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刘香成那样观察和拍摄

老邮差的邮局

您的位置:老邮差的邮局 >我和摄影> 像刘香成那样观察和拍摄

像刘香成那样观察和拍摄

转帖,摘自贺延光的摄影讲座


像刘香成那样观察和拍摄


刘香成是毛主席去世后,第一个以美国记者的身份派到中国来的,和我同年生,同岁。他小学的时候还在国内,因为他父亲的问题,始终戴不上红领巾,后来就跑香港去了。在香港长大又到美国读书,学新闻。开始给一个美国摄影师当助手,当了两年助手,这时毛主席去世了,他就要求他的《时代周刊》的老板:派我回去。老板认为,毛去世,中国要发生变化,就把他派回来了。

 

在国内几次采访,他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第一次见他是在宣武门的教堂里,我们在走廊里擦肩而过,谁也没理谁。但我为什么记住他呢,他跟我年龄相仿,但是他的上唇留着一条小黑胡。那时候我们都是20多岁,大陆年轻人哪有留胡子的?留胡子的不是阿飞就是流氓啊。所以,我一下就记住他了,以后就熟了。熟了以后,他有一次邀请我和王文澜星期天到他住的外交公寓去玩。我们答应了,但到了星期天谁也没敢去,外国人嘛,就没去。以后也看过他拍的一些照片,开始是不在意的,时代周刊、美联社的记者不过如此嘛!看了他拍的一张黑白照片,觉得比我们拍摄的好不了哪去。


01.jpg


刘香成(网络照片)

 

他在中国干了四五年,离任,派到别的国家去。他临走之前,出了这么大一本小册子,不到一百张照片,名字叫《毛以后的中国》。我在一个朋友家看到了这本册子,还是英文的。我翻他的照片就大吃一惊,你看他的单张照片你没觉得他怎么样,但现在结集成册了,感觉完全不一样!我心情非常复杂,也非常激动,觉得这个记者太了不得了!


02.jpg

 

我现在举几张画面:在一个小的绿地公园,弯弯曲曲一条小路,没有人只有几棵小树,但是每一棵树上都钉着一个毛主席语录牌: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凡是反动的东西你不打他就不倒;革命不是请客吃饭……我一看这个照片后悔极了,因为这个场景在中国十几年到处都是,我们没想到要拍,现在看人家拍了,明天我也去,场景没了!这是我们最熟悉的东西,熟视无睹。

03.jpg

还有一张,在一所大学里面,一座巨大的毛主席雕像,下面的基座旁边,一个大学生在滑旱冰,滑到中间的时候来一个金鸡独立。反映社会生活中,人们的情绪开始发生变化,在领袖像前很轻松。

 

04.jpg 

还有一张拍的可口可乐,背景是故宫,故宫院里一个小伙子拿着一瓶可口可乐,见了这个摄影师,往镜头前一伸——画面中一瓶可口可乐,后面是故宫,这就是摄影语言。国外的产品进入中国最封建的故宫,反映中国的国门开始打开了。他全是这样的照片,多生活的画面呀。

 

05.jpg

改革开放20年,我们报社的编辑找我,他们要做北京建国饭店的专题,问我有没有照片,我说没有,向他们推荐刘香成,他有一张。照片很简单,就是一个合影,建国饭店的老板与五六个中国厨师的合影照片,老板坐在椅子上,西装革履,这几个厨师围在老板身后,跟老板拍照。说明写的是,建国饭店是北京第一家中外合资饭店,这个美国人叫什么什么,他在社会主义的汪洋大海上建立了第一个资本主义孤岛。

 

06.jpg

粉碎四人帮,审判江青,只有人民日报、新华社等三四个新闻单位的记者能到现场,他进不了现场,但是审判四人帮全世界都在关注啊,干新闻的都知道,不到现场一事无成。但是刘香成的画册有一个审判江青的照片,仔细一看,他根本不是在现场拍的,他跑到一个好像是教室的环境,一个大屋子的墙一面立了一个巨大的毛泽东画像,这张画像可能是原来立在校园里的。人家觉得中国要开始变化了,特别注意这些细节。屋子的另一边是一台黑白电视机,前面几个小伙子在看电视,电视上是什么?审判四人帮。当江青的特写镜头充满了荧屏画面的时候,他摁下了快门。



好的照片就是一图胜千言。刘香成虽然跟我是同龄人,但是受的是不同的教育,认识生活、认识方法、理念完全不一样。

---

转载请注明本文标题和链接:《像刘香成那样观察和拍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