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岁男孩骑共享单车摔死索赔878万,该么?

老邮差的邮局

您的位置:老邮差的邮局 >我的日志> 11岁男孩骑共享单车摔死索赔878万,该么?

11岁男孩骑共享单车摔死索赔878万,该么?

这件事也算奇闻了,反过来想,有什么样的家长就有什么样的孩子。那孩子偷车违章行路正是这样家长教育的。家长不以为耻,反而恶告,就是泼皮无赖。

转贴一篇吧。

 

 

11岁男孩骑共享单车摔死索赔878万,该么?

 

  今年3月,上海天潼路,一位11岁男孩在使用共享单车过程中与客车相撞,被卷入车底身亡。这是发生在上海的首例不满12岁未成年人使用共享单车致死案例。719日,死者父母将ofo连同肇事方诉至上海静安区人民法院,索赔878万元,并要求ofo立即收回所有机械密码锁具并更换为更安全的锁具。

  现在很多父母,孩子出事首先不是反省自己的过错,而是先指责他人。比如前两天新闻,说是租住在东莞厚街出租屋的一对夫妻临时外出,留下4岁的儿子独自在4楼房间里睡觉。没想到半小时后回来,夫妻俩发现儿子坠楼身亡。父母认为房屋存在不安全因素,状告房东索赔17万元。最后法庭判定涉案房屋阳台低于法定高度,房东应承担15%的赔偿责任。

  这上海又有一个11岁男孩子骑共享单车被客车撞了,家属就要索赔878万元,理由ofo小黄车对投放于公共开放场所的车辆疏于看管,该车也没有警示,机械锁容易打开。不告而取是为偷,小孩子破解小黄车密码偷骑,这个过程中家长才是主要的责任方,是他们疏于管教,是他们没有告诉孩子应该遵守社会规则,是他们没有告诉孩子私自破解共享单车密码行为是偷盗行为,然而只要出事,家长就不会反思自己的责任,而只会把责任推给别人,大额索赔。

  更何况,《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72条明确规定,驾驶自行车、三轮车必须年满12周岁。上海市质监局、上海市自行车行业协会发布的全国首个《共享自行车》与《共享自行车服务》团体标准,规定要求共享单车运营方应对用户实名制登记注册,用户年龄应在12岁以上。那么未成年人若以不恰当方式成功骑行共享单车,发生事故后究竟该谁来担责呢?出了事故,就推说小黄车没警示锁易开,如果没有家长的疏于管教甚至默许纵容,将私家企业投放的公共服务当做私产来用,哪会有后来的悲剧?

  超市卖的菜刀是切菜剁肉用的,上面也没有警示,更没有上锁,小孩子去偷来打架被人打死,难道还要去让超市天价赔偿?不检讨自己该负的责任,出事就想找个有钱人或者单位讹笔钱,那除了培养自私的家长带坏社会风气坏,毫无益处!是以,笔者认为,该案出事男童的父母作为未成年人的监护人未尽监护责任,也未尽到教育责任,才致使男童私事破解共享单车,并且逆行马路才造成悲剧,应承担这起交通事故全部或主要责任。

  至于小黄车所属的上海弘茂汽车租赁有限公司,既然是提供公共产品,那么就负有防止少儿轻易打开并使用单车义务。机械锁易破解早有反映,却没有收回市场投放车辆,客观上给这些未成年人提供了破解诱惑,放纵了悲剧造成可能,也当承担些次要责任,并且也该责令公司收回所有机械密码锁具并更换为更安全的锁具,以提高使用人破解的门槛,预防悲剧轻易发生。

  大客车虽然按规定行使,但是规定公交车必须买交强险,而我国交强险是不按照过错原则赔偿的,而是按照损失大小来赔偿,也就是说,即使交警断定客车无责的话,保险公司也要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另外《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6条还规定,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机动车一方没有过错的,承担不超过10%的赔偿责任。

  最后,家属提出的878万索赔,于法无据,完全狮子大张口!自己不注意保护孩子教育孩子尽到监督责任,孩子死了却索价878万,怎么没去索价一个亿啊?我国哪条法律支持这样的索赔?如果孩子是无辜的,完全是客车的责任,或者完全是上海弘茂汽车租赁有限公司过错造成,那么这些单位出于维护公司信誉目的,到是有可能和家属和解给予超额赔偿,现在这种情形,家属完全是钻钱眼去了,这比看到别人花园种水仙认为是韭菜偷来包饺子中毒,还像主家索赔一样恶心!

---

转载请注明本文标题和链接:《11岁男孩骑共享单车摔死索赔878万,该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