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范谈(十九)有为的摄影,无为的摄影

老邮差的邮局

您的位置:老邮差的邮局 >我和摄影> 摄影范谈(十九)有为的摄影,无为的摄影

摄影范谈(十九)有为的摄影,无为的摄影

转帖:


周末的清晨,就着一盏清茶,写下一篇文字,似乎已成习惯。与其说是给读者写一篇摄影的说教,不如说是给自己上一杯洗涤灵魂的汤药。不仅是对自己摄影理念的梳理,更是对人生历程的反思。上一讲正写到“为什么构图?”我心中突然一动:“为什么摄影?”不清楚为什么摄影还要这捞什子的构图有何用处?于是便有了这一讲的话题。


我们多年的教育将我们训练成了追求目的机器:上小学是为了上好中学,上中学是为了上好大学,上大学更是为了出人头地。然而等到功成名就,心里却是一片失落,回头看看总觉得这一生欠缺了什么。于是便有了乔布斯那种“我愿意用我所有的科技去换取和苏格拉底相处的一个下午”的愿望,开始寻找宗教和艺术这些精神世界的满足。但是多年运行的目的机器并不会就此停转,拜佛的便有了拜佛的目的,信耶稣的也有了信耶稣的目的。表面道貌岸然,心底里却不断虔诚地向所敬拜的神灵祈求着某种利益。岂不知宗教如果与现实的需求牵连在一起就早已经不是宗教了,终究又回到了名利间的失落。

摄影艺术自然也有其目的。摄影者即便不算是功名成就,大多也不需要为生存而你死我活。否则整天思考的当是桌上的食物,而不是去找苏格拉底本末倒置。于是摄影便有了五斗米之外的目的:面子。鲁迅先生有句名言:"面子是中国精神的纲领,只要抓住这个,就像过去的拔住了辫子一样,纲举目张,全身就都跟着走动了。"


何为摄影的面子?无非是大片,大奖,以及大片的掌声。这些都是有"作为"的摄影师所必备的。于是成群结队前赴后继地长途奔袭,去追逐摄影热点。热点之所以是热点,因为拍到"大片"的机会很高。在自己乐不思蜀之际,却浑然不知自己正被面子揪着辫子,逐渐地走进摄影创作的死胡同;在自己津津有味地"创作"大片的同时,成千上万人也在"创作"着重复性极高的大片。何为创作?先创而后作。创作的产物必须是与众不同。摄影的优势是能让大众很快进入艺术创作的殿堂,然而摄影的弊端在于复印机和照相机的光学原理完全一样,这需要摄影者刻意地扬长避短。

终于千里迢迢地取得了"真经",便沉湎于面子的光彩。大团体得不到掌声就建立小团体,大舞台得不到掌声就去坐井观天,总之井口之外的天都不算天。当然还有比赛。小赛,大赛,以及不知哪个犄角旮旯的"国际"比赛统统天女散花。讲起比赛规则津津有味,比评委都精通。在今天以举办摄影比赛为盈利手段的时代,只要你有足够多的精力,花足够多的报名费,投足够多次的稿,得个"大"奖不是很难的事情。国内比赛还不够面子?咱就把比赛搬到国外去,包装成"国际"大赛,然后再来个"出口转内销",让"国际大赛"的领奖台上清一色的炎黄子孙去"为国争光",比国家乒乓球队还威风。


不可否认,参加比赛的确是摄影学习的有效手段。让自己看到差距,找到不足。但如果为比赛而摄影,循规则而拍摄,便又被面子揪着辫子走进死胡同了。胡同里的摄影界其实与大街上一样杂乱。摄影的初衷早已在九霄云外,这里充斥着摄影艺术包装之下的功利,和功利诱惑之下无休止的忽悠。直到人生恶性循环地忽悠到灯枯油尽,方才又想起了苏格拉底,最终还是与他无缘。


其实摄影创作的动机不一定要有所"作为"。少一些功利,多一点无为的心态反而会成就真正的作品。老子说:"我无为,而民自化;我好静,而民自正;我无事,而民自富;我无欲,而民自朴"。当摄影创作抛弃了急功近利的目的,会使创造力得到释放。摄影创作的题材不再局限于那几个热点,和热点串起来的路线,而是海阔天空,处处是美景,步步有灵感了。

著名法国画家,野兽派的创始人及主要代表亨利·馬蒂斯说过:肖像是最奇特的艺术形式之一,它不仅要求艺术家具有特殊的品质,还要与模特几乎完全的亲密关系。摄影何况不是如此?天地万物均是“模特”,风光自然无非“肖像”。无为并非无所事事,不求上进,而是顺其自然,无所不为。没有了欲望,也就没有了偏见,以及先入为主的“大片”,复印机也就没了可复制的原件。

当我们的镜头不再指向目的,而是放慢脚步,敞开心怀,让自己融入天地之间,摄影便不再是“千里走单骑,过五关,斩六将”的目的追求,作品也不再是对大众景点的肤浅描述,而是更深入地表现“模特”与摄影者的亲密关系。而这种关系与人与人的关系一样,并不是走马观花能够建立的,它需要安静的心智,诚挚的态度,充足的时间,更重要的是要倾注摄影者自身丰富的情感。摄影不是纪录片,好作品表现的一定是情感。而天地之间只有摄影者的情感才是别人无法复制的。

---

转载请注明本文标题和链接:《摄影范谈(十九)有为的摄影,无为的摄影