来安静等待,而不是鲁莽,否则掉下去的可能就是我。


再看看照片,如此拥堵的斜坡,如此危险的地段,如果白帽子的大姐本能地抓到她下面的一个人或者外面岩石上的两个人之一,将是如何的状况!!!不敢想象。他们说危险性与大部队小部队没关系的人情何以堪。别的照片可以看到这三个人里至少有两个人有月下门的红条。这只能说是月下门的万幸,这几个人的万幸。




这些是我的领队的总结:

不管是哪个队伍的人出事,都应该反思安全隐患

1. 出去带队至少领队人数要分配好,每50个人至少得有4个领队吧

2. 领队一定要起到审核人员的作用

3. 出去玩的驴友装备一定要求到位,头灯手电不管能不能用到都要准备

4. 爬山登山鞋是必须的,背包爬危险的地方一定要用登山包,必须有胸带腰带,并且过危险的地方的时候必须拉紧。和绿野救援队参加救援的英雄交流过,曾经有过事件就是,有个地方需要跳过去,那个人已经跳过去了,但是背包是普通背包,跳过去一瞬间背包往回弹的一点力,就让他掉下了悬崖。

5. 在外面爬山时间点一定要掌握好,知道天黑时间点。天黑之前两个小时就应该想好备用下撤路线。该放弃就放弃

6. 过危险的地方一定要下保护。你自己是强驴可以徒手过类似鹰飞倒仰的地方,但是你的队员不一定,所以必须要绕路,或者下保护。

7. 如果冬天驴友要出去爬山的话,包里一定要准备雨衣,两个救生毯,几块压缩饼干,关键时刻是救命的宝贝,救援队的大哥告诉我曾经有两个驴友在灵山上大雪天迷路,就是在背风的地方挖了雪洞,靠着救生毯保温,挺过一夜第二天找到路下山的。我属于比较胆小的人,跟我走过的人都知道,我的包里始终有雨衣救生毯急救包头灯手电之类。经历此次事件之后,像这种危险的地点我是不会再带朋友走和自己走了。

8. 手台最好必备一个,也不贵,200左右一个就可以了。有的地方有岔路,走丢了会很危险。

9. 领队发活动的时候应该把地图轨迹放到帖子上,刚刚看到有人建议,确实很少有人在帖子里发轨迹。我一共就发起了三个AA活动,有两个放了轨迹了,这个很有帮助的,因为跟我一起走的驴友我看到他们用六只脚了

这次我们7人到达望京楼3点半,由于之前走过,知道一个小时之内肯定能下去天梯,导致我没有放弃走单边墙直接从望京楼下撤,至今后怕不已,如果我的朋友因为天黑受伤,我想内心肯定要谴责自己一辈子的。该放弃的时候一定要放弃,如果以后遇到类似情况,即使前面风景再好,我也会果断提前下撤的。山总在那里,这次看不到,下次还可以再去看,但人不一样。

意外谁都难以避免,不管是大部队还是小部队,但是我们下到山脊平缓的地方后,天已经完全黑了,大约还有七八十个人还在单边墙和山上,是很危险的。没有出事只能说是万幸。所以应该把时间点掌握好,一百多人大队伍,领队应该考虑到堵车在望京楼就该下撤的。

……



其他的不多说了。我自己爬到这样危险的地方,就是有罪。我带着朋友一起去,更是有罪。目睹了这一幕,经历了这一段,只愿逝者安息,活着的人珍惜自己的生命,别去危险的地方,少“找刺激”。

新驴一定要踏实,安全拉链。

老驴呢,经验丰富后,一些人反而胆子更小了,自己不参加危险活动了,一些人胆子更大了,自愿去做救援队,他们不为钱不为名,只为“能救一个是一”。


向所有的前辈致敬,谢谢为我们走出那么多的景色优美、适合拉链的路线,让我们能够到山里寻找回归的体验。

走进大山的几年,是我的身心得到快速成长的几年,我感谢这些经历,也后怕于无数次和危险擦身而过。

如果要我重新来过,我只想走安全的路线,跟靠谱的队伍,合理的进行锻炼。

---

转载请注明本文标题和链接:《又闻有驴友坠落司马台单边墙噩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