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地桃花行之十五 少白老师说摄影

老邮差的邮局

您的位置:老邮差的邮局 >我和摄影> 藏地桃花行之十五 少白老师说摄影

藏地桃花行之十五 少白老师说摄影

 跟随少白老师同行,还有很多感触。

看大师的摄影装备也让人看不懂了。一台最普通的佳能5D3,装了一个令很多人不屑的28~300mm镜头,不是红圈,是腾龙,狗头。压根没有三脚架,没有滤镜。这套装备总共不到2万元吧,对于普通的摄影初学者来讲也算不上高配置。

在行程中,我们有感于李老师的拍摄方式,于是问起他相机的测光对焦模式,李老师的回答又让我们大跌眼镜,他说他也不清楚自己相机的测光模式设置。于是几个摄友干脆把李老师的相机拿过来,才发现相机的测光对焦模式是全屏,并非我们认为的专业的单点对焦模式。再看ISO感光度,竟然是6400。图像格式是JPG。大多时间是用光圈优先模式。

01.jpg

李老师说他反对RAW。只有一次面对落日玄光耀眼的场景,他大声提醒大家:上RAW!在这次行程中一次讲座上,少白老师说:当着老邮差的面,我说我反对RAW。我是说对于一般情况,使用JPG又快又方便,而在特殊情况,尤其是大光比的时候,还是要用RAW。有一天我在饭桌上问他,李老师为什么不赞成RAW?他回答我说:我可不是不赞成RAW。我是认为我们绝大多数摄影爱好者们都不是职业摄影师,我们拍的片子除了网上交流,还有多少参加大赛展览的机会?那么使用JPG就足够了。

从使用的相机到参数、模式的设置,都让我们感觉大师也没有什么神秘和特殊哦。

跟随大师一路,最过瘾的就是听他相机的快门声,几乎从早到晚,从天不亮到完全天黑,那哒哒哒的快门声不绝于耳,我们私下议论,就这么拍片子哪天也得三五千张呀。我在此行的前4天一共拍了32G,而李老师一天就得超过这个数,而且我拍的都是RAW,他拍的百分之九十九都是JPG。最让人看不懂的是他站在那里拍风光都是连拍,朝着一棵树也是哒哒哒。在行程中的一次讲座中,李老师说,他提出了一个观点叫“提高废片率”,并以此为题写过一篇专稿。李老师说:“人们都说要提高成片率,但却会因此失去很多稍纵即逝的好机会。其实废片多,成片的比例低,但里面成片的绝对数量就会高。”行程中有一次李老师给身边的一位摄友讲片子,以自己刚拍的片子为例,用相机的液晶屏一张张展示给摄友看。我们发现他扫射的片子99%都是虚的,我们觉得那都是废片。但是李老师认为,只要有一张好片,哪怕是千分之一的比例,也是值得的。

02.jpg

如此大的摄影数量,如此高的废片率,这得需要多大的后期处理工作量呀?有一次我特地问他:您回去之后,这么多的片子怎么处理?他回答说:我拍过的片子都有印象,那个场景拍的片子有可能出片子我心里有数。我自己操作电脑做后期的能力差,会让助手来处理。也不是都处理,而是拿出我认为能出片子的那些来专门处理。也会根据客户或者活动的需要,我知道专门找哪些片子来处理。

我们摄影团刚开始的一两天,很多摄友还是教科书式的拍片操作,下车先安置架子,一步一步照章办事。但等大家支好架子,李老师早走的老远老远了。很多摄友都是看到李老师在行车过程中不停地拍照,慢慢理解了李老师说的“最美的风景在路上”的道理。到我们行程的最后几天,行车途中,听到的已经不是李老师一个相机的快门声,而是满车厢快门声响成一片了。

有摄友问李老师相机如何设置,光圈快门的参数。李老师说,这事你问徐阳吧,我也说不清怎么设置。我们都笑了,李老师确实不是非常在意参数的设置,他把主要精力都放在画面内容的捕捉与表现上了。用他自己的话说:画面的内容远比画面质量重要得多。

李老师专注摄影,而对吃住行的条件并不在意,这一点到确实是所有摄影人的共性。吃饭的时候,只有一条,他不吃辣,所以我们这桌菜都要特地嘱咐川菜厨师,不要放一点点辣哦,豆瓣酱都不要。这到也符合我的口味了,我也不擅于吃辣。另外,李老师爱吃甜,平时喝饮料,有时还在饭前吃一盒冰激凌。呵呵,这一点又是跟我一样哦。李老师牙口不好,但胃口非常好,饭量很大,也不在意吃相。在高原地区,导游特地嘱咐不能吃饱,因为腹腔负压大。我们在饭桌上提醒他别吃的太饱,他愣愣地看着我们,嘴里喃喃地说:哦,不让吃了?

与少白老师一路同行,更深的感受是他对摄影的理念的阐释。在摄影的基本技术问题解决之后,决定一个摄影人水平的,其实就是他自身的文化底蕴和理念。李老师表示很赞同我这个观点。他在谈到摄影时,经常谈及的不是具体技术参数,而是自己的思路。他说:尼采说过,伟大的风景是为渺小的艺术家准备的,而平凡的风景是为伟大的艺术家准备的。然后他让我们每个人解释自己对这句话的理解。我回来没有查到尼采这句话的原文出处,但觉得这句话确实说的很有哲理。伟大的风景本身已经很感动人,谁去表现都是一样的。而平凡的风景才能表现出艺术家不平凡的内心境界。所以我说:中国风光摄影最大的悲催,就是把风光拍成了纪实。李老师很赞成我这个说法。他特地举例说,我们熟悉的很多人都在拍长城,但有很多人都是在拍不同天气下的那个长城。或者说是把一个长城换上了风霜雨雪,以为这就是大片了。其实这距离表现长城的内涵还有很大的差距。

03.jpg

李老师说:欧洲有个名人说过,诗人在他经过的地方,留下的应该是线索,而不是证据。这句话应用到我们摄影中非常重要。我回来也没有查到这句话的原文出处,但是这句话确实说的非常好。我想,我们摄影家应该是诗人,而不是侦探。我在成都的讲座中第一个主题是摄影的个性化目标,就是讲纪实摄影与艺术摄影的区别,我们拍摄一张片子,到底是追求像不像,还是追求美不美。我就摄影的本质向李老师求教,我说:鲍昆提出摄影的本质是记录。李老师说:不对,记录是摄影的手段,而不是本质。那么应该如何界定摄影的本质,李老师也承认现在没有一个大家都公认的定义,他认为摄影的本质是表现,是摄影师自己观念和情感的表现。

李老师说,有一次在一个大学举办摄影讲座,最后互动交流时,一个女学生站起来问:都说摄影要有天分,我觉得我没有天分,但我喜爱摄影,这怎么办?李老师回答说:天下有很多狗,大狗,小狗,而小狗不能因为大狗的存在就不叫了。全场鼓掌。

还有一次,李老师和另一位摄影大师一起在某大学举办讲座。互动交流时一位学生提问,李老师如果评价刚才那位摄影家的作品水平。这个问题非常不好回答。李老师很睿智地说:我在街上看见了一位美女,我非常欣赏她,但是我不羡慕她,因为我自己是帅哥。全场大笑,鼓掌。

---

转载请注明本文标题和链接:《藏地桃花行之十五 少白老师说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