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柔弱

老邮差的邮局

您的位置:老邮差的邮局 >我的日志> 母亲的柔弱

母亲的柔弱

母亲是个很柔软的女性。
她个子不高,体弱力薄,稍加活动就会生病。平时很少做体力活的家务,也几乎没有体育活动的锻炼。
母亲早年毕业于燕京大学西语系,主修英语。五十年代初期,燕京大学撤销与北京大学合并,母亲就一直在北大工作直到退休。她做机关行政工作,文革后重回英语教研岗位,在北大亚非所做翻译、研究和部分研究生英语课教学。

母亲对工作尽职尽责,但是并不去争第一,她没那个精力和体力。做翻译的时候,为了把句子翻译得更好,母亲甚至多次征求我的意见。她一生大部分是做教学行政工作,都是些日常琐事。后来做了几年英语教研工作,但是没有一篇独立发表的著作,大多是在别人的著作中被提到感谢的名单中有她的名字。
母亲对同事淡交如水,她在各种场合是从不出头的,她没那个精力和体力。她是北大的老人,认识的人极多,但真正算得上挚友的没几个。退休这么多年,在小区里见到那么多熟人都是相逢一笑,从不参加老人们的集体活动。
母亲对世人不谙世事,不会说符合场面的话,她没那个精力和体力。在商店买东西,她不是说我要一个,而是说:这个能卖给我一个吗?连售货员都乐了。我陪她去医院做核磁检查,被告知操作仪器的医生她父亲今天刚去世,今天做不成了。我们刚要走,又被叫住说医生来了,马上准备做。母亲居然当着好几位医生护士的面疑惑地问:那她爸没死呀?我急了,冲母亲吼道:Shut up!
母亲对父亲完全顺从,一辈子没见过父母争吵,她没那个精力和体力。母亲认为父亲做的是大事,自己把家里事张罗好就行了。家里的账目是母亲管,一日三餐是母亲安排。父亲时不时跟母亲嚷嚷,母亲从不真的顶撞,或者贫两句嘴,或者环顾左右而言它。老两口看电视,意见不一致了,父亲吼:狗屁!母亲跟上一句:你狗屁。父亲吼:无聊!母亲跟上一句:你无聊。她实在不会说别的了。
母亲对我们宽容体谅,从不对子女发号施令,她没那个精力和体力。家里的事母亲都是尽量自己做,80岁的时候,她竟然搀着父亲老两口做公交车去医院看病,事后我才知道,责怪她为什么不让我开车送他们去,母亲说:你们工作忙,我们自己能凑合。弟弟出现家庭危机,父亲着急上火发脾气,母亲说:都是五十多岁的人了,让他们自己处理去就行了。这次病重,母亲在病床上对前来探望的亲属说:我要死了,没什么不放心的了,我的两个儿子,一个是单位的宣传部长,一个是北大的教授,都没有学坏,我知足了。

母亲的柔弱,核心是淡定!

---

转载请注明本文标题和链接:《母亲的柔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