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行摄冰海长城——睡大炕也要功夫

老邮差的邮局

您的位置:老邮差的邮局 >我的日志> 新年行摄冰海长城——睡大炕也要功夫

新年行摄冰海长城——睡大炕也要功夫

住农家,睡大炕。

刘福生到了小河口村,买了旧的农家院落,里外两个套着的。他把这些旧房子做了修整,居然发现了很多老旧物件,堪称宝贝。

03.jpg

老刘说,在收拾老房子的时候,看到糊顶棚和墙的很多旧报纸和老招贴画,都是很有历史价值的内容。其中居然有一张是1969年党的九大召开当天的报纸,还有很多文革时的宣传画。他给我们看了一张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宣传画,是几个少年儿童在火箭模型上梦想飞向宇宙,老刘说,很有意义的是杨利伟来到这里站在这张画前看了半天呢。

老刘还给我们看了一个镜框,里面是小楷毛笔字写的账单,居然是百年前清代的。他说是收拾这老房子的时候在房梁上面发现的。

02.jpg

现在这些老房子被他收拾出来,一部分成了接待来客的客房,一部分成了他的展示厅。大屋子里放了很多介绍宣传小河口长城的字画,他还在这里为来客播放他自己制作的小河口长城电视片。

04.jpg

住这样的农家院,进了屋子就上炕,大部分活动都是在炕上的。

坐在炕上吃饭、聊天。我很习惯盘腿上炕。

大冬天的,外面天寒地冻,屋子很大,屋里也不暖和,我们在屋里也需要穿着羽绒服。但是炕烧的很热,躺在炕上烘烤着自己的老腰,那感觉确实很舒服的。

05.jpg

晚上,我们就在炕上摆成一排和衣而睡。

这么大的炕,这头跟那头的温度是不一样的。越靠近灶台的这边越热。我开始为了暖和睡在离灶台稍微近一点的地方。到了半夜,热炕烤得我翻来覆去睡不着,身体哪里挨着炕哪里就火热,如同躺在几个锥桶上。实在受不了,我决定必须搬家。

01.jpg

我抱着自己的被子、枕头站起身来,黑暗之中小心地跨过还在酣睡中的摄友,生怕踩着别人。只注意脚下了,横着一步,脑袋重重地撞在房梁上。那响动太大了,别人听到的是嘭的一声,可是我听到的怎么是一种噼哩噼哩噼哩的声音呀,就像熟西瓜裂开的那种声音一样。只觉得满眼冒金花,什么也看不清了。一步迈过去,扔了被子,捂着脑袋趴在炕上,半天没动弹。好不容易缓过神来,黑暗之中仔细一想,又觉得这已经是万幸了。如果这房梁上有个钉子,我今儿半夜不就特么挂在上面啦?

---

转载请注明本文标题和链接:《新年行摄冰海长城——睡大炕也要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