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十一——什么离奇的错误都敢出

老邮差的邮局

您的位置:老邮差的邮局 >我和我的书> 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十一——什么离奇的错误都敢出

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十一——什么离奇的错误都敢出

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十一

忽然有一天,孟飞跟我说,汪老师我的业务越来越忙,您以后跟我的助手联系吧。我故意说,行,以后让你的助手跟我的助手联系吧。他迟疑了一下,赶紧说,好好好,以后还是我直接跟您联系。但主动跟我联系的又多了一个叫张丹丹编辑。

忽然有一天,我接到孟飞发来的一条短信,群发的,说他升职了。感谢这个TV,感谢那个TV的。我回了一条:又进步啦。这句话孟飞那个年龄的人其实并不懂它的出处,只有我们这个年龄的人才知道这是当年一部电影中的台词。

从这以后,都是张丹丹跟我通过QQ和电话联系编务讨论稿子了。通过接触,我感到张丹丹是一位比较踏实做具体业务的编辑,属于认认真真做好本职工作的类型,她没那么多有创意的想法。孟飞属于一天一个新主意的,张丹属于就事论事只谈稿子的。孟飞属于敢忽悠我这样那样写的,张丹属于毕恭毕敬听取我的意见的。这不是因为张丹资历浅,还是性格使然。

看得出来,张丹对于工作是勤勤恳恳的。好几次我晚饭后在QQ上跟她谈稿子,她告诉我还在办公室呢。我问那孟飞呢?她说孟老师已经回家了。我说兵都没走呢,官怎么能先走了呢?张丹回复一个微笑的符号。我高呼:打到孟飞飞!她又回复一个吐舌头的鬼脸儿。

看得出来,张丹对于改稿是谨小慎微的。每次碰到她拿不准的地方,她都会主动征求我的意见。每次编辑完成一次书稿,她都会发给我审定。每次我提出的修改意见,她都会细心去落实。有时候需要反复与各方沟通,但她不会自作主张,这与孟飞大不一样。

01.jpg

看得出来,张丹对于编务是初出茅庐的。在老邮差系列的几本书编辑过程中,也发生过几次失误,甚至包括重大失误。最近《人像篇》编辑审校全部完成后,张丹把书稿的PDF文件发给我,让我再看看还有什么问题。按说这是已经走过三审三校流程的最终稿,我可以不看了。结果我发现好几处竟然错的离谱,把前一本《图层篇》的文字稿留在《人像篇》中,旁边还煞有介事贴的都是《人像篇》的图。我问张丹这是怎么回事,她也懵了,说:这错的也太离奇了。我真是无语了!我就纳闷,编辑部这些审校者根本不看书页里文字与图对得上对不上,只管点校手里的稿子与屏幕上的稿子是否一致。也就是说如果第一稿就是错的,那后面就无论如何审校不出来了。现在这些编审们真是多一点事都不做,错不在我就行。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与街头摔倒老人不扶一样吧。按说经过三审三校的稿子我完全可以不看了,可这要是发行出去就是多么重大的事故呀。这样的错误还要我来发现,你们出版社的编辑们都干什么吃的?我真急了,我跟张丹说,这要是我的兵,我就要打板子了!靠墙边罚站!张丹是个不到30岁的姑娘,我不好意思跟她嚷吧。她就跟我一个劲地说,汪老师我错了。汪老师我又错了。我把这个事情跟我一位做过编辑的同学说了,她说,现在的编辑行业里竟然出现这种张冠李戴、风马牛不相及的稿子还能通过三审三较校,简直不可思议,太可怕了!

其实,这样的错误,只要稍有一点责任心,看一眼文字,再看一眼旁边对应的图,小学文化都能发现不对头。这不是文化水平问题,是纯粹的责任心太差!太!差!我对张丹说,这样的书如果出版上市,丢我的脸呀。张丹说,丢出版社的脸。

---

转载请注明本文标题和链接:《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十一——什么离奇的错误都敢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