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春雪 万种风情

老邮差的邮局

您的位置:老邮差的邮局 >我的日志> 一场春雪 万种风情

一场春雪 万种风情

一冬天了,北京就没有下雪。昨天,全中国都下雪了,北京终于下雪了。虽然我们这里雪不算大,但好歹地上、树上、房顶上算是白了一片。可惜,天不晴,所以我也没出门去拍片。转贴一篇网上看到的雪的散文吧。

 

一场春雪 万种风情

转贴,原作:吕秀芳

 

在人们的期盼中,春日的雪花一路踏歌而来,带着千般妩媚万种风情,装扮着还没来得及浓妆艳抹的初春。

静守窗前,一场正在进行的春日大雪,落于黛瓦青墙,落于街衢小径,宛如白衣女子缓缓而至,洁白轻盈,纯净无瑕,白了世界,也白了凡心。

雪是高洁的,它总是与诗意相伴相生的,洁白素雅的雪有着极强的文学、美学意韵,常是诗人吟咏的对象,是画家灵感的来源,是摄影家出彩的镜头语言。

雪花洒落唐诗中绽放成朵朵玉蝶,飘落在宋词中凝结成帧帧素笺。

从陶渊明到李白杜甫,再到苏东坡辛弃疾,无不与雪缠绵缱绻,情深意长。

最喜郑板桥的咏雪诗句:“一片二片三四片,五片六片七八片,千片万片无数片,飞入梅花总不见。”他不仅把十个数字嵌入诗里,更是把无限的情趣折进诗里。

望着纷纷的雪花,任心中生出许多情思,悠悠的情思在雪花的簇拥下,似轻烟、如雾丝,冉冉升腾……悠悠地,便觉得自己和整个宇宙融为一体,整个精通明透亮。没有如梭的车流、如网的街道,没有攒动的人头、嘈杂的声音,没有坐班族的无聊无奈、柴米油盐的琐屑庸常,没有纷争,没有烦恼,没有焦灼,

灵与肉都与宇宙一同呼吸、起伏、飘荡。虚静——真静——灵静……物我合一。

这样的春雪是馈赠给人们最珍贵的返季节礼物,如果不走出家门去亲近一下春日的白雪,也许就会成为一种难以修复的遗憾。傍晚时分,雪依旧寂无声息地飘着,飘着,只是比原来瘦了一些。推开家门,嚯!真是中国画的大写意:“不知庭霰今朝落,疑是林花昨日开”。

雪地里,任纷飞的雪花飘落在长发上,飘落在衣服上,掬一捧雪花细细品味“谁将平地万堆雪,剪刻作此连天花”之雅韵,感悟“六出飞花入户时,坐看青竹变琼枝”之情调,品之,赏之,思之,别有一番韵味。

一场风雪,万种风情,茫茫雪地,雪泥鸿爪,几行歪歪斜斜的小脚印通向远方,追逐着孩子们的欢声笑语,也将我的思绪无限延伸着……

站在雪地上,忽然,我有一种冲动,想走进这幅白雪绘就的画中。这份原始、天然的静美,让我回味无穷。“留白天地宽,留白宇宙广。”我沉醉在这方静谧的天地中,直到自己也变成雪一样洁白深情,飘逸如蝶、似花……

---

转载请注明本文标题和链接:《一场春雪 万种风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