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我自己的十件大事

老邮差的邮局

您的位置:老邮差的邮局 >我的日志> 2016年我自己的十件大事

2016年我自己的十件大事

每年的岁末年终,我都会列出自己这一年的十件大事。这是对自己一年工作生活学习的小结,弄明白这一年经历了什么,做了什么。过去都能列出十好几项,然后再删。今年第一次觉得没什么可以列入大事的了,险些凑不够十件大事。其实这不是什么坏事,退休了,忙活了好几十年了,该放松了,该无所事事了。

 

2016年我自己的十件大事


1.  父亲年中去世。6月30下午,患病多年的父亲在中央党校医院去世,终年87岁。父亲是中国高等教育界的知名人物,也是我们家的头牌。现在父母都不在了,我是长子,家里的事当然就应该是我来多担当一些了。

2.  开启带团模式。今年开始,应多方朋友相邀,开始带摄影团出行,一年带了两个国外团,三个国内团。摄影团专注摄影,行程按照摄影需要来安排。而我带摄影团最突出的特点是讲课,每个摄影团都安排三次课,受到广泛好评。

3.  出版两本专著。今年出版了老邮差系列的《图层篇》和《人像篇》,使得老邮差系列达到9本书,涵盖了数码照片处理的方方面面。下一步,出版社要求做《风光篇》的第三版升级,我自己也在反复考虑老邮差系列第10本书的内容。

4.  首次进入西藏。4月行摄西藏,从川藏线上,从青藏线下。领略了高原风土人情,拍摄了青藏高原照片。首次进藏,原本担心会不会有高反,行程中身体的高原反应基本正常,只有一晚在芒康时头疼难眠,休息之后完全适应了。

5.  自驾行摄新疆。10月与诺儿爸一起行摄22天,深入安集海大峡谷,单车翻越大雪天山,闯上帕米尔高原,扎营克孜尔魔鬼城,两进沙雅魔鬼林,追赶嘉峪关朝霞,痴迷靖边波浪谷,游走雪后杀虎口。其中在外扎营10天,拍到美景令人兴奋。

6.  享受田园生活。家人一起在官厅镇租住一座农家院,距北京120公里,庭院种满蔬菜,果树挂果累累。夏天基本在官厅农家院闲居,每日所见:果树院边合,青山村外斜。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和风不识字,随我翻书匣。

7.  深入钻研技术。今年在摄影的前期拍摄中,开始学习棚拍人像,利用工作室条件,做了一些拍摄实践,初见成效。在后期处理技术中,重点是深入钻研亚当斯分区系统,啃读PPW技术,接触一些新的软件。很有收获。

8.  继续开班讲课。全年开了5个数码照片处理技术培训班,包括院内老年大学一个班,院外有四个班。并且首次将培训内容分成初级班和高级班。另外在杭州、成都和兰州分别举办了讲座。各个班依然反应非常热烈,学员反响很好。

9.  重启长城行摄。腿伤完全康复,重新继续行摄北京周边长城。虽然伤腿仍有感觉,但已无碍行走跑跳。今年新走了样边长城圆楼。在踞虎关、样边、卧虎山、蟠龙山赶上了非常精彩的好天象,拍到了满意的好片子。

10. 谈影夜话未开。根据当前网络自媒体的形势,多方建议我开自己的公众号,扩大影响。我对此做了相关的调研,了解这方面市场和制作流程。编写了方案,安装了软件,尝试录制。感觉压力太大,犹豫了半年,还是没敢开通自己的微信公众号。

      

      进入退休之后第二年,思想彻底放松。基本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虽然从事政治工作数十年,但是对于政治始终保持一定距离。过去每天必看的新闻联播,现在也不看了。过去说:国之兴衰,匹夫有责。现在说:肉食者谋之,又何间焉。自此光阴归己有,从前岁月属官家。现在对于政治只关注,不关心。专心做自己乐意的事,做对大家有益的事。读点书,拍点片,讲点课,写点稿。认真做点学问,是我祖上家风。

---

转载请注明本文标题和链接:《2016年我自己的十件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