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三——人民邮电出版社精明的孟飞

老邮差的邮局

您的位置:老邮差的邮局 >我和我的书> 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三——人民邮电出版社精明的孟飞

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三——人民邮电出版社精明的孟飞

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三

2003年,数码照片开始突起,这正好契合我的特长。我从2003年初开始越来越多地拍摄数码照片,一开始用的是索尼505相机,到10月份,单位给我配了第一台佳能10D单反相机,当时觉得特别牛。

2003年底,我的邮箱里收到一封信,写信的人自称是人民邮电出版社的孟飞。我也没想到,由此我跟孟飞开始了连续十多年的合作。他说是从网上看到老邮差的很多教程反响很大,也知道我与清华大学出版社有合作。他说希望写一本专门讲数码照片处理的书。我特地到书店去翻阅了当时所有讲数码照片处理的书大概不到10种,多数是翻译国外的。我感觉外国人写的不符合中国人的思维习惯,中国人写的不符合摄影人的想法口味。

我确定了自己的编著思路框架,孟飞主动到我办公室来面谈。见面之后我的第一感觉是他精明帅气,很健谈,充满活力。这位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对市场动态和需求极为敏感,对书的定位和档期把握极为准确,对于编辑业务和出版流程极为熟练。他对业务熟练到了能在里面钻空子的程度,这是后话。孟飞是我交往的几位编辑中少见的精明人。好的作者是编辑手里的王牌,孟飞多次到我单位办公室来,我们坐下来具体详谈,谈思路想法,谈书稿内容,谈市场对象。后来他跟我说:汪老师,能找到您这样的作者真是太难得了,第一您精通Photoshop,圈里公认的高手;第二您自己干摄影很多年,还有绘画的底子;第三您做这个教学多年,有丰富的实践经验;第四您学中文出身,文字水平很专业。我居然抓住您了。

03.jpg

孟飞说,这本书的名字就叫《数码照片处理典型实例》。我觉得这个名字实不怎么样,但他非要坚持,我也一时想不出更好的名字就依他吧。他给我看封面设计,我看了觉得真没劲。我提出自己设计,他又不干,说这是出版社的固定流程,我提出修改意见他也不同意,说封面上使用的片子是美工和领导定的。我估计那片子可能掺入了私人关系,没辙,这也是潜规则吧。若干年后,孟飞告诉我,有另外一个出版圈里的人对他说:什么叫畅销书,就是封面一看特烂,书名一听特烂,可是内容特好,卖的特好的书,就是你们邮电的《数码照片处理典型实例》。我也没想到我的这本书是国内讲数码照片处理最早的书,带来了这类书的出版狂潮。这本书当时销售榜上一直领先,在西单图书大厦拿了书去柜台交款时,售货员都不低头就从柜台下面给你拿出这本书的配套光盘来。而要其他书的光盘,且得翻找呢。

02.jpg

孟飞问我:稿酬分一次性和版税两种,您想怎么拿稿酬?有前面与清华出版社合作的教训,我说我嫌麻烦,就拿一次性吧,你们能卖多少我不管了。这是我的一次极大的失误抉择。不料,邮电出版社的稿酬是从银行转账,不用我自己跑。我得到了一次性稿费6千元。我们都没有想到,我的这本《数码照片处理典型实例》居然销售了4万本,加印了十几次。而我拿的一次性稿费只是我原本能得到的十分之一,后悔也没意思。这本书的出版合同是孟飞自己办的,所有我的签字都是他代签的,准确地说叫伪造的。我对孟飞说,这本书你都没跟我签出版合同,如果我现在翻脸,还要拿版税稿酬,你都没辙吧?孟飞当时神色紧张。我说,你放心吧,我说过的话我都认账,这是做人的底线。我吃亏我认了。孟飞说:还有以后嘛。

---

转载请注明本文标题和链接:《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三——人民邮电出版社精明的孟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