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八——我挖好的坑你倒是跳啊

老邮差的邮局

您的位置:老邮差的邮局 >我和我的书> 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八——我挖好的坑你倒是跳啊

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八——我挖好的坑你倒是跳啊

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八

没过几天,人民邮电出版社某部门的负责人如约来到我的办公室。

他中等个头,书生模样,表情庄重,说话一板一眼。寒暄落座,他做了简要的自我介绍,然后并没有直入主题,而是先谈了出版社里的情况,这些年数码照片类图书的出版市场等等。他又询问了我的情况,我大致介绍了我的工作性质,我写书的想法和具体做法。谈了我与孟飞这些年合作的经历,包括第一本书连出版合同都没签的事。他用惊讶的眼神看着我,看得出他对孟飞违规操作的事也不知情。然后他问我:汪老师感觉与孟飞的合作之间有什么问题?如果您不满意我给您换责编。我心里一怔,果然是前几天高人指点所言:你再怎么骂他,出版社也不会跟你闹崩了,因为他跟你翻脸等于把你这个非常有实力、有人气的作者推到他出版社的竞争对手那里去了,他失去你就是失去市场。我看出来出版社在这个事情上已经要认栽了,那我也得给对方留面子。我肯定了孟飞的业务能力,赞扬了他的市场眼光,还顺带夸赞了人民邮电出版社在数码照片类图书出版的权威性。然后指出,今天这件事确实是个例,但这与出版社管理流程的疏忽有关,与孟飞的只认市场效益的思想偏差有关。

我们开始切入主题,他说:孟飞向社里报告了这件事,我们希望能与汪老师一起找到一个圆满解决问题的办法。然后,他提出了一条一条的辩解理由。听着他说的这些理由,我心中暗喜,他说的每一条理由几乎与前几天高人指点我的时候说的一字不差。

“是否确认是盗版是很麻烦的事,百分之多少雷同才能认定是盗版。”“没问题,我核对过,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文字都是一字不差的。你只要不承认是盗版,咱们就走法律程序。

“如果真打官司,会拖很长时间的,大家都要耗费很大精力。”“抗日战争不就打了八年吗?我也能打八年。

“好吧,我们承认这个事是我们有错。我的权限是赔偿四万。”“这样吧,你写的书,落我的名字出版,我给你四万,你干吗?”

“可是我的职务权限只有这么多。”“我不是跟你个人谈,我把你当出版社官方来接待的,个人的事咱们不必在办公室谈了。

“真打官司,结果不一定跟您想象的一样。“就是判我输了,我也要输个明白,我不信法律没有公正。”

他抬头严肃地看着我说:“我明白了,汪老师不蒸馒头争口气。”我说:“对!”

他提出法律责任人的问题,我这才知道,这本书的第一作者是个摄影师,他只会拍片子。他按照书商的要求拍了全书需要的所有照片,提出的条件就是要当第一作者署名,估计是他这辈子也难得能在一本书里署名吧。听说现在这位摄影师觉得很冤枉。我说:那我不管,我告的就是第一作者和出版社。你既然敢做就要敢当。

所有的辩解理由都说完了,全都在我的预案掌控之中,丝丝入扣我自己做的有理有利有节。最后,他沉思片刻,抬头对我说:好吧,关于协商解决赔偿金额,您说一个数,我一分钱都不讨价还价,我们回去做工作。

我说,好吧,以后还要合作,我也让一步,12万。

他站起身来跟我握手说:12万。转身告辞。


整个事情的经过用一个成语形容非常贴切:请君入瓮。用一句俗话说就是:我给你挖了一个坑,等你来跳,而且你必须跳。

---

转载请注明本文标题和链接:《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八——我挖好的坑你倒是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