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地桃花行之十四 一路随行李少白

老邮差的邮局

您的位置:老邮差的邮局 >我和摄影> 藏地桃花行之十四 一路随行李少白

藏地桃花行之十四 一路随行李少白

这次藏地桃花行,我是到了成都才知道,这个摄影团有李少白参加,他和我都是此行的指导老师。讲课,他讲前期,我讲后期。

他的飞机到的晚,我和凭海特地在宾馆门口迎接他。一见面就让我看不懂了,这么一位摄影大师级的人物,左肩一个不大的双肩包,右肩一个相机。问他您的行李呢?李老师一笑:没了。双肩包也不大,据说只有两件衣服。见面寒暄之后,我觉得他似乎不记得我是谁。毕竟我跟他只打过一次交道,在一次展览上短暂打过招呼。其他几次都是他在台上,我在台下的活动了。

31.jpg

3月29日早晨,我们摄影团队出发,我被安排与少白老师乘坐同一辆车。这是一辆28座的面包车,一共坐了12个人,后面都是行李。

少白老师坐在司机后面第一个座位,从一开车他就进入摄影状态。我过去听说过他的摄影方式,但这次亲眼所见,还是令我惊讶。他坐在车窗边,眼睛盯着窗外,只要发现情况,抬手就是一梭子,快门声跟冲锋枪扫射一般,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听着真过瘾哦,但这拍出来是啥呢?我百思不得其解。

从这一天开始,直到我们摄影团的行程结束,李老师这种摄影状态始终如一,从未改变。不论是在颠簸的山路上,还是在中间吃饭休息,只要他睁着眼睛,那相机就在手里。有时候我们在吃饭,他忽然放下碗筷,抓起身边的相机朝着外面就是一梭子,哒哒哒。甚至看到他在行驶的汽车里,左手接听电话,右手同时还在瞄着车窗外按快门。他的相机不离身,从来没有把相机装进包里的时候。他压根就没有摄影包,只在贴身的衣服兜里有个小包,里面是一大把SD存储卡,我都没法数清楚有多少张卡。李老师说,他走到哪儿都是这样的装束,哪怕是到国外去也是一样。

32.jpg

那天车行路上,李老师照例对着车窗外拍照。忽然他发现另一侧车窗外的景色好,立刻跪在车厢地上向外拍摄。同车的摄友要给他让座,他嘴里一边说来不及了,一边举着相机连续拍摄。这种敬业精神实在令我们晚辈自叹不如。

摄影团都是走的摄影的点,而每到一处,李老师又是走的最多、最远的。他今年已经74岁了,已经是真正的老年人了。但我们所有人都承认,他比我们跑的都快,走的都远,爬的都高。他从不要别人照顾他,总是自己拎着相机走。有的摄友认为,学摄影我就跟定了大师,你上哪儿我上哪儿,但你还真不一定跟得住李老师,经常是我们向着某个场景完成拍摄,回头一看李老师就没影了。所以,我们摄友们相互问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李老师又哪儿去了?”

33.jpg

在每个拍摄点完成拍摄,李老师不一定是最后一个回到车上的人,但肯定不是第一个回到车上的人。

他对周围景物始终保持高度的热情和关注度,这是我们望尘莫及的。他对摄影如此的专注与执著,真的令我们敬佩。李老师也提出了到底是旅游摄影还是摄影旅游的问题,这个问题上我们俩的观点是一致的,我们都认为应该从旅游摄影有意识有目的的向着摄影旅游过渡,在摄影中投入更多的精力,由此也提高旅游的含金量。


---

转载请注明本文标题和链接:《藏地桃花行之十四 一路随行李少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