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十二——如今杨白劳也牛了

老邮差的邮局

您的位置:老邮差的邮局 >我和我的书> 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十二——如今杨白劳也牛了

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十二——如今杨白劳也牛了

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十二

我与编辑部的工作一般都是对口单线交往,除了我的责编之外,不会与其他编辑打交道。但偶尔也有例外,下面这个事我曾经写在我的博客中,也是我与编辑部打交道的一件趣事。原文不动,再次放在这里吧:

2016年6月15日的博文:编辑说我写的书稿“太可怕了”。

我在书稿中讲述Photoshop中的加深工具时,是这样说的:

加深工具为什么是一只手?因为在暗室中给相纸曝光后,将相纸放入显影液。为了让相纸的某个局部影像暗一些,就会用手掌揉,在相纸局部加温显影液。

02.jpg

书稿交出版社,经过三审三校,反馈给我看。这句“用手掌揉”被改成了“用手指肚反复按压”。我问为什么要这样改,责编小美眉说是二审改的,并且写了意见,说“这个操作描述不妥,应用手指肚反复按压,用手撑(掌)揉太可怕了。”

第一,我不知道这位编审大人干过暗房吗?我们干过暗房的人都知道,经过曝光的相纸放入显影液中,要想让图像的某个局部加深影调,就会在相纸的局部用手掌轻揉,并同时用嘴在局部哈气,这样做是为了在相纸局部增加温度,加重局部的显影效果,达到局部影调加重的目的。如果用手指肚反复按压,我真不知道怎么能压出加深的影调来。

第二,我不知道这位编审大人是否看花眼了?把我写的手掌看成了手撑,是不是以为要趴在显影盆里做俯卧撑了。编辑干的就是文字,千万别二虎,差之毫厘失之千里,我也是干过文字工作的,对这个深有体会。

第三,我不知道这位编审大人为啥感到太可怕了?不就是一个加深工具表述为用手掌来揉吗,咋就吓得如六神无主了呢。

01.jpg

我还是想问:您干过暗房吗?

其实,Photoshop的减淡和加深工具都是与传统的暗房操作相关,所以它的工具图标中的减淡工具就画成了一个遮挡曝光的圆片加一根棍,加深工具就画成了一只手弯曲着。没干过暗房的人看不懂,而干过暗房的人一看这两个图标就笑了,忒形象了。

 

回顾这些年与编辑部打交道的经历,既有阳光普照,也有电闪雷鸣。我没觉得我跟出版社是低人一头的关系,所以孟飞对我说:在我手里所有的作者中,也就是您敢跟我嚷嚷。我说因为我不靠写书挣钱吃饭。但是我也跟孟飞说过:你就是黄世仁,我就是杨白劳,我的书稿就是喜儿。我把书稿交给出版社,就如同喜儿进了黄世仁家大门。这种玩笑我估计孟飞那个年龄的人根本没闹明白是啥意思。当然,现如今世道变了,杨白劳比黄世仁牛了。我写书凭感觉,脑子里有想法了就写一些,脑子里没感觉了就放一放。所以孟飞说:跟您签的合同就是个手续,您什么时候交稿,我也不敢催。

出版社与作者表面的目标都是为了出好书,但各自的内在目标并不一致。出版社看重的是经济效益,抓的是市场,什么样的书好卖。而我更看重的是做点学问,传播大众,什么内容摄友好学。前不久,张丹告诉我:出版社的同行们在议论,现在老邮差系列怎么越来越卖的不好了?我跟她说:现在社交媒体变化极大,网上论坛、博客都不行了,社会上的计算机学校也不行了。我依旧认认真真做好老邮差系列,从做学问的角度让这套书不断完善。虽然一时间这套书销售下降,但从知识体系上说它是最完善的。摄影人只要真想学数码照片后期处理,还得从老邮差系列中去学。我们看的是整体的内容和实力,而不是一两本书的销售量。

通过与编辑部打交道,我也开阔了个人视野,了解了读者需求,熟悉了出版流程,增长了个人能力。以后我还会继续与编辑部打交道,继续为读者撰写真正有用的好书。

我与编辑部的故事这个系列到此可以告一段落了。明天我们换话题。

---

转载请注明本文标题和链接:《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十二——如今杨白劳也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