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歌苓:我为什么写《芳华》?

老邮差的邮局

您的位置:老邮差的邮局 >我的日志> 严歌苓:我为什么写《芳华》?

严歌苓:我为什么写《芳华》?

转帖,来自网络

严歌苓:我为什么写《芳华》?


严歌苓:我为什么写《芳华》?


写《芳华》的起因,其实太自然了。


我从12岁到25岁都在军队里度过,从小跳舞,后来成了部队的创作员。

《芳华》里的故事,是我的一段青春经历,里面的人物有我从小到大接触的战友们的影子。

大概在四年前,冯小刚导演跟我说:我们俩拍一个文工团的电影吧,你我都是文工团的,我现在特别怀念那段生活。

我说好啊。


他讲了对这部电影的大致想法,我答应先写写看。关于我自己的故事、人物,这部小说一定要发自内心,才能写好。

我想起关于我战友的那些真实的事情,那些给我所谓的纳博科夫式灵感战栗的东西。

我在文工团生活了10年,跳舞跳了8年,后来又当了5年创作员,这段时间,我和战友们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练功在一起,朝夕相处。

回忆起来,每一个人物、每一个情景就像昨天刚发生一样,所以,这部《芳华》可以说是最贴近我自己、最贴近我亲身经历的一部小说。


写这个故事,我用了不同于过去我常用的叙述手法和架构,书中有一个人讲述过去的事,这个人很像我自己,但她并不是我。

我用这样的手法来写,其实是想探索新的叙事手法和新的小说结构。

在美国读艺术硕士的时候,我学过各种不同的小说形式,认为形式美和形式的独特,已经能让小说在一定程度上成功了,所以,我采用了这样一个新的形式。

第三人称这种写法,我已经有点疲惫了。我写过很多本书,如果要找一个理由说服我自己再多写一本,那叙述方式的创新就是其中一个理由。

读书的时候,曾有一位教授到我们学校来教俄国和欧洲经典小说,他总是挑战我们说:

世界上出了成千上万的小说,你有理由认定你自己写的那本可以出吗?


我常常想到这句话,可能我一生都在回答这个问题,这本《芳华》有诞生的理由。

严歌苓:我为什么写《芳华》?


《芳华》是一个虚构的故事,我在叙述人和我自己之间游离、变换,似乎是真的,又似乎是假的。

占取了一个虚实之间的便宜,所以讲了大量的真话,也讲了很多我对当年的一些战友,尤其是何小曼这样一个人物的忏悔,以及很多对青春里发生的一些现象的反思。

有很长时间,我一直在想,人群里对一个弱者的迫害欲是从哪里来的,这是我们人性中的一个弱点,也正是由于这样的一个现象,导致了4个女兵不同的命运。


《芳华》的男主人公是那个时代的英雄模范式人物,那个时候,平凡即伟大,每个人帮每个人的忙。

他是英雄,因为他平凡,他平凡到了最不起眼的程度,但是他又是具有美德的人。

一个英雄到底可不可以爱?可不可以爆发一个男性对女性的接触?恰恰是这样的接触改变了我们所有人命运的走向……

这些思考就是我写这部小说的起因、过程。


写完《芳华》以后,我跟小刚导演说:我把小说发给你,但可能这不是你想要的那个文工团的小说,虽然故事是发生在文工团里,但它也写到了人性的弱点。

小刚看完后,非常喜欢,于是我帮他做了电影的编剧。在此之前,我已经很多年不编剧我自己的小说了。

《芳华》电影拍得非常美,我觉得现在看青春爱情片的观众们看后会觉得满足。

我们那个时候的爱情是被禁锢的,男女之间的触碰也是禁锢的,由于禁锢而产生的这种美真的非常动人,会让人感觉,原来任何情感,任何美的东西都是带有一点哀愁的。

严歌苓:我为什么写《芳华》?



被精英吐槽的《芳华》,为什么被普通观众赞爆?

在《我不是潘金莲》得势不得分之后,冯小刚导演终于凭借着《芳华》收获了他近几年的又一部真正意义上的爆款。

尽管已经是上映的第二个周,但凭借着豆瓣7.9 分的强口碑和引发的舆论巨大关注,《芳华》完全可能在票房上实现长红。上周它的票房达到了超过3亿,所有人都确信,《芳华》能轻松超越《我不是潘金莲》的票房记录。

10亿也许并非不可能。尽管贺岁档强手尽出,《芳华》的票房曲线,依然保持着强势上扬。

作为冯小刚的第 23 部作品,从商业电影的角度看,《芳华》的优缺点都非常明显,从优点上看:影片叙事流畅、节奏明快,美术、摄影、音乐都非常出色,战争场景尤其突出。

而冯小刚熟练的拍摄和煽情技巧,让观众很容易就会被带入那个旧时代的情绪之中。这无疑是一部合格的商业片。

但这部制作精良、商业合格的作品,却注定遭受精英层面的口诛笔伐。大多数拥有舆论话语权的影评人和媒体,都对《芳华》提出了程度不同的批评。

这个讲述文工团的故事,拥有一个如此悲伤的内核,却被冯小刚赋予了一种青春明亮的色彩,冯小刚拍摄了一个时代,却又为时代放上了一层强烈个人化的滤镜,作为一部改编作品,导演强烈的个人怀旧式表达又与严歌苓绝望到心死的主题和叙事发生了严重碰撞与脱节,这样的改编注定为许多精英所不齿。

冯小刚和严歌苓的芳华当然不同。

冯小刚要拍摄的是那个在上世纪七十到八十年代的军队文工团那位可望不可及的青年美工师冯小刚眼中的芳华,而严歌苓原著的重点,则是那个时代里一群年轻人之间的彼此慰藉与互相伤害。 

冯小刚的芳华是明亮的,怀旧的,而严歌苓的芳华从一开始就充斥着冰冷和破灭。

精英们对影片的不屑完全不难理解,他们更希望看到严歌苓的那个芳华,更愿意看到冯小刚镜头对那个时代的反思,而不是热爱。

对于他们来说,冯小刚的电影,太轻易了。

但普通观众的感受却截然相反。

不仅是经历过那个时代的老一辈观众,甚至年轻人都在津津乐道于那些在电影中寻找到的情感共鸣,甚至有观众因此更理解了老一辈的人们,从而实现了与老一辈的某种和解。

这也许就是为什么我们在短期内看到了那么多质疑《芳华》的大段评论,但没有什么能够阻挡观众成群结队走入影院。

01.jpg

 


---

转载请注明本文标题和链接:《严歌苓:我为什么写《芳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