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摄新疆之二——随行诺儿爸,感受独行侠

老邮差的邮局

您的位置:老邮差的邮局 >我和摄影> 行摄新疆之二——随行诺儿爸,感受独行侠

行摄新疆之二——随行诺儿爸,感受独行侠

此次新疆行摄一个月,其中22天是跟随诺儿爸一起走。他是摄影圈里的大咖,以拍摄长城闻名,我们对于他拍摄的长城作品,都感到非常的震撼。很多朋友都说诺儿爸怎么总能出大片?我这次就是要跟他走一趟,亲身体会他到底是如何行摄的。

04.jpg

此次诺儿爸是独自开车从北京出发,到达乌鲁木齐跟我汇合的。他是摄影独行侠,我跟他说自己驾车走这么远的路,千万注意安全,他说已经习惯了。我跟着他走了这么多天,对于他行摄的方式有了很多的感悟和体会。

03.jpg

诺儿爸的吃。吃饭是人生存的基本需要,由于我们经常专心于拍摄,大多是在拍摄点上花费时间,因此很少能到餐馆就餐。在他的车上,有他自己习惯的各种食品,也包括做饭的小燃气炉。但是这么多天里他只做过一次饭,他说太麻烦。大多数时间都是抓了吃的就吃几口。诺儿爸在新疆对于当地的羊肉包子很感兴趣,于是我们有条件的话,早晨拍摄回来,10点钟在路边餐馆里吃10个包子,再打包带走10个包子,一块钱一个包子。这大概就是一天的饭了,晚上拍完落日,就在车里吃凉包子了。我在喀什买了特别大的两个馕,他牙口不好,后来好几天馕都是我啃了,嚼的我哟腮帮子都特么要脱臼了。

05.jpg

诺儿爸的住。为了拍到片子,诺儿爸从来不讲居住条件,尽量在拍摄点附近住,减少路上时间。扎营是他常用的方式,我们行摄22天,其中10天在外面扎营。所谓扎营就是在车里睡,他把后排座位放倒,顺势一拉,一个自己的铺盖卷就打开了。我就是把副驾座位向后放倒,大概也就相当于躺椅。我们俩就这样头对头交错而睡。好在我们俩睡觉都比较老实,不打呼噜,他好像都不翻身。在帕米尔高原扎营的时候,冷得很,他教给我说,用冲锋衣蒙头睡保暖,我试了一下,还真特么管用嘿。睡觉之前我说,车门落锁吧。他说,这荒郊野外的,哪儿有人来?也是哈,扎营的拍摄点距离有人居住的村庄往往都是几十公里远。最后两天是因为户外气温已经降到零下6度,他说:你的防寒设备不行,还是到县城住宾馆吧。就算住宾馆他也选很简单的地方,我们此行住12天宾馆,最贵的标准间120元。

07.jpg

诺儿爸的行。自驾行摄是诺儿爸的基本出行方式,而且他经常独往独来数千公里。他说他从不参团,受不了团队的限制。大方向有了,目标塔什库尔干,具体的走到哪儿算哪儿。经常是走到半路上,看到一个路标,又改主意了。出发之前他会做很多功课,要去哪儿拍哪个景观。但计划随时会变化,这路上说不定到了某个不知名的地方,感觉好就两天都不走了。也许在某个很知名的地方,感觉不好掉头就走了。为了追赶摄影的光线,在山岭沟壑间他一溜小跑,跑的我都特么要吐了,还是追不上他,而他也是60岁的人啦。每到一个拍摄点,他总是爬高上低把所有的位置都走遍,各种角度全看到。在杀虎口拍雪松长城,他只顾选自己需要的角度,在山坡上滑倒摔了个大跟头,爬起来说没事,在雪地里继续跑。晚上回到宾馆才看到,胳膊肘和膝盖都摔破了。

09.jpg

诺儿爸的摄。一是专注和执着,诺儿爸出行一切以摄影为条件,只要是能出片子,其他事情都得让步。为了一个好的画面,他能独自在风雨交加的夜晚扎营野外,他能一整天嚼饼干喝凉水等光线,他能为了一个最佳视角把整座山都爬遍了。很多朋友也提出愿意跟他出行,他的条件是摄影必须听我的。拍什么,在哪儿拍,什么时候拍,都得听我的。二是设备与拍摄,诺儿爸用的是尼康系列,基本上是脖子上挎两台相机,D800和D三叉,镜头一个是11~24大灯泡,一个是28~300狗头。他对于广角镜头的运用非常到位,所拍摄的画面气势宏大,以此成为他的摄影风格。现在又多了个手机拍照,经常用手机拍全景大宽画幅,那种画面气势令我们叹服。我感到欣慰的是,他居然也不用三脚架,也不用各种滤镜,我只看到他在水边拍慢门长曝光的时候用过一次三脚架。这事让我心里踏实多了。三是视角与画面,诺儿爸总是尝试各种不同的视角和画面构图,他在每个拍摄点都会不断尝试不同的拍摄位置。他在相机的热靴上都装了水平仪,为的是把相机贴近地面或者举起来的时候能保持相机水平位置,以此获得视角不同的画面。有一次他把相机伸进了一个树洞,我奇怪那里能拍到啥,拿出相机我一看液晶屏的显示,那非常有冲击感的画面令我感叹不已。

08.jpg

诺儿爸属于比较内向的性格,他几乎不参与别人天南海北的聊天,也听不到他有调侃的话语。他似乎只专注自己喜爱的摄影,一路走来,他说到长城,从最西头的甘肃嘉峪关一直说到最东头的辽宁虎山长城,一连串的拍摄地点不断线的如数家珍一一道来,什么地方,什么位置,什么时间,什么光线,拍什么画面,他好像没有没拍过的。他的很多摄影大赛获奖作品,也都是与长城有关的。就在我们行摄新疆的路上,又得知他的长城摄影作品在国家地理的某个杂志上刊登了7个跨页。有刊物找他要发专稿,他说提供片子行,文字我写不了。编辑说要以“跟着大师的脚步走”为题,他说这个题目不行,我不是大师。诺儿爸说:我就是享受摄影过程的快乐,拍了那么多片子并没有明确的目的,参赛获奖都是偶然的。所以我说:诺儿爸很低调,而且是发自内心的低调。

哦,对了,很多人不知道诺儿爸这个名字的由来,告诉你,他家的狗叫诺儿。


---

转载请注明本文标题和链接:《行摄新疆之二——随行诺儿爸,感受独行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