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五——我与编辑直来直去

老邮差的邮局

您的位置:老邮差的邮局 >我和我的书> 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五——我与编辑直来直去

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五——我与编辑直来直去

我和编辑部的故事之五

一般来说,作者与出版社的关系都是出版社很牛,很强势。编辑们手里有稿子的生杀大权,让你改哪儿你就得改哪儿,让你怎么改你就得怎么改,否则稿子过不了关。当然,这与编辑们熟悉编辑业务要求有关。但编辑们往往也不懂所编辑的书稿所讲的专业内容,有的编辑会与作者沟通,也有的编辑就按自己想当然改稿子。

我与我的责编孟飞也发生过多次分歧,一般的分歧我也不坚持自己的意见,很多地方都觉得无所谓,只不过让你换句话说就是了。而且我做多年的宣传工作,懂得这里面涉及政治问题的地方是没有商量余地的。比如涉及领导人的影像不能使用,涉及宗教的地方都躲开。天安门的片子、寺庙的片子都不用。我曾经在网上发过一个修复跑光胶片的教程实例,使用通道技术,将丢失的蓝色通道修补完整,片子从废片完全抢救回来了,这个实例非常经典,是讲述通道原理和用途的极好实例,只是因为照片中是某位还在世的曾任国家领导人,所以不得不放弃了这个实例。我曾两次跟孟飞提出这个实例的重要性,但他毫不犹豫地给予否定。这没办法,我只好听他的。

但也有我占理的时候。按照大家理解,作者都对编辑很客气,但我几次批评我的责编孟飞,甚至跟他发火,冲他爆嚷。

编辑《数码照片处理典型实例》的时候,孟飞为了赶档期,运作飞快。拿到稿子经过三审三较,再到制版印刷,到书店上架销售,只有一个月。这与我在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一本书用了11个月相比,不可想象。但是,萝卜快了不洗泥,事后我才知道孟飞绕过三审三校的必须流程,直接把书稿交给印厂排版印刷了。结果240页的书里有68页中有文字错误,这就是出版圈里的重大错误。为此,我跟孟飞发了火,我说:你怎么能这么干,一手遮天了吧!你也太不负责任了,对读者不负责任,对作者不负责任,对出版社不负责任,对你自己也不负责任!孟飞只是一个劲地点头,说您把圈改过的书给我,第二次印刷的时候我去都改过来。

编写《风光篇》第2版交稿后,孟飞一手操办,直到书上市销售我才看到结果。翻来翻去,我发现我原稿中40个实例删去了5个。而关键是删掉了三个彩色照片转换黑白效果的实例,这就使得这本书中没有彩色转黑白的技术讲述。我问孟飞为什么删这些实例,他说40个实例多了,全书太厚了,一是页数多了增加成本,二是凑不上合适的印张数。我说,那你删哪个实例为什么不跟我说?他说时间紧,看那几个实例觉得不好看就给删了。我说,你懂摄影吗?彩色转换黑白是摄影后期中重要的一个技术要点。你说删就删啦?孟飞又是点点头,摆摆手说:好好好,以后稿子编辑完成都给您最后过一遍。

后来孟飞对我说:汪老师,在我众多的作者中,也就您这里是我多次亲自来拜访,其他作者都是电话约到出版社来谈。在我那么多作者中,也就您这个作者跟我说话这么不客气。我说:第一我必须对读者负责任。第二我出书纯属业余爱好,不靠出书吃饭。没有功利的目的,说话也就没那么多顾虑。

---

转载请注明本文标题和链接:《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五——我与编辑直来直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