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友,您听我说两句

老邮差的邮局

您的位置:老邮差的邮局 >我和摄影> 影友,您听我说两句

影友,您听我说两句

转帖,原作:许华飞

影友,您听我说两句

 

本文缘起于前不久和几位基层影友的交流。期间,影友们兴致勃勃谈了许多自己的感悟,叫飞哥哭笑不得。回想起来自己在摄影圈子熬了14年,其中倒有九年是在组联部管会员,每天都能看到无数影友糊里糊涂地撞南墙。于是忍不住梳理一些影友们常犯的“方向性”错误,给大家提个醒:

错误观念一:摄影家每一张都是佳作

错误等级:★★☆

影友心里最崇拜的人,一定就是“老师”。在很多人眼里,老师的每一张作品都是佳作,都值得效仿。

在这里,飞哥来推荐一本书,中国摄影出版社的《马格南世纪经典》。这本书的奇妙之处在于,不但给您看经典作品,还给您看那张作品所在的“整卷胶片”。这时候您就会发现:噢,原来那些个名作的前一张和后一张也挺“水”的。

实际上,一位摄影家的成长路上,通常需要几万甚至几十万张作品,才能带来第一张成名作。大师同样会有废片、次片,不加辨别的学习效仿,只能耗尽自己的时间和精力。

纠错:永远保持独立思考,是走入摄影世界的第一要务。

错误观念二:光影是摄影的全部

错误等级:★★★

摄影是光影的艺术,这肯定是没错的。没有光影,摄影师就不知道怎么把物象放到底片上。问题是,中国的影友太爱光影了,以至于不够爱光影之外的东西。所以中国摄影作品的一大弊病就是:光影技巧酷炫,内容空洞单薄。

这张作品毫无光影技巧可言,但契合人在消费时代的焦虑情绪,所以卖出了330万美元。

归根到底,摄影作品是给读者看的,光影再炫,只是一个表现手段,看多了也麻木。我很爱的摄影记者吴晓凌一直说,观众最关心的是故事,这句话算是说到点子上了。最流行的艺术形式,电视剧、电影、戏剧,甚至于根本“看不见”的评书相声,都是以讲故事为核心的。观众需要看故事,更需要看故事里面的情怀和滋味。人心的起伏是一层一层连绵不绝的,好看。光影就一层,看多了不好看。

纠错:把光影当作摄影讲故事的手段,而不是摄影本身。

错误观念三:我要和那张好照片一样

错误等级:★★★☆

这里我们要说明,艺术品的价值有一个特殊之处,就是极度强调“不可替代性”,绝对排斥“同质化”。

拍照不是蒸馒头,馒头吃完就没了,东街武大哥的馒头再好吃,一天也只能蒸300个。没吃上的只能去西街西门大官人家买。西门家和武家的馒头一个滋味也不怕,完全可以各卖各的,一起发财。可是照片呢,不管多少人看完,也不会消失。如果您和某幅名作一模一样,读者看名作就可以了,您后拍的那张,真是一分钱都不值。

前一段,陈小波老师关于“那些照片在影展中先被淘汰”的文字被摄影之友的编辑改了个很欠揍的名字重新发了公号。这里面举了许多“俗片”的例子,详见下面:

这些片子,构图、用光都没毛病,可是不算好照片,没别的原因,太“像”了。

纠错:太“像”好照片的永远成不了好照片。好作品要有“个性”,也就是说自己想说的话。

错误观念四:好照片出在风景名胜

错误等级:★★★★

飞哥真见过老多文章题目就是《为啥到了著名景区,还是拍不出好照片?》,真真笑煞,风景名胜那是一定拍不出好照片的啊!

您可能问了:陈勃老师的黄山不好吗?他那不是名胜吗?

飞哥回答:好啊,可他是最近拍的吗?那时候的名胜,还是现在的名胜吗?您知道老头儿在黄山拍了多少次,您做得到吗?

现在名胜景区的特色是什么?就是人多啊!拍照片的人多,不拍照片在您镜头里来回出溜的人更多。前者导致相似的照片很多,您的照片也就顺便更不值钱。后者导致您连不值钱的照片都拍不出,哪儿哪儿都是脑袋,取不出景啊!

这个环境拍片,您逗我玩呢吧?

刨除“人多”这个因素,名胜的景色再好,可是您不熟悉,也拿不出熟悉所需要的时间、精力和人民币。风光和姑娘一样,是有个性的,了解风光和了解姑娘一样,是需要时间的。您以为出塞一天就能写出“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吗?都知道拍片需要感受,可是您走马观花的走一圈,最真切的感觉就是晕车,能出什么好片?

纠错:“采风”出不来正经东西,关注熟悉的风景才是王道。

错误观念五:我要靠摄影挣到钱

错误等级:★★★★☆

首先说,想挣钱没错啊!一定程度上挣钱是社会源动力,正派人都应该想想这个。

但是,作为一位“影友”,您要是想靠摄影挣着钱,哪怕是挣回一份器材钱,您恐怕要失望了。

首先:不是摄影记者、不在影楼上班,您挣工资是没戏了。

其次:艺术品收藏市场,在中国还远远不成气候,连一般意义上的“名家”都不敢把发家致富的希望寄托在市场上,何况是影友。

最后,这个比较搞笑,很多影友想着通过“发稿”和“出售素材”获取收入。发稿不说了,不是媒体人获取版面难于登天。“卖素材”这事,飞哥前两天专门在淘宝上转了一圈,截了几张图。

您觉得这是个能干的买卖吗?

(读者说了,怎么这段没有纠错啊?别急,咱们往下看)

错误观念六:我一定要成为摄影家

错误等级:★★★★★

曾经听无数人说过:我一定要成为摄影家!不想成为摄影家的影友不是好影友,等等。

这是飞哥在影友中发现最常见的、也是最可怕的错误。

前面一直在嬉笑,现在说一句正经话。这是一句对99.99%影友来说,十分难以接受,但无比正确的大实话:您永远成为不了摄影家!

不看作品,不谈情怀,飞哥陪您做数学题。

中国至少有几千万台单反相机,也有大咖告诉我已经超过一亿台。单反之外,还有几亿台拍照手机。

我们很谨慎的计算,十台单反出一个摄影爱好者,中国摄影爱好者的人数是:一千万人。如果用阿拉伯数字,就是10000000人,这么多零是不是看着都有点儿眼晕?

下一个问题:中国摄影家协会的会员就能算摄影家吗?公允地说:还不能算。

飞哥在协会组联部管了9年会员,2006—2015年入会会员的材料飞哥基本上都审过,飞哥负责任地说,会员发展“年份”最好的时候,一年入会不到2000人,人少的时候一年也就1000人上下。

对比“一千万”这个基数,这就叫做:“万里挑一”。

万里挑一,挑出来的才是“还不能算”摄影家的会员。现在你相信我前面那句话不是胡说了吧?

当然,梦想永远可以有,用去年时髦过的话说——万一实现了呢。但是飞哥提个醒,在“万”里面那个“一”相对应的,是“九千九百九十九”。

飞哥遇上过好几次自称“入不了会就闭不上眼”的老先生,看他们痛心疾首软磨硬泡的样子,看陪同他们的家人无可奈何哭笑不得的表情,心里未尝不恨恨地想,这样的“爱好”,这样的“理想”,还不如没有。

如果要做梦,请确认您有面对梦想破碎的勇气。

纠错:摄影是个好游戏。花点钱买器材(如今对市民阶层真不算贵了),可以陶冶心境锻炼身体,也可以呼朋唤友扩大交际。图片挂在自家客厅或者朋友圈里,也有小小的成就感。可是一旦给摄影带上名利的枷锁,这个游戏就变得不再好玩。更多时候,只剩下欲求不满的痛苦。

如果想让摄影是个好游戏,请首先在心里,把他当作一个好游戏。

好啦,今天就到这里啦!下次见!

---

转载请注明本文标题和链接:《影友,您听我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