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七——跟孟飞拍桌子发火

老邮差的邮局

您的位置:老邮差的邮局 >我和我的书> 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七——跟孟飞拍桌子发火

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七——跟孟飞拍桌子发火

我和编辑部的故事之七

我和人民邮电出版社孟飞的多年交往中,发生了一次激烈的冲突,我跟他拍桌子爆嚷,因为他工作的失误发生对我的书的盗版事件。

2008年,孟飞提出让我重写一本《数码照片处理典型实例》,但我当时工作很忙,抽不出时间来写书稿,就推辞了。而10月的一天,我在邮箱里忽然收到一封读者来信,说看到书店里有一本书的内容跟我的书一模一样,提醒我可能是书稿被盗版了。

我到书店里找到这本书一看,全书的文字一个字都没改,连里面我个别调侃的话都在,只是所有的图都换了。书也是人民邮电出版社出版,责编也是孟飞。我给孟飞打了个电话,问他这是怎么回事。他支支吾吾,我说:你明天早晨到我办公室来给我具体解释。我当即买了一本书做证据。

06.jpeg

第二天孟飞到我办公室,他说因为我没有时间写书稿,他又急于想赶快出书,于是把我的书稿给了一个数码图书工作室,让他们按这个样子做一本书。不料那个工作室原文照搬,一字不改,只是把图都换了。我当时很气愤,质问他为什么做盗版书。他一再解释这不是盗版,他说,汪老师,不是您想象的那样。我把那本书摔在桌子上,拍着桌子说这不是盗版是什么?我还要想象成什么样?

我越说越上火,越说嗓门越大。办公室楼道里路过的同事都能听到我的吼声,大家奇怪汪老师是单位里公认的好脾气,今儿个这是怎么了?当他们发现我发火的对象不是本单位的人,也就不好进来劝解。事后同事跟我说,能惹得汪老师发这么大火,还是头一次见,看来是真的把老实人欺负的过分了。

我告诉孟飞,这件事必须正面解决,不管是公了还是私了,必须有明确的结果,想躲想绕,想不了了之,那绝对不行。

孟飞垂头丧气地回去了。我静下来想,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究竟应该如何解决我也不知道。比如,公了怎么了,私了怎么了,采取什么方式,法律程序如何走,我的诉求如何提,赔偿标准是多少,所有这些我一无所知。于是我找朋友帮忙咨询,开始咨询的两位自称是做知识产权保护的律师,牛气哄哄的,但他们所言标准相差很大。这二位律师都拍着胸脯说要帮我打这个官司,但话里话外就是律师费用的事。

非常感动的是,一位朋友帮我约到了一位在大的出版集团里做法律顾问的人,这真是对了路。见面后,他先听我讲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然后他声调不高,和颜悦色,慢条斯理,款款道来。解决这个事情的法律依据,几种可行的法律途径,对方会提出哪些辩解的说辞,我方正确应对的回驳理由,据理力争的分寸掌握,一条一项说的非常具体,真是滴水不漏。最后他说:这本书的官司如果上法庭,赔偿数额最高18万,最低13万。

听了他的意见我心里有底了。千恩万谢,他只是微微一笑说,大家都是朋友,帮这点忙不算什么。

思路清晰了,心里踏实了。我就按这位高人指点的,静等对方出头了。

---

转载请注明本文标题和链接:《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七——跟孟飞拍桌子发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