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六——我对期刊杂志约稿不积极

老邮差的邮局

您的位置:老邮差的邮局 >我和我的书> 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六——我对期刊杂志约稿不积极

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六——我对期刊杂志约稿不积极

我和编辑部的故事之六

我出了几本书之后,应该在这个圈里有了一定的知名度,于是一些杂志社也纷纷找上门来。

《中国摄影》杂志的一位编辑来我办公室,谈了很长时间,希望能找到一个合作的热点。我当然觉得《中国摄影》是我国摄影杂志中最权威的期刊,但是我们之间的思路总是合不上拍。他说的内容和方法我没感觉,而我又想不出合适在杂志期刊发表的内容和方式。我们随意聊的挺好,涉及的面很宽。他问我:汪老师怎么矫正显示器颜色?我回答说:我从来不矫正显示器。这句话吓了他一跳。我说,我的显示器是经过基本矫正,之后在没有做过矫正。我认为,目前大家用的显示器没有一个统一的矫正标准,网络上各种浏览器对于色彩的解读还原都不一致。那么,我的显示器矫正了有什么用?我在自己的机器上做的图拿到其他机器上,色彩变了。我凭什么说人家的显示器色彩不正确?100台显示器种99台都没有矫正,那我矫正了有什么意义?他想了想说,您说的这个是实际情况,也有道理。

《摄影世界》也是摄影圈里很有知名度的杂志,一位编辑来跟我约稿子,我们沟通了稿子的要求。我把稿子发给他之后,他跟我说:摄影杂志上的图要有比较专业的水平,您的片子我们能否换一些,文字不动,署名还是您。我心里不悦但嘴上说,可以换图,你找合适的图换吧。但是过了一段时间,他又跟我说,算了,不换了,换图对您不够尊重。我嘴上说,按你的要求办吧。心里明白,我在稿子中选用的图都是针对后期处理技术而找的非常有针对性的图,比如直方图都是非常经典的。你想找图换,哪那么容易?你根本找不到这样最典型的直方图和曲线要求的图,还要片子达到多么专业的要求。我的很多片子是专门为教学而拍的。这篇稿子在《摄影世界》刊发了,专门讲色阶直方图的认识和处理的要点。后来《摄影世界》也再没有找过我,而我也没有对这样的稿子寄以希望。

《石油政工研究》杂志跟我的领导说,想发一篇写我是如何钻研Photoshop的通讯。我说政工杂志刊登这样的文章不符合主旋律吧,主编说,我们的政工干部应该是各方面的能人,不能只是板着面孔的政工干部形象。我的领导说,你替我写一篇你自己在这方面经历的稿子吧,用第三人称写。我就自吹自擂写了一篇,比较系统地回顾了十多年来自学钻研Photoshop的经历。稿子交给了我的领导,他略微改了几处就交稿了。这篇“汪端的Photoshop之路”的文章发表在《石油政工研究》杂志上。很多朋友都想知道我是如何自学钻研Photoshop的,所以我把这篇文章放在了我的博客置顶位置,便于大家查阅。

此外,还曾经婉拒了《咔啪》、《中国数码摄影》等杂志期刊的约稿。只答应了《中国石油画报》的约稿,因为这毕竟是我们系统的约稿。

我对于在杂志期刊发稿子不积极。因为我觉得,大家学后期处理技术还是习惯看书。杂志期刊月刊或者双月刊,读者需要相隔一段时间才能看一篇,学习阅读不连贯,这样不适合大家学习后期处理操作技术。在杂志期刊上只适合刊发一些后期处理的观点理念的文章,不适合刊发具体后期处理技法的文章。

---

转载请注明本文标题和链接:《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六——我对期刊杂志约稿不积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